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工资被冒领,“侦查”14年怎能没下文?

刘津农 · 2016-07-14 13:21 · 工人日报
摘要:“为了拿回119名农民工一年80多万元的工资,我从1998年起,每年都要从河北保定顺平县老家跑到朔州好几趟,算起来总共都有上百趟了。现在我已经65岁了,真的快扛不住了。”7月4日,在山西朔州市一家招待所的4人间里,个头不高、满头白发、穿着像个普通农民的原河北省顺平县团结采掘维修队的法人代表高进财一脸悲怆和无奈,他向《工人日报》记者倾诉了他的讨薪遭遇。

报案

上世纪90年代,“能人”高进财将老家119名农民工组成一个企业——顺平县团结采掘维修队,自任法人。1990年,他带着这些人来到山西朔州市朔城区杨涧煤矿打工,从事采掘维修工作。他与该矿签订了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合同期为10年,到2000年届满。本来一切都比较顺利,不料到了1997年10月,由于该矿煤炭销量不畅,他们被迫放假,农民工们便返回了河北保定顺平老家。当时,杨涧矿尚欠他们一年的工资

此后四五年,高进财每年都要跑好几趟杨涧煤矿,讨要工资。直到2002年,杨涧矿才答应给付工资。可是,高进财与矿上会计对账时发现,他们的工资少了80多万元。他问这是怎么回事,会计说是被人领走了。高进财慌了,便跑到朔州市报公安局案。

高进财说,朔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有关人员透露的情况表明,这80多万元被高进财维修队雇请的带班班长赵德生(当地人)与杨涧矿当时的财务科长和会计,采取伪造委托书等手段支取走。而且,他们在公安人员询问时均已承认了事实,并有讯问笔录可以作证。

追案

事实弄清了,可高进财并没有讨回工资。于是,他便一年几次跑到朔州,找公安局等单位催问消息,这一跑就是14年。“这么多年来,我们找遍了朔州市人大、市纪委、市检察院等相关单位,都没有效果。”

“每年去朔州追案,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都告诉我们,案子已经调查清楚,证据在案卷中。可是,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至今没有进展。”高进财说,“最让人想不通的是,涉及此事的人至今仍没有被追究。我们的80多万元工资款也拿不到手。

14年来,我几乎没干别的工作,也干不了别的,就为119名农民工讨要工资,每年都要跑上好几趟……只要自己有了钱,或是借到了钱,我就到朔州追案。每趟路费都要200多元,加上吃住,14年来花费的钱财算都算不清。”高进财说,“时间长了,人都熟了,可是案子却搁置下来了。现在,朔州市公安局到底谁管我的案子,我都说不上来了。

高进财怀疑,有人给案件的查处设置了障碍,导致案件久拖不决。

失案

7月3日,《工人日报》记者来到朔州,就高进财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由于冒领工资一事发生在杨涧煤矿,该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记者先来到该矿,试图还原事实真相,可是却发现该矿已经停产。后来,记者辗转见到了该矿副矿长雷亮。他表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并不了解情况。杨涧矿也几经改制,账目上很难查证……记者试图寻找当时的财务科长李枝贵、会计郝继明以及另一名涉事人赵德生,可是由于停工停产、时间跨度长、住址搬迁等原因,几经努力,终未找到。

有知情人表示,要找到他们,除非通过朔州市公安局。

7月4日,记者来到朔州市公安局进行采访。记者先给该局经侦部门一位姓梁的警官打电话,询问高进财反映的冒领工资案的进展情况。

这个案件不要问我了,我不了解情况。”梁警官说。

“现在,不是你负责这个案件吗?”记者问道。

我不负责这个案子,也不知道情况。”梁警官说。

在该局政治处宣传部门,记者见到了负责接待记者的付警官。在记者的请求下,他与该局经侦部门的同志进行联系、沟通,了解有关情况,可是仍然没有人愿意出面,接受采访。

后来,记者从该局有关同志那里了解到,当时负责此冒领工资案的有两名警官,其中警官李向龙已调到别的部门,不再从事经侦工作。另一名警官郝全中遭遇车祸,已经身亡。该案曾经二次上报给朔州市检察院,又二次被退了回来,要求补充侦查,此后便再无下文。

本着对各方负责任的态度,记者坚持要求采访了解该案的同志或相关领导。付警官表示要向领导汇报,并让记者留下采访问题,说如果有进展,便将具体情况发给记者。

害怕得不到回复,记者简单留了三个问题:该案具体情况如何,为何十多年没结果?检察院退回什么理由?为让农民工们拿回血汗钱,公安部门将怎么做?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及时报道最新进展。


延伸阅读:

杨锦麟:悲愤!竟有人多次冒领环卫工人血汗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被政府拖欠工程款,他从百万户变成低保户 | 28年讨债路(上)

工资不是你想欠就能欠,国务院下狠招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尖椒部落.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