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无论何时,总有一碗热饭在等你回家⁠⁠⁠⁠

小步 · 2016-07-14 18:4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杜丽安一个人把杜魅力扯拔长大,母女两人在城中村里相依为命。在世界上某个地方,是否有一碗热饭,每天都在等你回家?

当听说杜丽安终于苏醒过来的时候,杜魅力大嘴微张,但双手还是在不自觉地继续做她的流水线活。

杜魅力生长在大都市里的城中村,一直盼望能飞出城中村走向未来。杜魅力是由她妈妈杜丽安一人扯拔长大的。她小学中学都是在这个城中村里度过。

111.png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里每天都很吵,在学校里也可以听得见司机不耐烦的喇叭声。刚来的人可能会怀疑自己再呆一分钟会疯掉。

但杜魅力不同,她生于斯长于斯,早就习惯了发生在这里的一切。这儿附近有一所大学,偶尔有几个探头探脑的大学生来做调研,ta们都像这里占绝大部分的流动人口,很快地来了,又走了。

但是这次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个学生的书包里掉出来,杜魅力看到了,但没有提醒她。

杜魅力很快地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原来这是关于这个的村的调查报告。她看到这样一句话:

“仅有4.6%的企业经营时间超过10年,达到20年的仅为0.2% 。”

20年?她觉得妈妈就是这个0.2%的经营者。虽然妈妈杜丽安干过各种各样的活,算不上企业经营。那时候杜丽安在工厂做工人时,攒了一小笔钱,她给自己买了一辆小三轮,开始了她的小生意。

在这个以服装制造业为生的城中村里,小街小巷里夹杂着无数小厂。如果没有这种三轮车,仅靠走,很多人是受不了的。毕竟这里也是一个人口超过4万人的、发展了20年的村子呢——这句话,也是杜魅力从捡到的调查里看到的。

222.png

这张小小的图片里可以看到7家制衣厂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杜魅力不知道杜丽安在这里生活了多久,说不定能蹭上20年的边。杜魅力也从来不问,这里一切都太快,三轮车车开得太快,五岁时她父亲也走得太快,快到她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离开。杜丽安在他抛弃她们之后只说了一句话:

“放心,我还在。”

很快杜丽安就剪短了头发去工厂打工了。杜丽安肩膀很宽,身板瘦削,穿上宽大的衣服戴上帽子,看起来就和男的没什么区别。

“厂里男性占绝对多数,女性就是比较麻烦,做不长久,常常请假。男的工作时间长,所以受欢迎。按件计价,旺季的时候拼一拼可以挣很多……”这些都是杜魅力听杜丽安说的。

年幼如她很早就学会了做饭。在这个没有草地和树木的地方,在各个暗角与缝隙,总有一碗热饭在等着杜丽安回家。

买菜要走到整个村子比较外围的地方,杜魅力每天放学后就跟着一些住在村外的同学往外走,然后在买菜的间隙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其实,她也很想走出去。

攒够了买电动三轮的钱,杜丽安就离开了工厂。她有了三轮,再也不用每天坐在同一个位置14个小时。杜魅力很喜欢她妈妈风驰电掣地开车送她上学。那种很灵活的速度,总是很快地到达目的地。

timg-3.jpeg

图片来源:网络

但杜魅力不会表现舍不得妈妈的样子出来。杜丽安喜欢爽快的作风,来去自由。杜魅力的父亲离开时,杜丽安就曾经嫌弃杜魅力一脸哭相的样子。还好,很快她就忘记了她父亲。

杜丽安以自己的速度自豪,在窄小的街道上灵活避开那些招工的厂主和小贩,像一条鱼一样畅游在城中村里外。村里的货物和人都需要穿梭在这个道路狭窄的空间里。而杜丽安嘛,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她的速度,她不比任何一个男的差。或许有人会感到奇怪,怎么似乎这么多岗位都是男性在干,然而也没人能解释清楚。

杜丽安就在这里遇见杜魅力她爸,在这里生下杜魅力。想当时,杜丽安还真考虑过去那种这个村里最多的医院——私人妇科医院,把孩子给打掉。当然,村子里同样多的还有私人牙科医院里的牙科医生,比如杜魅力她爸。

可是杜魅力还是小小一个胚胎的时候,已经是生命力顽强。在手术前她非常强劲地踢杜丽安的肚子,踢的杜丽安终于不忍心,决定未婚也要把她生下来。

对,当时杜丽安只是一个一时冲动的少女,听信谗言爱上这样的男人,把孩子生在这样一个城中村里,就像被绑在这里一样,离不开了。她一生所求不多,适应力太强,反倒觉得哪里都无所谓。当这个做牙医的男人说要离开这个城中村回他老家、去陪他那边的一个家的时候,杜丽安却也都觉得无所谓了。反正杜魅力已经五岁,离她当时一时冲动已经过去很久了,即使再看到同一张脸,也没多大感觉了。但她向他提了一个要求:再也不要回来。

timg.jpeg

图片来源:网络

时间一晃那么多年了,杜丽安想,杜魅力高三了,万一能上大学,那自己可得攒多一些钱。于是她决定延长工作时间,加快本来就很快的车速。但是得攒到什么程度呢?杜丽安出神地想着——忽然,她就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不需要再想了。她和一台拼命往窄长小路上塞的五菱面包车相撞了。

杜丽安竟然也会像那些粗莽的光着膀子的大汉一样疏忽?杜魅力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但她还是很冷静地拨开人群,想着要把杜丽安送进医院。

三轮车都变了形,还好杜丽安看起来还是完整的。

下雨天的泥水和鲜血混在一起,几乎没人敢上前搭把手。每个人都急急绕开,继续走自己的路。

她从5岁起,就开始在面对愈大愈复杂愈难堪的事。愈不该躲,却愈要不动声色。于是她看着昏迷了一段时间的杜丽安,平静地退了学,也剪短了头发,进了厂。

刚开始还有人问候几句,但很快都变成了沉默。城中村里流水线的生产加工销售,一个接着一个,容不下太多关怀。还好杜魅力也不是个闲角,过了一段时间就成了效率最高的那个。厂里没有人再用“女人事儿多”这种话来小看她。

她只等想杜丽安睁开双眼,然后告诉她,自己已经攒够了一台新电动三轮的钱。

杜魅力终于回过神来,扔下手中的东西就往外跑。她要让杜丽安看看,在家里还是有准备好饭等她回来。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延伸阅读:

在这杂乱压抑的世界里,爱情短暂如花期

在工业区散步才是正经事(多图预警)

缝纫女工的一天,全篇白描不煽情但我看哭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步
星座:摩羯座。爱好发呆。愿望:不劳而获,财色兼收,醉生梦死。身份:学生一枚。性格:时而矫情时而直接。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