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后,他的脊骨彷佛被抽走|工友写小说

微尘 · 2016-09-14 13:2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这是一篇工友创作的短小说。工厂门前突然躺了一个穿白衬衫、黑皮鞋的男人。是车祸?是碰瓷?还是有什么难以言说的苦衷?

1473824110870231.jpg

插画师:左丘

  “不给钱,就别想走!要不,就轧死我!”我听到厂子大门外一阵吵杂。

  从窗户望出去,我看见老孙躺在一辆刚启动的白色路虎车前咆哮着。路虎车吱吱地尖叫了一会,我们老板黄总从车上下来使劲关上车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车祸?”

  “在这里?不可能啊,碰瓷的吧?”

  “可能是吧。”

  厂子门口渐渐聚集了不少人,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仿佛一场好戏就要上演。

  “这是干什么啊,有事站起来说嘛,一个成年人在地上躺着,多被人笑话啊。”门卫说着就要拉起老孙。

  “你别碰我,这没你什么事!”老孙愤怒地说。

  “都别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门卫赶走了围观的工友,关上了厂子大门。

  老孙今天穿着的工作服,上衣口袋已经快掉了,左裤腿也撕了一块,上面有不少油漆污渍,在地上又粘上了土,显得就更脏了。这衣服是他平时上班穿的,不干活时他是不穿的,他可能也觉得有失体面吧。

  时间久了,没热闹可看的人们也都走了,只有门卫时不时的会开门探头看老孙两眼。听到每一次的开门声,老孙都故意转过头,避开门卫的眼睛,心里盘算着,看谁能熬过谁。

  

  我知道,在离职的这两个月里,讨薪占用了老孙很多时间。老孙只好做点临时工才有点收入,从家里带的两千块也快花没了,再拿不到钱就揭不开锅了。

  老孙,其实并不老,也就三十七八岁。个不高,肤色挺黑的,走起路来外八字,身子往右斜,还有点罗锅腰,像老头似的,这可能大家是叫他老孙的缘故吧。

  老孙是年初和他老婆一起来的门厂,负责喷漆,他老婆做打磨。干了两个月后他老婆工资被降了1000块钱,理由是干活不利索,太慢了。他们俩和老板没有谈妥,所以就辞职不干了。

  其实老孙有些后悔。上次自己已经和老板闹翻了,堵在门口不让老板走。最后不知道谁还报了警,警察来后只是调解一番,老板客气地答应说过几天就给钱。但是现在期限到了,老板还是不给钱,老孙后悔当初当着警察的面没让老板写个欠条。如果当时聪明,现在也不致于想起诉却一点证据也拿不出来呀……

  看来今天老孙已经打定主意,今天如果拿不到钱,他死也不起来。

  有路人经过时,老孙会用他那带土的脏衣袖盖住他那张黑瘦的脸,彷佛生怕别人看见他的模样,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毕竟一个大活人躺在地上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天渐渐黑了。在厂门第九次打开时,门卫走了出来:“起来吧,黄总答应给你钱了。”

  老孙拍拍身上的尘土,跟着门卫进了黄总办公室。

  以前,围观的工友们也见过老孙跟着老板进办公室,但总是不一会就垂头丧气的走出来了。“这八成是没拿到钱,也难怪,我们的工资都压了四个多月了,何况他已经不在这干了。”工友们总是私下抱怨道。

  这是我见到老孙第七次来厂里要工资了。几个星期前,我在下班路上被老孙拦住了,他说:“我准备去告老板,向黄总要工钱。他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的,也不说不给,就是没有给的意思。”原来老王想要收集证据告老板,就让我帮他写个证明,证明他在这个门厂工作过。

  那时候他还说:“你帮我保密吧,我还没有和老板撕破脸呢!”

  还有一次,我看见他蹲在厂子门口等老板,等不到,下班后他也跟着我们走了。我问他:“怎么样,起诉没?”

  “我去过监察大队,也咨询了律师,我没有劳动合同,没有工作证,没有工资条。他们说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我自己想办法。”他苦笑着回答。

  厂门再次打开,老孙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我知道,他这次还是没能把薪讨回来。

  他还在厂子里上班时,下班后他会换上干净体面一点的衣服。我经常见他穿着白衬衫,扎到西裤里,还配一双锃亮的皮鞋,腰板故意挺着点,在大街上转悠。有车过来时,他便躲得远远的,生怕带起灰尘弄脏他的衣服。

  但是从此以后,在皮村街上我就只见到过老孙一次,还是白衬衫黑皮鞋,只是腰板不再挺直,仿佛脊梁骨被人抽走一般。


延伸阅读

夜幕降临,又一个夜班开始了 ︳短小说

对不起,我们是人不是蝼蚁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微尘
山东人,毕业之后一直做木工,皮村文学小组成员,想用文字的形式记录生活。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