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偶遇,让妈妈重拾在婚姻中丢失的兴奋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三)

鸟酱 · 2016-08-12 21: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和爸爸在一起时,妈妈长期受冷落,从未感到快乐;爸爸去世后,妈妈独自扛起生活重担,为了家庭放弃所有的个人空间。一天朱小鱼突然发现,妈妈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母亲.jpg

插画师:左丘

旅行结束,陈红回来了。

说是旅行,其实她们这种收入的人根本没有这种习惯,这次是几个老姐妹说街道给60岁的老人一个福利,交两百块钱就能到隔壁城市去玩一趟。“平时车票来回都要一百多呢!”她就跟着几个老姐妹一块儿报名去了。

去了才知道,要爬山啊,还一爬就是大半天呐,名叫什么养生之旅。这群可是六十岁上下的人了,平时做环卫或者家政,还有洗车擦地的,都够累了,出来旅游比平时还累人。然后山上下来就被拉到了购物中心,卖什么玉啊珠宝的,她们哪买的起。

“你说这街道做的什么事儿嘛。”吃饭的时候,陈红一直在跟女儿抱怨。

朱小鱼就听着,心里嘀咕,就知道便宜没好事。刚工作时,她一下子拿到两千多的工资,不知道多兴奋,虽然是合同工,但是第一次拿到那么多钱。她转手就给了陈红一千块,让她买件好衣服穿,跟老姐妹们去哪里逛逛。陈红当然没舍得花,估计存起来了。后来朱小鱼才知道,两千多就只够每月吃穿的,根本剩不下钱。她那些做正式员工的同事们,每月五千块,一样月光。

于是朱小鱼就再也没有给过陈红钱了。这次陈红去旅行,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听到她妈妈要出门旅行这回事。有时,她觉得自己挺没用的,可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这份合同工,只能先做着,转正是没指望的,但是要去做点别的,她又没底气。她妈在一个洗车行给人做饭,一个月还不到两千。

洗碗的时候,她妈在旁边擦桌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着说:

“我这次去还遇到一个外国人了。他一个人来中国旅行,已经去了很多地方,背个大包到处去。我们上山的时候,碰到他好几次了。”

“哦。”

过了一会儿,陈红好像意犹未尽,自己接着说:

“他每次看到我们,就笑着挥挥手。”陈红还摆了摆自己的手臂,好像沉浸在当时的情景里。

“他多大年纪了?是个年轻人吧?”朱小鱼终于想起一个话来回一句。

“看起来比我还大几岁,但是很能走。他停在那里休息的时候我们上去就遇到了。”

“哦。”朱小鱼觉得她妈的生活真小,遇到一个老外也能说上半天。人老了是不是都这样,世界越来越小,在菜市场遇到个人都能回家说一说。

“后来下山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他就对我摆姿势说加油啊。”

“他会说普通话啊?”

“不会。”

“那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事,还知道他去了很多地儿旅行呢。”

“哎我就跟他打手势啊!”

“哦,妈你也挺厉害的,这样都能对上话啊。”朱小鱼突然注意到,她妈那眉飞色舞的表情,这跟平时没啥笑容的陈红不太一样。

“哎呀遇到了就‘说说’嘛,总能对上。”

两天过去了,朱小鱼觉得她妈好像动不动就爱提起这事儿。

“那个老外特别好玩,我们上山下山都碰到,他还跟我打手势呢。”

“我那天遇到的那个老外啊,特别能走路。不知道他现在走到哪里去了。”

一个旅行途中偶然遇到的老外,陈红也太放在心上了。朱小鱼有点奇怪地看着她妈,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妈,也是有感情需求的。

记事起,自从前几年她爸得病走了以后,她妈就没有什么个人生活。之前做环卫,后来年纪大些就去洗车行帮人做饭,放工回家盯着她做作业、给她做饭,很多时候连电视都不看,就洗洗衣服睡了。这些年连朋友都很少,一直是一个人。其实,她爸走之前陈红也一直都挺孤单的。

“他多高啊?”朱小鱼突然问。

“嗯?谁?”

“那个老外啊。”

“比我高出一个头了,可能还不止!”陈红回忆了一下,还伸手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高度。

“瘦吗?”

“不怎么瘦,也不算胖,不知道怎么说,反正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的。”陈红继续说着,那个人的背包什么颜色,什么样子……

朱小鱼看着她妈认真的样子,心里有点酸酸的。她妈和她爸的关系不好,她记得他们一个看不上另一个,陈红就一直默默地上班下班做饭洗衣,而她爸回来以后什么也不干,俩人在家里几乎都不怎么说话,也从来不会一起出去、逛街什么的。那么多年来,她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长大,在她看来,陈红作为一个女人并不自信,就是因为她爸多年来的冷落和看轻。

她看过她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在一个亭子里往照相机这边看过来,笑得眼睛弯弯,一口又白又齐的牙齿,仔细看左边脸上还有一个酒窝,是个特开朗的样子。那好像还是朱小鱼出生之前照的。记事以后,就很少见到她妈妈笑得那么开心。她爸也几乎没有笑容,尤其两个人面对彼此时。

婚姻应该是什么样的,朱小鱼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但是她知道,一定不该是像她爸妈这样的。

她听说,她妈婚前谈过一次恋爱,后来被外公分开了,再接着就由人介绍,认识了她爸爸,俩人很快结婚,有了她。但是她爸过世前几年,俩人就已经开始分房睡了。

那短暂的恋爱史里的陈红,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会兴奋不已地谈起一个男人?朱小鱼觉得,那个偶然出现的老外,也许无意中,让陈红重新拾起了在婚姻里丢失的自信和兴趣。只是连陈红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朱小鱼自己有了性生活后,一直尴尴尬尬地瞒着陈红外出过夜。陈红见过朱小鱼的男朋友,也对他那老老实实的样子放心,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现在朱小鱼分手了,开始偷偷地跟人约炮,这还是要瞒着陈红的。

前男友是老实没错,在床上也老实得很。他们俩在一起,像走程序一样地做,她其实没有多少兴趣,觉得做爱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儿。开始约炮后,在和各种人的相遇中,她感觉到自己在性上被不断地开发着,愉悦而且兴奋。这也许才是性最好的状态。

那么陈红呢?当她两眼放光地反复回忆那个老外的细节时,那不也是像性愉悦一样的状态吗?

朱小鱼故意逗弄陈红多聊一些关于那个老外的事,她想,这是她妈难得的“高峰”体验。

人的生活里多么需要这样的东西。

嘿嘿嘿。朱小鱼看她妈再次眉飞色舞地说着,调皮地偷偷笑了一下。妈,想不到我们会这样一起“谈性说爱”呢!


延伸阅读:

他对待妻子,就像对待年久失修的家具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一)

主任是个滥用职权、骚扰女性的“贱人”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二)

女生有性欲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你难道也这样觉得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酱
双性恋,独立撰稿人,独立电台“婊酱FM”主播,享受性愉悦的女权主义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