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机密“vs血债钱偿|三星案新进展

YOUKYUNG LEE · 2016-08-12 18:4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三星工人向血汗工厂维权事件又有了新进展——一面是以”商业机密“为由不肯透露关键信息的黑心厂,一面是拒发赔偿金的政府,讨债工人又该何去何从呢?

从挑战三星工厂、为去世的女儿黄柔美维权的黄相起,到2007年“半导体工人健康与人权维权联盟”(简称 SHARPS)的建立,不断有患上职业病的工人向三星讨血汗债。

2014年,三星CEO终于发表声明,对没能及时解决患病工人赔偿一事表示惋惜。2016年,三星承诺为生病的工人提供相关文件支持,以协助其申请政府赔偿金。今年年初,为了监督三星的安全生产,一个独立的监督委员会成立了。(详情请戳:【韦婷婷:他在三星总部门口站了9年,ta们也已站385天,只为讨血债】)

但一些生病的工友及其家人、支持者仍然在韩国江南区的三星公司前组织抗议活动。要求三星公司给出一个完整、正面的道歉,还有改变赔偿金的现有发放流程。

SS 02.jpg

摄/Ahn Young-joon, AP Photo

2016年4月22日,律师林亚文在首尔参加抗议三星半导体工厂的活动。

(一)

高中三年级的黄柔美被韩国三星公司旗下生产电子芯片的加工厂招为女工。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用化学液体浸泡硅胶片。工作才不到四年,她就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去世时,年仅22岁。

黄柔美病故后,其父黄相起了解到女儿有位30岁的工友当时也患白血病去世。由此,黄相起开始怀疑女儿和工友得病是因为他们充满了化学污染的工作环境。

调查中,黄相起发现在三星公司的报告里,本应交代工厂有害化学物质成分情况的那一栏被删掉了。

SS 05.jpg

摄/Ahn Young-joon, AP Photo

三星公司门口的抗议活动中被展出的黄柔美遗照。

根据美联社的调查,在三星公司的要求下,韩国政府不止一次地隐瞒三星厂真实的工作环境信息。以致于工友们并不知道自己在生产电脑芯片和液晶显示屏过程中,到底接触过何种化学物质。

那三星又是找了什么样的借口来搪塞这种行为呢?

四个字:商业机密

对此,三星公司是这样回复的:公司不想因为工人赔偿案件而承担科研成果外泄的风险。一旦国内外的同行了解到相关内容,三星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就小了。

律师林亚文是15名生病三星厂工友的代理律师。他直言道,“我们(维权)时常常要与“商业机密”作斗争。一份报告中任何可能对三星有害的内容都会被当成商业机密而被删掉。”

尽管韩国法律禁止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以“商业机密“为由,隐瞒有关公民生命、安全和健康的企业信息,但目前并没有任何惩罚措施来保证法律的实施。

(二)

SS 04.jpg

摄/David Ramos, Getty Images

早在90年代初期,三星公司就取代了一些日本的记忆芯片品牌。之后更是通过暴力削减成本、扩张性投资、高速建设新工厂等一系列手段成为了芯片市场的老大。

三星作为韩国最大的企业,旗下雇佣大约十万职工。其市值比国内排行第二的公司的五倍还要多。目前,韩国总人口在五千万左右,其中四万五千人就在三星在韩国的半导体和液晶显示屏工厂工作。

但三星品牌的崛起和其工厂在生产半导体、手机和液晶显示屏中使用的有毒、致癌物质(砷,丙酮,甲烷,硫酸和以铅为代表的重金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调查称,目前已有超过200起三星半导体/液晶屏工厂工人的病案,病情包括白血病,狼疮,淋巴瘤和多发性硬化。其中有76个工友已因病去世。

许多青年受害者来自乡下的工薪阶级家庭。这些家庭往往要耗尽积蓄、甚至卖掉房产来为孩子治病。即便这样,许多患病工友还是丧失了工作甚至自理能力。去年三星公司提出了一个基本赔偿方案,仅仅为患有26种疾病的工人报销医药费并发放一部分工资。超过100个受害者家庭同意了这样的条件,也有一些家庭表示难以接收。

黄相起向记者回忆,在2007年,三星公司曾经以十亿韩元(约604万人民币)为好处,要求他放弃女儿黄柔美的案子。但是他没有答应。

在黄柔美死后的第7年,申诉法庭终于宣布维持原判,坚持受害人黄柔美的白血病病情和她工作中接触到的苯、其他化学物还有电离辐射有关。黄相起因而得到17万5千美元的政府赔偿金。

SS 01.jpg

摄/Ahn Young-joon, AP Photo

黄柔美的父亲黄相起在三星总部门口参与抗议活动。他身边的牌子写道:“别让三星工厂里再出人命了。”

虽然三星方面一直以商业机密、缺少信息为理由,拒绝提交相关化学物质接触水平的文件,但今年六月,韩国政府终于首次认定恶性淋巴瘤为三星半导体工厂的职业病,

民间组织SHARPS称这次判决是(工人维权)前进的一步,相关机构终于没有办法以“缺乏数据”为由拒绝工人的赔偿申请了。

SHARPS的劳工律师李甬然也表示,“这次政府部门终于做出了独立判断,没有完全听从与责任公司(三星)。但是整个案件足足经过了三年零八个月才得到判决,还是耗时太长了。”

(三)

尽管案件等来了比较公正的判决,但是对工人和受害者家庭来说,想要了解自己工作环境中的污染危害依然是困难重重的。我们可以从下面的几个故事窥见一斑:

32岁的李赫进曾经在韩国天安区的一家三星显示屏厂工作四年。2006年,他因身患多发性硬化症而不能工作。至今,李赫进的工作赔偿还因韩国劳动部不肯公布工厂的环境报告而迟迟没有着落;

温阳工厂的半导体工程师李博武为三星工作了28年。2014年,李因白血病去世。之后,劳动部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公布他所在工厂的化学有害因素报告。即使目前这间工厂已经有50名左右工人身患与环境污染相关的疾病;

去年,年仅22岁的三星液晶屏厂工人周恩与身患血癌去世。三星公司至今拒绝承认周的病情和她的工作环境有关;

53岁的苏广宇生前是一家三星半导体外包公司的经理。在充满化学物质的无尘厂房工作六年之后,苏广宇患白血病去世。唯一能证明他与化学物质接触过的进出日志也在三个月之后被厂方被销毁。政府因此拒绝赔偿苏光羽的家人。

工友们向血汗工厂三星公司讨债的路还是漫长又荆棘。相信对于一个个黄柔美和黄相起来说,维权的脚步也并不会在得到赔偿、道歉后停下。在资本全球化、跨国公司手握政经大权的今天,只有通过不断的反抗、揭露和发声,工人的身体才不会被遗忘。

*本文译自美联社撰稿人Youkyung Lee于2016年8月10日发表的文章 2 Words Keep Sick Samsung Workers from Data: Trade Secrets. 尖小椒在编译时有删减和改动。


延伸阅读

韦婷婷:他在三星总部门口站了9年,ta们也已站385天,只为讨血债

三星在韩国:贪欲帝国与白血病女工

8张触动心灵的照片,8个追讨健康的女人 | 国际工伤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微信临时小(1).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