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回老家生子的背后……

2014-08-05 11:03 · 工人日报

在北京,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医院,顶尖的医疗水平和先进的医疗设备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们蜂拥而来。然而,对于许多离开农村老家来京打工的“准妈妈”来说,回老家生孩子却成为她们的最终选择……致力于服务在京女工的木兰社区的负责人表示,就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将近90%的女性农民工怀孕后都会选择回老家生子,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没买生育险,谁来给我出这个钱?”

已经怀孕5个月的李春梅(化名)早早就辞去了手头的活。在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李大姐就打定了辞职回老家生孩子的主意。

“我现在做家政每个月能挣到4000元左右,但在北京生孩子,费用对我来说还是太高了,起码比在老家贵一倍呢!再说我在北京又没买生育险,谁来给我出这个钱?”李春梅说道。

来京的这几年,李大姐一直都在从事家政行业,她坦言,干家政是个随时待命的活,辛苦是自然的,一旦怀孕就只能辞职。

“干我们这一行,换家政公司特别频繁,所以我们一般不会和公司签合同。更何况,家政公司也不愿意签。”李大姐表示,一般家政公司介绍工作,就是收点中介费,工资都是由雇主给,以前有公司答应了给上保险,“但你一查,发现根本就没有。”

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在给家政工买保险这个问题上,谁都表示自己是“弱势群体”。雇主会说,他已经给家政工付了3500元,还得管吃喝,还要给家政公司中介费,我的成本也很高;家政公司则说,公司房租得交,员工得养,他们也挣不了多少钱,怎么可能还为家政工买保险?

虽然早在2011年,北京市就已经开始试点推行员工制,让家政公司给家政工上保险。然而,据统计,目前北京市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3800多家家政服务企业中,86%为10万元以下规模,从业人员中90%以上是外省市农民工。这些企业绝大多数实行的是中介制,家政服务员一般无法参保。

李春梅表示,自己在老家有“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在老家指定的医院做孕检、生孩子都能报销。“虽然报销的具体数我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据说顺产的话自己几乎不用花钱。这样一比,谁还想在北京生孩子?”

 

“一听我怀孕了,老板哪还敢招我?”

夜幕降临,北京的一所高校周边,数不清的餐馆和流动摊贩正在招呼往来的学生,热闹非凡。石薇(化名)通过电话告诉笔者,就在一个月前,她还在这附近的一家湘菜馆做服务员,而现在的她已经身处河北老家,边养胎边挣点小钱。

“我在北京呆了5年,这期间也换了好几个地方,但基本上都是在餐馆打工,别的我也干不来。”后来,石薇在打工的地方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一年后他们就结婚了。

去年,石薇经朋友介绍来到了现在的这家湘菜馆做服务员,餐馆包吃不包住。每天上午9点半,石薇就得从租住的房子赶到店里,擦桌扫地。中午和晚上是石薇最忙的时候,每天晚上忙到9点半,她才能下班回家。

4个月前,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本来觉得刚怀孕不久没什么事,就还想在餐馆再干一段时间。我也不敢和老板说我怀孕了,怕被老板发现把我给辞了。”谁知,正巧赶上毕业季,餐馆每天的生意都特别好,“一直忙着下单端菜,能坐着休息的时间特少。而且学生们一喝酒聊天起来就没完,晚上10点多、11点才能回家成了常事,周末就更是忙不过来。”累得没有办法,又考虑到前3个月是危险期,无奈之下石薇自己主动把工作给辞了。

辞了职,石薇还想着在北京找点轻松的活,“但在北京人生地不熟,老板一听说我怀了孕,哪还敢招我。”她和老公商量了很久,决定还是在老家那边打听打听,他们把亲朋好友询问了个遍,正巧一个朋友在老家开了家商店缺人手,如果她愿意可以回去帮忙看店。“家里人觉得这是个办法,我就趁早回老家这边的医院建了档,一边养胎,一边干活挣点钱,也为老公减轻点负担。”

“一个人无亲无故,在这生孩子谁照顾我?”

在北京家政业小有名气的王丽,暂住于北京市通州区沙各堆村一个6人间的员工宿舍里,已有8个月身孕的她依然行动自如,见笔者到来,她一边热情地洗水果一边说:“你来得挺凑巧,过两天我就要回老家养胎去了。”

王丽1999年来到北京,由于学历不高,她一直做家政工。4年后,她开始在富平家政培训学校担任老师。和她带的那些学员相比,王丽无疑是幸运的,不仅和富平家政培训学校签订了劳动合同,学校还给她买了生育保险。但见惯了怀孕就回老家的学员,王丽心里也萌生了回老家生孩子的念头。

“丈夫在山西老家工作,我一个人在北京无亲无故的,如果在这边生谁来照顾我?”王丽在知道自己怀孕后,就回老家建了档。平时仍然还在北京工作,但每个月必须得回老家做一次产检。虽然路途奔波,王丽也没觉得后悔。“回去生孩子、坐月子就由公公、婆婆照顾。如果在北京生,就得把他们都接过来,但这样成本太高,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生活开销,租房、吃饭哪样都少不了。”

因生育而辞职后,外来务工女性城镇职工生育保险购买中断,但由于现行生育保险政策无法个人购买、无法单独购买,这也让生育后辞职的女性不得不放弃自己在工作时购买的生育保险福利。

王丽还坦言,像她这样只身一人来北京谋生的女性农民工不在少数,这些女工们大多表示,当她们回老家生完孩子后,一般会等到孩子一岁左右的时候再回到北京,继续找新的活干,从一名“打工妹”正式升级为“打工妈妈”,而把孩子留给家里的老人照顾。“谁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呢?但为了养家糊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丽说道。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