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音乐,六个年轻工人的自由梦

小石头 · 2016-08-20 09: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广州番禺珠宝城,六个年轻人,一个音乐梦。

自由乐队原创《音乐之旅》现场版

一月,广州。寒天冻地的傍晚,在一个公益人大会上,自由乐队唱着《自由的滋味》,会场用来拍摄的无人机突然撞向了投影着歌词的帷幕,“亲爱的梦想/请告诉我/当我说自由/你会想什么”。

这一幕,有参会者事后在朋友圈写到,无人机像是要“驶向自由”。

自由乐队.jpg

无人机“驶向自由”。拍摄:哒哒

从“打工三人组”到“自由乐队”

6_meitu_1.jpg

乐队成员在阿喜家,这里也是他们现在的排练地。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曾纪芳是自由乐队的主唱,来自广东湛江吴川,17岁时来到广州番禺半工半读,边学做珠宝,边在番禺的珠宝厂做执模。番禺是中国规模最大的金银珠宝首饰加工基地,素有珠宝城之称,在当地制造的珠宝也多销往世界各地。

在珠宝厂里,纪芳常常和同样爱好音乐的阿初和阿飞一起玩吉他。在2011年,三人组了个乐队,叫“打工三人组”。后来,又拉入了同在工厂的黄群玉,三人组升级为四人组。

群玉出生于91年,是乐队里最小的成员。刚加入乐队那会儿,群玉才刚学会弹吉他。这个九零后男孩的偶像是黄家驹,平时喜欢拿Beyond的歌曲来练习。在晚上不用加班的时候,群玉就会从五点多下班后,一直练吉他,练到十一、二点才睡觉。

番禺各镇区的药店、超市等商店常会举办音乐会、音乐比赛,聚集了不少工业区里头的“金嗓子”,群玉与吉他老师阿喜就是相识于一个药店举办的音乐节。

阿喜是珠宝厂的钢模工人,闲时喜欢研究谱曲。结识阿喜后,群玉把他也介绍进了乐队。

至此,五个年轻人的乐队——主唱纪芳、主音吉他阿喜、伴奏吉他阿飞、贝斯群玉、鼓手阿初,也就基本定型了。原来的“打工三人组”,变成了后来的“自由乐队”。

8.jpg

自由乐队的宣传海报。

2013年,在青少宫当摄影师、业余教吉他的阿周加入乐队,至此乐队又添一名猛将。

乐队合照_meitu_7.jpg

乐队成员演出后与亲友团的纪念合照。前排从左二顺数四位:阿周、群玉、阿喜、纪芳,后排右一:阿飞。阿初缺席。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露天的端午演唱会

番禺各镇举办的唱歌比赛中,自由乐队是常客。成立之初,哪里有比赛他们就去哪里,而且成绩也不错,每年都能拿两三个奖,也许是因为唱Beyond风格的都能深得大粤人民的欢迎。

每年的重头戏是一年一度的露天演唱会,而且碰巧都会在端午,“刚好端午大家都有放假的时间”。

演唱会的场地,在市民广场,或者超市门口的空地上。没有事前宣传,一般只有同事朋友会在现场等候着,但只要乐声响起,附近散步的男女老少就会聚拢过来,站着,或坐在台阶上、大排档的胶椅上,听一整晚。人数多时,一个晚上得有三四百人,整个超市门口都可以挤得水泄不通。他们也会配合附近居民的作息时间,在进入深夜前结束演唱会。

7_meitu_4.jpg

过往演出现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演唱会的主要目的是给大家一些快乐。农民工这边看一场演唱会也是很难,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锻炼、也是一种成长。”阿喜分享了办露天演唱会的目的。

今年的端午,自由乐队也办了广场演唱会。一个相熟的超市老板借出门前广场的舞台以及音响设备,让乐队举行自己的音乐之夜。临近开场前,舞台的大屏幕上,投影着乐队这些年的演出现场照片、媒体采访照片,到了七点半,乐队五人穿着自制的乐队T恤走上舞台。

穿着白色T恤的纪芳像个在校学生,跟台下的街坊们说了段简短随和的开场词,开口却听出嗓音有一丝嘶哑,“自由乐队,应该跟很多在座的朋友都是同行,我们也是做首饰的,乐队也是我们业余玩的。我们都很享受那种自由奔放的感觉。今天晚上我们会为大家带来一些原创的、以及beyond的歌曲,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个愉快的晚上。”

纪芳平日里很注重保护嗓子,不抽烟喝酒,他事后才说,是有点练习过度。

开场曲就是他们的一首原创歌曲——《音乐之旅》。当晚的曲目,从流行到摇滚到民谣,风格很多变。

台下,前排有七八个高矮参差的孩子,时而吹着泡泡,三五成群玩得不亦乐乎;听到歌曲动情处,又会牵着妈妈的手静静听着。闺蜜、情侣、刚下班结伴的同事,驻足在人群里,目光投向舞台,眼神里有认真、兴奋以及拂去一天躁气的轻松。有的也拿起手机,录小视频,情到深处,也会不自觉地跟着哼起歌来;有的边拍手、边晃头,把自己整个儿融入了音乐里。

17_meitu_5.jpg

演唱会现场,两名小女孩为乐队演出鼓掌。拍摄:小石头

中场休息时,超市老板在旁主动拿起了麦,直接把KTV搬到了露天广场上。散场时,纪芳发现自己收获两个生日蛋糕——一个是他的初中好友专门带来的,另一个则不知送者。走到广场后面的宵夜摊,朋友们早在等待,簇拥的二三十人头里,有现工友、前工友,也有在番禺各处参加活动时认识的音乐同行。

今年乐队没有再去各处参赛,对他们来说,比赛舞台上收获的激情与掌声,这几年已经攒够,现在更希望的是有一些能够留下来纪念的东西。阿喜说,他们计划着能够录歌出专辑,纪芳笑说费用可以众筹。他们也希望能够花更多力气打造自己的宣传形象,比如打印T恤、做名片、建微信公众号,“像孙恒、许多这些就做得挺好的,全国巡演,我们也想这样,”纪芳说。

要生活,也要音乐

每周周末晚上的七点半到十点,乐队就会搬上音箱和乐器,在一个小树林里排练。小树林在路边,离住宅区大概有一百多米远。站在马路对面,呼呼的汽车声 会把歌声乐声盖住,只有一次有人打电话投诉说扰民,叫来了警察。遇上有比赛或者活动,就周五晚上也要排练,或者工作日请假一整天彩排。练成一首新曲起码要 合排两三遍,而且除合排之外,每个人也需要在私底下自己练习。

5_meitu_3.jpg

群玉与排练的小树林。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似乎下班之后,就没有其他娱乐时间了,但乐队成员表示这个就是娱乐

阿喜平时在车间上班,工作单调,有时候也会一个人哼哼歌。哼出来的旋律不错,成一两段时,就会录下来,为谱写新歌做准备。作为乐队里唯一成家并且有了小孩的,阿喜还有着独特的赶场体验。遇到要外出演出但又有带孩子任务时,阿喜会让儿子安仔也跟着去商演现场,再让有空的朋友帮忙照看。

4_meitu_6.jpg

刚退烧的安仔一直吵着要喝冷饮,阿喜突然抓起吉他,扫弦唱起,“安仔,宝贝,快快长大啊”。拍摄:小石头

阿飞则说,即便到了户外玩,也会带上吉他。

大家都觉得这样边工作边玩音乐的状态没有什么不妥,“如果我们是天天玩,天天搞,可能在街边要饭也不一定。”

因为一边要工作,一边要玩音乐,一边要吃饭,一边要生活啊。


延伸阅读

重D音乐队吖鬼:热爱生活,好好唱歌

张峰:音乐就是一场战斗,被现实越磨越锋利

走进工人文艺生活:换下工服,我们唱歌、拍照、写诗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小石头
一个热爱燃烧生命的社区工作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