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失业工人自救 经营制衣合作社13年

2016-10-26 13:56 · 惟工新闻
摘要:泰国一帮因关厂而失业的工人在劳工团体的协助下,成立了一家制衣合作社,由工人自行管理生产,直接改善了工人们的生活。

20161024.jpg

惟工新闻编者按: 两年前惟工新闻曾报导一阿根廷小区组织透过占领工厂生产、设立小区饭堂、搞以物易物等方式自救的历程,并支持远在泰国因关厂而失业的工人成立制衣合作社。事隔两年,两地成员再次来港参加合作社联盟会议。惟工新闻亦趁此机会,访问了其中的泰国合作社,请其创建人讲述13年来没有老板,自主生产的路如何走来,解说为何这样的生产模式能够长做长有,直接改善成员的生活。

在2002年,位于曼谷的作为运动大品牌的代工厂关厂,搬到了位于泰缅边境美索,导致数百名工人失业。当时工人仍被拖欠工资,亦没有因突然裁员而得到赔偿。经过3个多月的抗争,工人获得赔偿,但生计仍没有着落。而这些身无分文,为了养家离乡别井打工的工人除了再找别的工厂之外,看了别无他法。在劳工团体的协助下,他们开始筹组合作社,尝试由工人自行管理生产。最初有171人报名参加,最后只有40人留下来

万事起头难 头四年过共产生活

有了成立合作社的决心,还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解决。当时,大家每人手上除了少量来自政府的赔偿(16,800泰铢,约为3,700港元)外没有任何资金,也没有厂房和机器。那怎么办?

当时的决定是,在40人当中选出10人负责寻找贷款、厂房地点和购买机器,其余30人到不同的工厂赚钱养活所有人。终于,在3个月后他们从国家储蓄银行取得70万泰铢(约15万港元)贷款,在曼谷曼磅区找到合适的厂房进行生产。该厂取名为“团结工厂”,一方面接其他工厂的订单,另一方面生产自己的品牌——“找回尊严”的衣服。

其创建人忆述筹备合作社的经过,指出这个草创阶段是最艰难的时间。当时的订单很不稳定,时多时少。少的时候唯有大家勒紧裤头,多的时候也只能找朋友帮忙完成工作。工厂在头4年间几乎全无利润,全厂工人过着同住同食的生活,没有任何剩余。原来的40人当中有25人亦因家庭的经济压力而相继离开。

在合作社提升自己 有满足感

但工厂没有因此而萎缩,新的成员不断加入,当中包括其他因工厂倒闭而失业的工人,也有以前独自在家接订单工作的工人。到了现在,包括15名第一代成员在内,全厂共有56人。

记者询问,对那些原来在一般工厂或家里工作的工人而言,合作社的生产模式为什么有吸引力。他认为,首先在职业技能方面,“团结工厂”对于产质量素的要求高,因此合作社成员会分享技术,让各人的技能提升。同时,合作社不透过压低工资牟取利润,各人的工作量经成员开会决定,确保大家的收入稳定。而在日常工作以外,成员亦能透过合作社会议,学习到工作权益和社会议题。这些都不会在一般工厂发生。

成品质素高 不怕买方压价

这种平稳的经营也是经过累积经验得来的。由于“团结工厂”除了生产自己的品牌外,也会接大工厂的外判订单,因此,也面临被大厂压价的问题,而这往往是代工厂劳工待遇最差的原因。创建人指出,头四年他们因为没有任何营业经验,工厂又新,没有什么议价能力,在接订单时经常吃亏。可是由于合作社内部会对成员进行技术培训,因此工厂产品的质素高,慢慢地就可以高于其他工厂2至3倍的价钱接到订单。

工厂搬到孟加拉国国缅甸 工人情况仍然恶劣

13年就这样过去了。但创建人认为,与他仍在一般工厂工作的时候相比,现在工厂工人的处境仍然恶劣,其中制衣业正是重灾区。原因还是那个——工厂一直搬走,搬到工资更低的孟加拉国国和缅甸,因此泰国工厂接到的外国订单越来越少。更糟的是,国内市场也面临来自这些地方更便宜产品的竞争。

由于行业慢慢衰落,现在只有中年女工从事制衣。他们只拿到最低工资,工厂也不按政府规定每年调整工资。电子业和汽车业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恶劣,但同样有大量工厂搬走。

正因如此,合作社一方面可作为失业工人自救的出路,另一方面,在跨国的投资和剥削之下,各国工人需要互相支持才能面对。而“团结工厂”的成立和维持,一直以来都少不了这些支持。


延伸阅读

欧洲多国工人接管倒闭工厂,变成工人合作社

世界最大的工人合作社:蒙德拉贡

神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有毒,身体不能抑制摇摆起来!

1475116408965245.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