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后那些等候在重症监护室外焦急的爱

珍珍 · 2016-10-24 15:08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一位在家电厂上班的工友遭受了工伤,受伤之后亲人的陪伴与安慰让她顺利挺了过来,同时也让我们看到,遭遇了工伤之后,她内心的思考以及外在环境对其的影响。

3b292df5e0fe99252680a3c234a85edf8cb17190.jpg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这几天特别累,每天早早都想睡觉了。

可是有一个奇葩的舍友,真的好气人。两公婆半夜一点半、四点多一个劲儿大声说话,还没完没了的。两次把我吵醒,白天也一样。本来病人都没什么精神,加上每天打针,只想睡一觉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可他不是大声讲电话,就是把电视放得好大声,然后还一个劲地笑,像八辈子没看过电视一样……

我实在忍无可忍,又不想跟这种人说话,可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抓狂了,但我又无可奈何,我只能在他们没完没了的折腾中努力回忆我这半个多月的疼痛与煎熬。

当我还在手术中,还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的时候,我的家人——爸爸,姐姐 ,堂哥,姑姑,姑父,表弟,表妹——都闻讯赶了过来。他们从老家赶过来,差不多要四百公里。我的爸爸,叔叔看到受伤后的我,心疼不已。可我当时伤势太重,没办法给他们任何的回应,只能没意识地点头摇头。其实当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清楚我为什么会在医院,因为我对怎么出的事以及怎么到医院这些完全想不起来,这些也都是在我醒来后他们跟我讲的。

我从心底里感谢那些在我出事后,从各地赶过来的亲人。还有一个只见过几次的表弟,虽然我们从来没联系过。

老爸跟姐姐第一时间从家里赶过来,前三天我是没有意识的,爸爸每天都会去看看我。希望我能赶快清醒过来,可我只会大哭大闹。医生在手术后跟我的家人说过,我可能会出现失忆,也可能成为植物人,永远都醒不过来。我想象不到他们当时是什么心情,我从来没有觉得生命是如此脆弱。

十几天过去了,我试着去接受现在的自己,可每次想起来那件事,我还是说不出来有多难过。

经过这件事,我重新审视了生命,如果当时的我醒不过来,最无辜的会是我的孩子,他才刚四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没有了妈妈。这两年多,我只顾着工作,忽略了他。一岁四个月就把他放家里给爷爷奶奶带,现在,我想给他更多的陪伴,让他不会觉得妈妈是只存在电话里教训他的那个人。

最让我觉得难过的是,医生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而一直陪伴着我的老公,竟然签了两次。我试问过他当时什么心情,他只回答了:你说呢。可能那是无法言语的,他不善表达,可这些年对我真的很好,学着包容我的任性,小脾气。他说过,我比模具还要难琢磨。没有他搞不定的模具,只有让他想不透的我。我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先低头的那个。

我没经历过什么生离死别,这二十五年都太风平浪静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对当时的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不知道我受伤了,以至第四天醒来后,我吵着要出院。那时我不知道自己伤得这么重,满脑子的疑问。手机不在,找不到任何人解答我的疑问。后来护士告诉我,我七号就住进来了。我还莫名其妙,我怎么啦,怎么会在医院里?摸摸脑袋,才发现我的长发没了,我的长发……

20129310211480.jpg

从2007年读书毕业就开始留长发,整整九年。虽然中途也有修剪过,可每次我都很后悔。因为他们总是把我的头发剪掉很长,后来我生气了,再也不去理发店了。而出事前一个星期,我才刚把头发染成了我喜欢的金棕色,头发也才刚刚及腰。

我时常在想,我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迷人的身材,可我有我觉得骄傲的长发。可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而再过一个九年,我三十四了,再有长发好像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她们总劝我,钱是挣不完的。但是,我喜欢这份工作,它让我觉得充实,让我找到自我存在的价值。可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差点命丧于此。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到那个车间上班,我不想面对那样的同事,出事十几天,她们一句问候都没有。我没想好,出院以后怎么回去面对她们。我是个要面子的人,我不想她们看到这么狼狈的我,我只想逃避。

我更不想悲剧重演,这次命大,挺过来了,下次也许就不会那么幸运了,到现在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想我的亲人都希望我好好的。这次真的吓坏了他们,后来姐姐告诉我,他们轮流进重症监护室看到当时我。出来都流泪了,我想象不到当时的我是什么样子。反正我印象中,我的弟弟从来没有为我流过眼泪。我们从小性格不合,经常吵闹。这次他竟然都掉眼泪了。

感谢亲人,朋友的问候,安慰和鼓励。两年多,看清楚了很多人很多事,学到了很多很多。希望经过这件事,我能成长!而经过这次工伤,我只想说,健康真好。


延伸阅读:

他的血肉混杂进木屑,做成一只漂亮的柜子

成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是她们的选择还是“宿命”?

作为女人,我们是怎样顶天立地地活着的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转载时请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珍珍
我来自广西贵港,五年前受了工伤。也是因此结缘了手牵手爱心小组的义工们。这些年一直关注工伤,从没想过,五年后的今天,再次遭遇工伤,这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健康真好!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