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加班,可我又好想好想加班

马路 · 2016-08-24 14:1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谁想要加班啊,有这个时间不如陪陪我的孩子,学点东西或者打打牌。可是不加班,一家人都在这里,那点工资自己都养不活”,静姐的这番话也正折射出无数打工女性的生存概况。她们中的大多数有家要养,有孩要带,工资又各种被算计,她们不想加班却又“想要”加班,资本从来不想让她们有再多的选择,留给她们的只是无尽的困扰与矛盾。

107977171.jpg

本文插画皆为插画师左丘所绘

“宝贝,加班吧!”

红遍朋友圈的《感觉身体被掏空》里,当眼睛像黑背的大卫老板说出这句话时,累的像条狗,“求求你不要说出这句话”的职场白领愤怒了,加班是“感觉身体被掏空”、是作息紊乱,是绝望无奈,虽然在老板面前他是矛盾的,表面上说“好喜欢工作”,内心想的是“辞职以后拉黑他”,是“我要去云南:大口吃瓜,快意飞马”。

但当这句话出现在静姐的耳边,她内心却安定不少,“终于能加班了!”她觉得很开心。“前一段时间很奇怪,明明有东西要做,但是工厂不安排加班,或者只安排轮流加班。”不加班的日子,总会让静姐有些担忧不满。

而这不止她一人,身边的工人都和静姐一样,都想要加班,如果没有加班,则会是“不行,我们这里都没有班可加”的抱怨,如果工厂长时间没有加班,很多工人就会选择离开

来自深圳的工人乐队——工厂五角星乐队——用《工作八小时》喊出了这种工人对于加班的矛盾与挣扎: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每天工作8小时;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诉求,那就是不用上晚班;

我们有一个矛盾的愿望,能不能别再逼我加班;

即使我是自愿的加班,因为我们的底薪太少了。

为什么加班?不是因为工作的乐趣,不是因为有美好的前途,不是因为对企业的热爱,更不是因为有个好老板。那是因为,我们的底薪太少了!

1589279300.jpg

静姐的底薪是按照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来发的,到今年12月,静姐在厂里工作就满10年了。10年的时间,也只是从普工做到小组长。而底薪呢,从普工标准的1895元(广州市最低工资),涨到2045元,但其实并没实质变化,因为多出来的150元是以额外补贴的形式发的,说是底薪,却并不被纳入来计算小时工资中,计算加班费用等是依照底薪1895元来定的

150元看起来少,可仔细算一算就会发现,这里面有大学问。本应当做底薪的150元被拿来当补贴发,如果底薪加上了这150元钱,那么每小时的工资基数就会从10.8元变为11.75元,也即约涨了1元,而多出来的1元的小时工资能够创作多少价值呢?每周能够让静姐多拿到66.5元钱,除去休息的一天,每月静姐就能多拿到244元。而这还没有加上在五险一金社会保障上面原本应该获得的收益,这样一算,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就活生生少了那么多。

提到这一点,静姐就有点生气,对于工资她觉得老板太小气了,这一点钱都计算的这么精明,旁边两家外资厂让静姐有一些羡慕,那些新入职一年的员工工资就能和她这个入职了10年的老员工一样多,因为满一年,那些厂的底薪就会相应增加。

“现在物价很高,钱根本不经花”,静姐一家三口人都在广州工作生活,每月花钱都必须小心翼翼,但房租、水电、生活费以及孩子的教育花费等加起来,每月也要3000元左右,对静姐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如果每月不加班或者周末没有双倍加班,一个月工资仅仅只有2000多元,根本不够开销。静姐无奈的感叹:“谁想要加班啊,有这个时间不如陪陪我的孩子,学点东西或者打打牌。可是不加班,一家人都在这里,那点工资自己都养不活”。

549307246.jpg

满加班时,静姐每个月只休息一天,每天要在工厂里12个小时,加班三个小时,另外一个小时算作是吃饭时间不计入工作时间。这样算的话,每周加班有(3×5+11×2=37小时)每个月更是达到了 137个小时,这样一个月下来,静姐到手的工资能有4200-4300元左右。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41条终对加班作了明确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静姐每月的加班时间是法定最高加班时间的3.8倍。

因为加班很多,很久也才能见到静姐一面,聊不了多久静姐就要回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就要上班。每个月都要倒班,倒班的那几天尤为难熬,整天都没有精神,而上夜班时有时在产线上都会打瞌睡。长时间的加班让静姐觉得非常疲惫,每次下班后就只想赶快休息。

但这些对静姐来说都能忍受,甚至都无所谓,最让静姐觉得难受的是,因为加班她没有什么时间陪自己的孩子。孩子虽然带在身边,却没有办法给孩子很多的照顾和陪伴。下班回到家中,做一做家务,陪孩子玩一会,就没有什么时间了。“上夜班的时候尤其如此,晚上他们(家人)回来我上班,白天我睡觉他们上学工作,交流就会遇到问题。”对此静姐也很无奈,仿佛是作为补偿一样,一有时间,她就会尽量和家人在一起。

我告诉静姐说网上很多经济学家吵着说要取消最低工资,静姐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们厂好的一点就是还遵守法律,最低工资涨了就跟着涨了。要是取消了以后底薪是不可能涨的了,不光不涨,还会往下掉,可到那时候我们就更惨了。”


延伸阅读:

世界在变,我依然在贫困线

加班会累死,不加班会穷死

为企业减负要成劳动法的一条真理了?工间疾苦几人知啊!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马路
关注劳工议题,现在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