他的血肉混杂进木屑,做成一只漂亮的柜子

微尘 · 2016-07-07 09: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年轻的木工被立刨打断了手指。手指被打得粉碎,和木屑混在一起,压成板材,做成高档别墅里的一个漂亮的柜子。

工伤.jpg

图:柚米

老周侄子出院已有两天了。

今天厂里活不是很多,我就去看看他。我找到17号宿舍,敲了几下门没人应答,又敲了几下。里面说道: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开门,宿舍很简单,也就10来平米吧。两张床中间一个小桌子,上面躺着几个矿泉水瓶,一个立着的里面塞满了烟头,地上还有几个啤酒瓶,就显得更挤了。靠里面的床铺是老周儿子的,老周侄子就躺在靠门的床上,能看到洁白的纱布裹着的手,和被手机照的发蓝的脸。

“怎么样好点了吗?”我问道。他只是“嗯”了一声。

“老板是怎么处理你的工伤的?”“我不知道,我叔叔管。”“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对你以后有没有影响?”我继续问他。“想那么多干嘛。”他的脸上随着手机变换着不同的颜色,一直到我离开,他的眼睛也没离开过手机屏。

记得前几天上午木工车间,老周在打线,老周侄子抱着手跑过来,说是手指被立刨打掉了。我们去立刨那找过手指,手指被打得粉碎,和木屑混在一起,连渣都找不到。只有他走过的路上,能看到一滴滴的血迹。

老周送侄子上医院走后,车间里开始议论起来了。

“木工这一行,天天和高速旋转的机器打交道,哪有不受伤的啊。”“你看老周的手指不也少了一节,那也是在他20多岁的时候被机器打掉的。”“还有他外甥在刚来那一年手被锯了,当时都以为手废了,还好就留了一道疤,不影响干活。”“特别是立刨,一个轴承夹着三块刨刀立在平台上,20公里高速旋转,看那立刨对面的水泥墙壁已露出了红砖,那都是被打出的木屑打的。手就拿着木料贴着刨刀加工成各种弯曲的形状,特别是加工很小木料时,如果木材有结疤,或者断裂木料就会打飞,手就有可能碰到刨刀。打立刨的没出事的少。”工友们说着机器的危险,和见惯了的工伤。

老周湖北人是个木工,2010来的皮村,带着侄子,儿子,外甥在家具厂包下了下料这个工序。老周个不高,有点胖。他经常对我们说,“年轻人要学个手艺,要踏踏实实地干活,才能养家糊口,娶妻生子。”老周侄子比他儿子大一岁,也就二十一二岁左右,头发挺长,偶尔抽烟的时候甩一下,显着很酷的样子。

第二天上班,各种机器已经开始转动。工友们各自干着自己的活,老周正在用他那9根手指做着种示范,手把手地教儿子怎样操作那台只停了半天的立刨机。

下了班我问老周儿子:“你爸的手指掉了,你堂哥的手指也掉了,你不怕吗?”“活着干,死了算,有什么好怕的。”他只是硬生生地回了句。

一周后老周儿子在用平刨刨很小的木料时碰到手了,还有一半指甲在,老周以为不是很严重,厂里的活也挺多的,就没跟着去医院。厂长开车送去的,车走后,老周还是不放心的打电话叮嘱,“不要听医生的再往下截,应该没伤到骨头,消消毒,包扎下就行。”

进院后,医生还是给截了一节,说是不好缝合。“像这种情况可以把手缝在肚子里长,长好再割下来(一种医疗手段,腹部皮肤组织的细胞帮助手复原)。少了一截以后干活都不方便,没有指甲保护手指更容易受伤。”老周看着自己的断指说,“后悔自己没有跟着去。”

我也有点自责,同样是木工的我不该问他像“你怕不怕”这些不吉利的话。真的出事了,真的不怕吗?真的死了算吗?我没有敢去看他。

厂里的下脚料,锯末,木屑,灰尘被收走了。它们和那根手指,那根20多岁的手指,那根打的粉碎和木屑混在一起的手指,一起压成板材,做成高档别墅里的一个漂亮的柜子。


延伸阅读:

叫我如何面对你,曾经活力如飞鸟的少年

8张触动心灵的照片,8个追讨健康的女人 | 国际工伤日

警惕,工伤就在你我身边!小胖椒教你遇到工伤该怎么办?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微尘
山东人,毕业之后一直做木工,皮村文学小组成员,想用文字的形式记录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