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老实人”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四)

鸟酱 · 2016-09-02 21: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有一种观点认为,女人不能谈论性,不能谈论性欲,否则就是“荡妇”;还有一种相似的观点,认为女性始终是被动的一方,无论是在生活还是性爱中都要受男性掌控。不平等、非自愿的性,与强暴何异?

sm.jpg

插画师:左丘

“SM,玩吗?”领导在台上讲了快一个小时,朱小鱼都快睡着了,手机里的约炮软件上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的招呼。编者注:SM又叫“虐恋”,是一种将性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爱方式。S是“施虐方”,M是“受虐方”。虐恋并不等于性虐待,而是要建立在双方平等自愿的基础上。

什么鬼?一上来就玩吗玩吗。朱小鱼撇撇嘴,正想拉黑对方,无意中点进了对方的主页,却愣住了。

这人她认识!虽然不太确定是谁,但是她能肯定在自己朋友圈里见过主页里的一张照片。

她有点慌,于是先回自己主页里,把所有可能显示自己身份的线索都删掉,图片、文字、地点、还有坐标也删掉。

然后,当然是要去朋友圈里把这人找出来了!嘿嘿嘿~她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主任,他居然也在看手机。她放下心,打开朋友圈。

是哪天看到的来着?翻翻看吧。

啊,找到了。

是他?!

朱小鱼不由得张大了嘴。

“做事先做人的道理我经常提,但是要真的做到没有那么简单。我去加拿大考察的时候......”领导还在上面谈他的人生哲学,仿佛台下坐着的是他的学生而不是员工。

坐在旁边的张琳用手机划着屏幕玩游戏,曾晴晴皱着眉头写会议笔记。再旁边就是质检室的几个人,清一色的男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不会是在听讲话。

谢良就坐在其中,时不时地看看手机,用粗短的手指划拉划拉,又关灭屏幕。他是质检室的老大,看起来已经快40了。这个年纪的人,在单位里很多都做到了同样的位置。谢良是几个部门老大里,最不爱讲话,也不爱出风头的。但是快谢顶的圆脑袋和大大的啤酒肚,让他站在人群里又总有些显眼。朱小鱼和他接触很少,偶尔送文件过去,看到质检室里其他人在休息聊天,或者开荤笑话,他在旁边喝着水,也基本不怎么出声。朱小鱼还没见过那么不爱说话的人。

会是他吗?

朱小鱼把朋友圈里,谢良发布的那张照片重新点开来,又看了一次。那是一碗面,好像就是单位旁边那家牛肉面馆里拍的,上面卧了几片卤牛肉和一个煎蛋,发布的时间是几天前的晚上9点,大概是他加班出来在面馆里吃的吧。

和谢良本人一样,他的朋友圈也很少说话,偶尔会有他和孩子出去玩的一两张照片,还有转发一篇文章什么的。这张牛肉面的照片是单独发出来的,什么也没说。

那个发来“SM,玩吗?”的陌生人主页里,几天前发过和谢良朋友圈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除此之外,那个主页里除了偶尔发句“打卡”,就是一些“又加班,累”、“孩子发烧了”、“下雨,鞋湿了”之类的动态,没什么营养,而且看起来他的生活并不有趣。

会是谢良吗?朱小鱼下意识地又往右边看了一眼,然后点开软件,对那个陌生人回复了一句:

“你玩?你是S还是M?”

谢良果然点开了手机,似乎想了一下,打起字来。

“我是S,寻找你这样的小M。”

收到消息,朱小鱼几乎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谢良。可她还是有些吃惊,这样一个在工作和生活中看起来老老实实,连话都不多一句的人,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B面”!最让朱小鱼吃惊的是他发来的那句“寻找你这样的小M”,这露骨的挑逗,让人很难和他那甚至是木讷的样子联系起来。而且,他还是个S?这种反差,让朱小鱼有了兴趣。

想了想,朱小鱼发过去:“你怎么知道我是M?也许我是S?你是玩绳艺,还是别的,喜欢怎么虐人?”

那边,谢良低头发来了:“所有的女人都很可能是M,骨子里都喜欢被男人虐待。只是也许你还没试过,所以不知道。”

“呵呵!”朱小鱼忍不住远远地瞪了一眼谢良。当然,他不知道,还在埋头打字。

“我知道你不信,那是因为没被我虐过。我可以很好地开发你的奴性。你放心,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奴,以后可能再也离不开我。”

我听说SM是两个人都自愿,都享受才行。我们还没说过话,你怎么就断定我是M,断定我想要你‘开发’我?”

“我说了,女人嘛,都喜欢被男人掌控的,喜欢被男人虐待,越虐你,你就会越享受。”

“你错了,我不喜欢。再见。”朱小鱼简直快炸了。旁边的张琳好像也觉出她不太对劲,看了她一眼。她尴尬地笑笑表示没事,用手掩着手机,打算把谢良拉黑。

谢良却很快发了新的消息:“女人都是下贱的,你也不例外。如果想被虐,随时找我(笑脸)”

朱小鱼皱紧了眉头,看着这条消息。怒气在她胸腔里堵着。

以前,她还对他有过一点莫名的好感。一次单位联谊活动,几个外单位的男人非要逼她们几个女同事喝酒,而且还是白酒。一到这种酒桌上,好像女人就要变成陪酒的,不是主动的,也要被动的。当时谢良就跟朱小鱼坐一桌,她看他没吭声,也没有和其他人合伙起哄要她们喝,就觉得这人是站在女人这边的。原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如果不是在匿名软件上有过这样一番对话,她也许永远也不知道他内心是这样看待女人的。

她想了想,把这些对话都截图下来,发到了那个匿名约炮软件的动态里。很快,收到几个女生的评论。原来这样的事不只是她遇到了,很多女生都遇到过。“女人都是下贱的,天生的M”,这就是他们眼里的SM?一个女生留言回复说:“即使没有SM,这些人也会用别的方式来歧视和虐待女人吧。对他们来说这绝不只是一个性游戏,还是一种价值观。

说得对!朱小鱼正要回复,领导宣布散会了。旁边的人们纷纷站起来往外面走。谢良和往常一样,低调地跟在人们后面,面无表情地离开了会场。

朱小鱼还坐在原位,看着他胖胖的背影,内心竖起了中指。也许,该提醒一下周围的女同事们?她又觉得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毕竟,他好像什么也没干。


延伸阅读:

他对待妻子,就像对待年久失修的家具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一)

主任是个滥用职权、骚扰女性的“贱人”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二)

一次偶遇,让妈妈重拾在婚姻中丢失的兴奋 | 女权情欲小说连载(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酱
双性恋,独立撰稿人,独立电台“婊酱FM”主播,享受性愉悦的女权主义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