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够虐待女性的族长会议,巴基斯坦女性自组“姐妹会”

金其琪 · 2016-08-04 16:11 · 女权之声
摘要:在目睹大量女性陷入惨剧之后,39岁的巴基斯坦女性 Tabassum Adnan 曾尝试加入传统的族长会议中发挥影响,防止更多女性被杀害,但被族长们拒之门外。2013年,Adnan 眼见一个少女被男性泼酸性液体而毁容,但族长会议却置之不理,由此下定决心,创办了女性自己的族长会议——姐妹族长会议(下称姐妹会)。

67c52870jw1f6hoc7bnfxj20u00k0gpt.jpg

摄:Aamir QURESHI/AFP 

7月15日晚,由于在社交网络上载大尺度相片挑战社会禁忌,年仅26岁的巴基斯坦网络名人 Qandeel Baloch 在木尔坦的家中被亲兄弟 Waseem Azeem 活活勒死4月29日,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小村庄 Sadyal,17岁女孩 Ambreen Riasat 烧焦的尸体在一辆汽车中被发现。由于鼓励和帮助朋友寻找自由恋爱的婚姻,她在家中被13个巴基斯坦男性带走然后掐死,最后在这辆车中被焚尸。

无论是勒死 Qandeel Baloch 的 Waseem Azeem,还是杀死 Sadyal 的当地族长会议(Jirga)领袖,都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基于伊斯兰教义的“荣誉处决”,丝毫不感到后悔。

族长会议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一些部落古老的地区议会,成员全为部落中的年长男性。族长会议至今仍在许多部落中取代甚至凌驾于司法体系之上,可以对部落中发生的事进行商议,并行使包括石刑、火刑在内的死刑刑罚,甚至可以判处所谓触犯教义的女性被轮奸。而对童婚新娘、女性遭受羞辱等事件,族长会议则常常选择视而不见甚至成为加害者的帮凶。

摄:A. MAJEED / AFP

摄:A. MAJEED / AFP

    在目睹大量女性陷入惨剧之后,39岁的巴基斯坦女性 Tabassum Adnan 曾尝试加入传统的族长会议中发挥影响,防止更多女性被杀害,但被族长们拒之门外。2013年,Adnan 眼见一个少女被男性泼酸性液体而毁容,但族长会议却置之不理,由此下定决心,创办了女性自己的族长会议——姐妹族长会议(下称姐妹会)。

到2016年,她成立的姐妹会已经有25个常驻成员,全为女性,上门寻求帮助的当地女性也已经达到近千人。Adnan 因此获得了国际妇女勇气奖和曼德拉奖。

我为自己的权力,为我们女性的权力,为每一个受压迫的人的权力,挑战了固有的规则。——巴基斯坦姐妹族长会议创办人 Tabassum Adnan 

“荣誉处决”和童婚新娘

巴基斯坦部落地区的民众至今仍严重依赖族长会议解决纠纷。早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巴基斯坦的一些部族领袖就被赋予荣誉头衔,所有地方事务都归于族长会议管辖。为了防止叛乱,英国人还废除当地居民在政府司法体系中的法律代表,进一步扩大了族长会议的权力。此外,巴基斯坦的法院腐败不堪,收费相当高,且有些案件处理时间长达数十年,这也导致了不收钱的族长会议更受欢迎。

而令族长会议在近年频频登上国际媒体头条的,是“荣誉处决”事件,以及大量被揭露的童婚新娘悲惨案例。女性会因自由恋爱、被人强奸、甚至在有男宾的婚礼场合唱歌跳舞而被视为“不荣誉”,因而遭到族长会议的处罚。

族长会议认为,女性根本不应该站出来反抗。曾有一名族长会议的男性成员这样评价被强奸的女性:“如果她是一个得体的女人,她永远都不会走上法庭,而是好好地坐在家里,保持安静”。

相比之下,人权组织对童婚新娘案例的统计相对完整一些。童婚新娘是为解决家族或部落纷争强行嫁娶幼女的习俗,往往由族长会议裁决,在巴基斯坦的普什图省、旁遮普省、俾路支省和信德省十分猖獗。巴基斯坦童婚新娘的平均年龄大约在5到9岁之间。2013年,每隔两天就有约180个童婚新娘的个案被举报。

因为这种特殊的嫁娶形式,童婚新娘在夫家往往成为复仇的靶子,遭受殴打、强暴以及精神折磨,许多童婚新娘因此早逝。

在普什图省,12岁的女孩娜西亚就是一名童婚新娘,族长会议在她5岁那年把她和两只羊、一块地一起判给因她舅舅杀人罪而受害的家庭,作为赔偿。而成立姐妹会的 Adnan 自己也是一名童婚新娘,在14岁那年被迫嫁给一个老自己20岁的男人,受尽20年的折磨后终于得以离婚,“我为自己站了起来,结束我的痛苦。”

姐妹会:阻止法律不能阻止的事

族长会议种种不人道的裁决,已经迫使巴基斯坦当局不得不通过法律来阻止他们。早在2004年,巴基斯坦地方法院就曾判定族长会议的某些裁决违背法律;2004年,巴基斯坦国会通过刑法修正案,规定强迫童婚是一项罪刑,涉案者最高可处10年监禁,地方法院随后据此推翻了60件涉及童婚新娘的族长会议裁决。

到2011年,时任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Asif Ali Zardari)再次签署修正案,规定部落区的民众有权对地方政治组织做出的决定提起上诉,并禁止连坐惩罚;2012年,巴基斯坦国家最高法院正式裁决,族长会议是非法的、违宪的。

但实际生活中,部落区的族长会议仍旧有效运行,“荣誉处决”和童婚新娘的裁决仍在发生。巴基斯坦人权观察组织成员 Tahira Abdullah 说,政府应该更进一步通过法律取缔族长会议,“无论多少性别暴力事件发生,族长会议一天不被取缔,巴基斯坦就不会告别‘荣誉处决’和其他针对女性的残忍暴力”。

但姐妹会创办人 Adnan 认为,改变法律并不是最迫切的事,因为现有的法律也并没有有效落实。她认为,改革族长会议,在会议中倾听女性的声音,才是更有效的办法。她还希望政府能资助类似姐妹会的女性族长会议。

姐妹会成立至今,最出名的两宗案件是帮助被酸液所伤的女孩 Tahira 在临死前取得大量媒体关注,以及 Adnan 本人冲到婚礼现场阻止了一场13岁的童婚新娘婚礼,并令女孩重返学校。姐妹会还致力于让女孩接受更多教育,获得更好的医疗保障,以及保障女性的投票权。

16 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统计,巴基斯坦七成女性在16岁或以前就已经结婚。

他们(指姪女的夫家)从没有来过她的坟前,也未向我们家属致哀,只说了一句话:我们终于报了仇。——巴基斯坦老妇人罗费卡(Rafaqat),她的11岁姪女被嫁作童婚新娘后难产而死 

每年都有各式各样保障女性的承诺,但到了年尾却一项也没落实。——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 

将来我要禁止童婚新娘的习俗,而且我要把这么做的男人关进监牢。——10岁的巴基斯坦女孩玛南 


解释:

荣誉处决:荣誉处决一般指荣誉谋杀。是指凶手谋杀家庭成员以达到挽回家族荣誉的目的,受害者几乎都是女性,被杀害的原因主要是“失贞”和“不检点”,常见的情况有被强 奸,被怀疑通奸,打扮时髦举止轻浮,拒绝被指定的婚姻,想要离婚等,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更极端的情况。凶绝大多是为男性,多和受害者有较近的血缘关系。据联 合国统计,全球每年有5000人死于荣誉谋杀。(资料来自新华网)

族长会议:族长会议是一种传统议会,供与会领袖基于伊斯兰教义达成共识,做出共同决定。在普什图人中,族长会议比现代成文法或既定法律出现得都要早,最初是为了防止部落战争。绝大多数现代族长会议存在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族长会议成员全部须为年长男性,为个人之间解决争端,也讨论地区的政策。在刑事犯罪行为中,族长会议常起到法庭的效用,可以判处石刑、火刑、死刑甚至轮奸。在巴基斯坦的一些传统部落地区,真正的法庭并没有实权,实权都落在族长会议手中。2004年4月,巴基斯坦信德省最高法院出台针对族长会议的禁令,但被无视。(资料来自维基百科)


文章来源:Global PostRFE/RLThe Citizen关键评论网


延伸阅读:

在巴基斯坦,每年至少有1100名女性死于“荣誉谋杀”

奥斯卡获奖纪录片《河中女孩》能终结巴基斯坦残忍的“荣誉谋杀”吗

1460084607838345.png


作者:金其琪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学硕士,來自中国南方小城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