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嫁娘、宫斗女、小猫打架|媒体这样看奥运女运动员

禾火 · 2016-08-19 17:47 · BBC新闻
摘要:从1900年第一次被允许参加巴黎奥运会以来,有关女运动员的评论就没少过性别歧视的语言和态度。那这个夏天在里约,她们又是如何被媒体报道的呢?

OS 01.jpg

摄/Getty Images; 美国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上场前

女子运动=次等运动?

当美国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在高低杠上精湛表现时,美国电视台NBC评论员夸道,“我觉得她说不定甚至比男的还强!”与此同时,美国游泳健将凯蒂·雷德基也被每日邮报网络版称赞为“女版迈克·菲利普斯”。两位女性都已经是世界冠军了,为什么还要把她们和男人比较呢?

如今,一些奥运评论员对女性金牌选手评价,不乏侮辱与傲慢。她们自己本来就是奥运明星啊,”来自女性权益慈善组织福西社的萨姆·史密瑟评论道,“女子运动项目已经被当做次等运动太久了。

芝加哥护民报也因为其对科莉·库格戴尔·安芮的评论受到批评。科莉赢得了飞碟射击的铜牌,而这份报纸给她的头衔是芝加哥灰熊橄榄球队莱斯曼的妻子

我很震惊,形容女性竞技者的方式似乎在倒退,英国公开大学的凯西·伍德华教授表示,媒体似乎假定了,如果一个异性恋女性赢了比赛,那么功劳一定是她男性伴侣的

但是,一个男性运动员的女性伴侣出现在媒体上,比如在网球比赛中途出现,那媒体往往只用她当来确认男运动是直男罢了

一个英国BBC电视台的评论员也遭到批评,是因为他把科索沃柔道选手马姬达·柯美迪和意大利选手欧徳蒂·格弗里达的决赛称为“小猫打架”。而在美国NBC,评论员说美国女子体操队决赛“看起来像在逛商场”,则引发了不小的争论。

媒体需要更加小心谨慎,奥运会金牌运动员安娜·瓦金斯表示。

他们定义了你所见到的公众,”她说,“我常常认为这(媒体性别歧视)并不是故意的,但这更令人忧心,因为这是无意识的偏见…男人当然也不能免于人们对其身材的评论,比如评价其紧身短裤之类,但因为不平等的历史,女性所面对的类似评论则多得多。

偏见+歧视=女运动员的现实

带有性别歧视的语言对奥运会来说才不是新鲜事呢。2012年,美国电视主持人柯南·奥布莱恩发了一条推特,说举重选手霍莉·曼构能“在把金牌带回家的同时顺手绑架四个男人。”2008年谐星弗兰基·博伊尔则嘲笑游泳选手瑞贝卡·阿灵顿的外貌。

最近剑桥大学出版的研究表明,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研究者分析了剑桥英语语料库和体育语料库里上百万形容奥运会男女运动员的词语后,揭示了这样的现象:和女性运动员有关的词汇,往往是“年长的”、“衰老的”、“怀孕的”、“结婚的”、“未婚的”。相对而言,与顶级男性运动员相关的词汇则往往是“最快的”、“最强的”、“最大的”、“伟大的”。

该研究也发现,和女性运动员相关的词汇,不成比例地与相貌、着装、私生活联系在一起。并且,女性被称为“女孩”的频率比男性被称为“男孩”的频率高得多。伍德华教授说,“当你管一个女性叫女孩的时候,你其实在把她幼齿化。一个女孩是个孩子。女性的身体长期以来,在流行文化里一直都被幼齿化,因为人们认为‘少女’更具吸引力。”

不仅在语言上有男女差异,态度上也是一样——奥运会的电视播出时间上,女运动员仍比男运动月少出一截。研究者在语料库中发现,在剑桥语料库里,男运动员被提及的次数是女运动员的两倍,这一比例在体育语料库中甚至高达三倍。当一项体育运动被提及时,这项运动基本上会被默认为男性的运动——譬如媒体习惯把女足称为女足,而把男足称为“足球”。

当我们不再把女子运动称为女子运动,而把它当做和男子运动平等的竞技时,当我们承认运动员的成就是因为她们自己时,我们才能放下这个辩论”,福西社的萨姆·史密瑟说。

挡不住的前进脚步

但是,情况还是有变化的。奥运会中女运动员所占比例,在1964年是13.2%,1988年是26.1%,而今年的里约奥运则是45%.

OLY 04.jpg

图/International Olympics Committee Women in Sports Mission,2014年冬季奥运会女运动员参赛比例图。

“女性在体育运动中的参与不断增长。而针对女运动员如何被描述的争论,正体现了真正的进步”伍德华教授说。

划艇运动员安娜·瓦金斯也看到了乐观的一面:“十年或二十年前,我们并不会质疑这些媒体表达方式,那时能因女子运动被报道已经很令人高兴了。我认为总体的报道情况越来越好,所以我们才能意识到那些特别具有性别歧视的内容。它们显得十分突兀,而解说员事后也往往也觉得尴尬。”

*本文译自BBC撰稿人Claire Bates于2016年8月10日发表的文章 Is Some Olympic Commentary Sexist? 


小编有话说:

看了上面的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咦这句话好像XX媒体昨天的头条啊”的既视感呢?确实,很多大众媒体的性别歧视都会在对体育赛事的报道上显示出来。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两年一度(冬/夏)的奥运会,都是主流媒体“直男癌”发病的高峰期。

现在,小编在这里就和大家说一说今年奥运中令人吐血的性别言论:

1. 银牌跳水运动员分分钟变“护肤有方”美嫁娘?

女子三米板决赛赛后,众媒体的关注重点严重跑偏。舍弃了对“银牌获得者何姿”的报道,转而对秦“凯浪漫求婚”,“虐狗”,“情比金坚”大写特写。一位刚刚获得银牌荣誉的国家跳水运动员立马在三言两语间被塑造成了求婚女主角、幸福美嫁娘。

随后,在BBC新闻对求婚事件的报道中,刚刚赢得银牌的何姿完全被抹去了存在感。文章还表示何姿不仅赢得了银牌,还收获了“更大的奖励”——男友秦凯的求婚

等等,小编是不是调错了台?为什么男友的求婚大于何姿的个人成就?难道是小编不小心穿越回了以夫为天的旧社会吗?

国内一些媒体的报道更是让人不知所措:从“秦凯跪地求婚 何姿喜极而泣”到“奥运赛场变求婚现场,美嫁娘何姿护肤有方”,一个专业的女性竞技者在在获得奥运奖牌之后竟然被赞“护肤有方”?只能说媒体的直男癌更上一层楼了。

2. 游泳队员谈论月经也被骂?

在女子4x100米比赛后,傅园慧对媒体直言状态不好,“因为自己来例假”。一言既出,许多论坛、微博、新闻客户端下的评论瞬间炸了。

什么“月经龌龊”,“肮脏”,“污秽”,“难以启齿”之类的言论,不禁让小编想到了社会至今对女性(生理和性别)身体的歧视。女性在谈论月经时,仍然喜欢用“大姨妈”,“那个”或者“例假”之类的委婉说法;连女性卫生巾广告也被以“不恰当”为理由禁止在黄金收视时段播出。

3. 男男运动员=萌萌兄弟情,女女运动员=勾心斗角起争执?

里约奥运以来,张继科/马龙,刘国梁/孔令辉等等体坛CP(注:网络用语,表示人物配对关系)大火了一把。但又有谁注意到我们的媒体在描写同样是高竞技水平的女运动员之间的关系时,画风立马就变了呢?

许多报道中,王楠和张怡宁之间的情谊并不是欣赏、共勉,而是不和,争执和羡慕嫉妒恨。而郭晶晶和吴敏霞也是永远在不合和攀比。大家不禁要问,是什么样的性别刻板印象才会让媒体无法想象女运动员之间的相互尊重、欣赏和共同进步呢?详情请戳→【男男CP磕的固然爽,然而懂得欣赏女运动员的竞技关系才是真进步啊】


延伸阅读

里约奥运沦为“史上最糟”,当代奥运为何与体育精神背道而驰?

三千!你知道这就是女足的月薪吗?!

奥运难民代表队vs巴西“难民”:你怎么看?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禾火
林知阳,自由撰稿人,香港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关注新媒体发展与性别议题。著有旅行随笔《这颗行星上所有的酒馆》。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