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我在工厂的那些日子,肉体与灵魂俱被绑架

周启早 · 2016-09-30 09: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工业区生活故事征集大赛的投稿作品。五四时期著名女作家庐隐的一篇小说《灵魂可以卖么?》,唤起了作者在工厂工作的痛苦回忆……

工人.jpg

庐隐的《灵魂可以卖么?》是一篇关于灵魂的救赎之作:

家境贫寒,父亲旧病复发,15岁的荷姑离中学预科毕业期仅半年,为了给父亲医病、补贴家用而辍学。叔叔托关系将她介绍到棉纱厂,成为纺纱一队的女工。四年之后的某一天,她乞求作者的帮助,讲述其不为人知的经历和隐秘感受,追问“灵魂可以卖吗”?

“当早晨工厂动工钟响的时候,工人都像机器开了锁,一直不止的工作,等到工厂停工钟响了,他们也像机器上了锁,不再转动......”

荷姑偶然的一次走神,便招致工头的怒骂:

“这个工作便是你唯一的责任,除此以外,你不应该更想什么;因为工厂里用钱雇你们来,不是叫你运用思想,只是运用你的手足,和机器一样,谋得最大的利益,实在是你们的本分。”

庐隐在九十多年前写下的这篇小说,现在读来一点也不会觉得过时。在反复阅读这篇小说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想到我曾工作过的龙华富士康,其准军事化管理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天是昨天的重复,明天是今天的再版。忙碌复忙碌,忙得失去了自我,忙得成了一头蒙着眼睛拉磨的驴,就像脚上捆绑的那条静电环,把我蓬勃的青春和廉价的身体牢牢拴在流水线上。10个小时必须扎根岗位,与冷冰冰的机器同呼吸共命运。终于我有了一双机械手,除了重复还是重复。

我不再属于我自己,哪怕上个厕所都得向上级领导请示,资本家恨不得给每个员工的生殖器上接一根自来水管直达便池,这样可以节约上厕所的时间。

工休10分钟上厕所,那绝对是一大奇观,比监狱里的放风有过之而无不及。一项新的吉尼斯纪录应该就此诞生:世界上最拥堵的厕所,就在我就职的富士康集团E3三楼。男厕所看起来像刑场,一批一批等待枪决;蹲着毕竟没有站着方便,女厕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来这里的员工,一旦感冒便很难康复,还会传染给别人。这里空调开得太大,气温低于室外,是因为企业怕热坏了机器。

这些还不算什么,做新产品的时候,每次过安检门都得搜身,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工人那点可怜的人权和自尊都被他们无情地扫落在脚下,任意践踏,却只能忍气吞声,苦不堪言。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快崩溃了。那个时候刚换了一条新线,有人在旁边帮忙我都做不过来,真的很绝望。就像在大海里游泳,你永远上不了岸,你再怎么拼命,都游不出这片海。每天七点上班,六点多闹铃一响,我就感觉像催魂令一样。听到那个闹铃声,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再也不想动了。

进富士康真的很绝望很崩溃,你再怎么努力,永远都赶不上那个速度,我们是一群跟时间赛跑的人,你提高(速度),他相应地再给你提高(速度),就是你今天做1200,明天做1300,后天做1400……他不断地给你加码,反正每次都是挑战身体的极限。做不完,你永远都做不完。

劳者不获,获者不劳,好一个“和机器一样,谋得最大的利益,实在是你们的本分”。资本无孔不入,敲骨吸髓似的盘剥和压榨,让奔放的青春情何以堪?当我不再是我,当肉体与灵魂俱被绑架,可不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别样的谋杀?谋杀时间,谋杀思想,另类的谋财害命。

感谢庐隐为我们描写了一幅现代世界工厂的浮世绘——《灵魂可以卖么?》。这是她不可多得的一篇批判资本主义力作。

《灵魂可以卖么?》作者介绍

庐隐,五四时期著名的作家,与冰心、林徽因齐名并被称为“福州三大才女”。早期作品以“社会问题小说”为主,代表作品:《两个小学生》、《一个著作家》、《一封信》、《灵魂可以卖么?》等。

《灵魂可以卖吗?》通过15岁进厂的纱厂女工荷姑的自述,揭示了工人在工厂受压榨,成为机器的附庸这一现象。小说阅读请点击:【荐书】灵魂可以卖么?


延伸阅读:

工友读《北京折叠》:生活操蛋,但你要想想怎么办!

工人的命运铸成史诗,唤醒时代中沉睡的灵魂 | 《我的诗篇》观后感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工业区生活故事征集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