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为什么我们该讨厌支付宝

乐天 · 2016-11-29 16:39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支付宝甫一变身就引来各种关注与热议,而这般下作的“支付鸨”还是原先那个便捷支付提供便利的那个它吗?面对它这摇身一变,很多小伙伴也发起了联合抵制使用生活圈以及停用支付宝一周的活动,而我们也不禁反思,标榜改变的支付宝,究竟发生了什么改变。

昨天到今天,很多人都被“支付宝变支付鸨”的消息刷屏了。

wengxiaoqing1231547000030.jpg

你变成了什么鬼?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老实说,我真的被恶心到了。这个平台下作的点包括(但不限于):

1. 男性和女性被置于两种完全不同的评价标准之下。

女性用户上传自己的照片,依据色相被人打分。男性的衡量标准更加多元一些——信用、学历、职业,但最重要的还是金钱,否则你连评论的资格都不具备。这简直是对社会上广泛存在的“男财女貌”价值观最赤裸裸的呈现。

1480388301249.jpg

这套标准之下,女性用户不需要证明自己的信用或财力,这看似一种优待,但背后的逻辑,还是“学得好不如找个好男人”那一套。就像某年三八妇女节百度的配图——女性小的时候是花丛中的芭比娃娃,长大之后是被珠宝和婴儿环绕的精致少妇。这图景看似安稳遂顺,不需任何辛苦恣睢,美好生活便唾手可得。

但是它不会告诉女性:这个社会在鼓励女性成为依附者的同时,并没有为她们提供足够的保障。如果遭遇家庭暴力和婚姻危机,法律条文、执法机构、社会结构乃至公众舆论,并不会给予她们太多支持和同情。女性只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遇见一个好男人”的运气和“学会鉴别渣男”的技巧。

此外,这种甜蜜的幻想也消解了操持一个家庭的辛苦,家务劳动被演绎为一种享受,因此它的价值得不到承认。

支付鸨1.png

在这里,我想引用一段网上流传已广的话——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

因此,宣扬这种价值观和评价标准的支付宝,实在是下作极了。

2. 支付宝的这个社交平台,甫推出便被大量充满诱惑色彩的女性照片所淹没。

大部分女性认证的身份都是“大学生”和“白领”。有趣的是,在色情论坛上,“学生”和“白领”也是最受欢迎的两个主题。许多女性发出了自己的大尺度照片,换得大量男性用户的金钱打赏。因此有人评论说,这个平台是在拉皮条。甚至连支付宝自己的管理员都站出来(假惺惺地)指责:真的很遗憾大家这样做。

135d97e2f6dc6c069fa892508d7988c2.jpg

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虚伪的撇清——支付宝的社交平台,从诞生的那一秒,就将女性定位成了“被观看、被评价”者,而将评价的权柄授予了“够标准”的男性。在这里,女性的权限来自于自己的身体,而男性的权限来自于金钱和社会资源

也有人说,这些女性中,许多都是支付宝请来做噱头的模特,就是为了吸引男性顾客前来注册。但是,无论这些女性真实的社会角色是什么。在这个平台上,她们表演着大学生和白领的日常生活。

支付宝的平台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人们:无论一个女性的职业是什么,无论她在这个平台上发照片的目的是什么,在这里,男人有权随意闯入她们的领域,留下各种下流的意淫和评判。

建立在这种标准上的社交圈,简直是标本一样的“生于不义”,几乎不可避免地要堕落为某种财色交换的网络空间。这就像有人开了一家提供各种毒品的商店,把橱窗装饰得琳琅满目、极富诱惑力,然后声称进来购买毒品的人都是自甘堕落——对于这种商店,在指责它的顾客之前,我们应该首先团结起来消灭它的存在。

3. 马云曾经说过,自己的主要客户就是女性。

网上也不乏各种“马云背后的女人”,“双十一如何避免老婆/女友疯狂购物”的段子。这些段子背后都存在这样一种暗示:女人是个从不理性购物中获得愉悦的群体,并且隐约暗示她们购物的金钱来自男人——多可笑啊!

社会一边鼓励女性成为甜蜜美丽的小宠物,一边嘲笑她们为了让自己更美丽而进行的各种物资消费是“缺乏理性”的马云一边感谢女性客户,一边允许自己的企业设计出这样一个羞辱了她们所有人的社交平台;这个社交平台一边用制度鼓励她们把自己的身体袒露于男性的眼光,获取评价和赞赏,一边讽刺她们的“不自尊自重”,并阴阳怪气地告诫她们“你要成为一个更值钱的商品”——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恶劣的两幅面孔。

但是无论他们的嘴脸如何变化,在各种隐喻和制度中,他们都在强化这样一个理论——权柄仍然是属于男人的。

1480388301900.jpg

最后,为了我们所有人,让我们一起联合起来,抵制支付宝的社交平台。

这是我最诚挚的请求。


延伸阅读:

支付宝变身“支付鸨”,我吓得连手机都扔了

当IT巨头年收几千亿的时候,它们的派遣工却拿着最低的社保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乐天
NGO从业者,2012年起从事乡村女性赋权和儿童性教育领域工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