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难民代表队vs巴西“难民”:你怎么看?

尖小椒 · 2016-08-19 18:0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里约奥运会上的难民代表队吸引了全世界媒体的注意力,但是为奥运建设而被迫搬迁的里约居民的心酸又有几人知?让我们来八一八这场奥运盛事背后发生了什么。

"在这里没有人叫我尤兰达,人们只会喊‘嘿,难民!’”出生于刚果共和国,现居巴西里约的28岁柔道运动员尤兰达·布卡莎·马比克这样说道。

马比克至今仍然记得反动武装袭击了她刚果东部的家,她没有办法只能拼命往外跑时的情景。这已经是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一年,马比克八岁。

后来,逃跑中的她被一架军用直升机发现,哭着被送去了搜都布拉柴维尔的一个难民孤儿院。她坦言学习柔道是为了锻炼一颗“坚强的心”。2013年,马比克代表刚果共和国前往巴西里约参加全球柔道锦标赛。比赛期间,她的教练为了防止队员逃跑,没收了她的护照。马比克无法再忍受这样的虐待,于是逃出酒店去使馆申请了政治避难。

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报告,2015年,全球因冲突和迫害而流离失所的人数急剧上升,达6530万人,其中难民有2130万人。

在今年的里约奥运开幕式,奥运史上的首个难民代表队广为关注。这个十人代表队由5名南苏丹难民、两名叙利亚难民、两名刚果(金)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组成。马比克就是其中一员。他们颠沛流离,却仍追求着自己的梦想;从他们的出场开始,许多主流媒体对他们特别的参赛身份进行了正面报道。联合国难民署的宣传更是写到:“这些运动员的参与是一首对所有难民的勇气和坚持的赞歌。”

003.jpg

摄/Benjamin Loyseau, UNHCR

十位年轻的运动员作为难民代表团出席2016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入场。他们分别是:出生于埃塞俄比亚的Yonas Kinde(36岁),刚果民主共和国Popole Misenga(23岁),Yolande Bukasa Mabika(28岁),南苏丹Paulo Amotun Lokoro (24岁),Yiech Pur Biel(21岁),Rose Nathike Lokonyen(23岁),Anjelina Nadai Lohalith(21岁),James Nyang Chiengjiek(28岁),叙利亚Rami Anis(25岁),Yusra Mardini(18岁)。

 

001.jpg

摄/Pilar Olivares, Reuters

六月二号,巴西里约热内卢,来自刚果共和国的柔道选手珀珀勒·米森加在他里约住址附近散步。10岁时,由于内战,他被迫和家人分离。2013年他代表刚过参加世界柔道锦标赛后留在了巴西。

002.jpg

摄/Mario Tama, Getty Images

七月28日,里约奥运游泳馆,拉米·阿尼斯在备战。阿尼斯和另一名游泳运动员玛蒂妮同是来自战火中的叙利亚的难民。他们都曾在逃亡路上乘船从土耳其海岸出发穿越爱琴海到达希腊,经过了最惊心动魄的旅程。

 对此国际奥组委主席托马斯·巴赫更是表示,“难民代表队的队员失去了家园,没有固定队伍,无法身披国旗,更不能高歌国歌。和其他国家的队员一样,我们会在奥运村为他们提供一个家。”

但此时此刻,在洋溢着“以人为本”奥运精神的里约会场外面,画风却是这样的:

005.jpg

摄/Yasuyoshi Chiba, AFP, Getty Images

为了奥运场地的建设,许多贫民窟里的居民被迫拆迁,搬离他们熟悉的家园。

今年三月八日,为奥运公园的建设挪地方,上图中51岁的Maria de Penha Maena被迫搬离她在Vila Autodromo的家。之后她和家人住进了一个经过改造的货物集装箱里。

“我们只想要留下来,”她对记者叹息道。

她53岁的爱人Luiz da Silva无奈地看着挖掘机移平了他们这里最后的一个三层小房,叹息道,“这个‘新世界’里没有穷人的立足之地。”(“一个新世界”为里约奥运宣传口号)

006.jpg

图/Democracy Now

这张图片拍摄于为八月五日,里约奥运开幕式外的反奥运示威游行中。包括工人、学生、公务员、女权人士在内上千人走上街头,抗议里约警察的暴力执法和奥运建设对穷人的强制拆迁。

抗议者Orlando Santos表示,“这次游行是为了抗议对政府对人权的漠视、还有反对那些驱逐贫民的奥运建设工程。这场奥运会的赢家只会是那些有资本、赞助商还能控制舆论导向的集团和个人,而受害者则是广大的里约市民。

尽管里约奥运为一些难民运动员提供了一个千里之外的“家",但事实上为了奥运的会场建设,77000以上的里约市民已被迫拆迁。不少被暴力拆迁的贫民区(例如Vila Autodromo)还被规划为高档住宅区,时刻提醒着原住户们他们被迫搬离家园的屈辱事实。

在世界面前耀眼夺目的里约已经被不近人情的国际奥委会和私人资本家所控制了。” 苏黎世大学城市地理学教授Chris Gaffney表示,“很多里约市民的基本需要都得不到满足。很显然,过去十年中里约对奥运盛事的准备是以排斥(贫民)和灾难性的破坏手段为代价的。”

或许体育记者Tariq Panja的一句玩笑话道出了这些在祖国却无家可归的巴西人民的心声,“2020年的东京奥运可以考虑邀请巴西贫民区的原居民们作为难民代表队参赛。”


参考资料:

联合国难民署, 华盛顿邮报,BentoThe Nation, RT, Jacobin, Democracy Now, 中国青年报


延伸阅读

里约奥运沦为“史上最糟”,当代奥运为何与体育精神背道而驰?

美嫁娘、宫斗女、小猫打架|媒体这样看奥运女运动员

三千!你知道这就是女足的月薪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微信临时小(1).png

作者:尖小椒
尖椒部落唯一官方客服,立志与性别不平等斗智斗勇一百年。 (微信号:jianxiaojiao45)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