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例跨性别就业歧视案,胜诉!

女权之声整理 · 2017-01-06 13:49 · 女权之声
摘要:贵阳跨性别者C先生被公司以“男性化形象不符合公司要求”为由开除。2016年3月起,C先生先向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被驳回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2016年12月30日收到胜诉判决。

贵阳跨性别者C先生于2015年4月入职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有限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顺利、符合该岗位要求。但7个工作日后C先生遭公司辞退,十分惊讶的C先生多次与公司人事沟通原因,没有得到回应,公司反而让其它工作人员转告:“你是同性恋,这样的形象如何给客户提供健康服务?”2016年3月起,C先生先向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被驳回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实际上C先生为女跨男跨性别,他虽是生理女性,但自我认同为男性,并以男性的身份生活、打扮。“公司觉得我是女性,不能这么‘男性化’打扮,也以为我是同性恋,还觉得我这样是不正常的,”C先生告诉笔者,“可是我工作期间按时按质完成任务,我的性别表达一点都不影响我的工作。

c先生.jpg

跨性别者遭辞退后维权

C先生在被解雇后坚持维权,是认为慈铭对他的辞退是出于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单方面与他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违法。

2016年3月7日,C先生向云岩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慈铭支付工资和经济损失,并公开道歉。

2016年6月17日,云岩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庭审中,慈铭提交了C先生的试用人员工作评估表和工会小组会议决议,以证明C先生的工作评估情况不符合录用标准。

12月14日,该案在中止审理6个月后恢复审理。而对于此前被告证据造假的质疑,司法机构鉴定后称,由于油墨不能比对,终止鉴定。

c先生.jpg

2016年3月,C先生手持贵阳一家劳动仲裁委给出的申诉回执,他指称自己的辞退是针对跨性别者的就业歧视

判决认定非法解除劳动关系,不认定存在歧视

2016年12月30日,这一跨性别就业歧视案有了一审结果,原告C先生收到胜诉判决,法院一审认定,将其辞退的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判决慈铭支付C先生工资483元、经济赔偿金1500元。但未认定是歧视。位于西南部的贵州省一家法院做出了裁决,认为原告被解雇属非法,但没有证据表明这是跨性别歧视的结果。

判决书显示,此案中原、被告双方争议焦点存在于三个方面,即双方发生劳动争议是在试用期还是合同期内;被告是否违法解除与原告劳动关系;被告解除于原告劳动关系是否构成对其跨性别身份的就业歧视。

判决书称,C先生提供的录音虽显示,其与慈铭员工杨某的谈话涉及对其跨性别身份的质疑,但杨某未出庭接受双方质讯,且杨某作为被告单位普通员工,其言论不能代表单位意见,因此,对原告称被告解除与其劳动关系系慈铭对其跨性别身份歧视,不予认定。

“跨性别”是否真的“不正常”

“我们还是会有一点遗憾,”原告代理律师黄沙说,因为法庭称,没有证据表明C先生的辞退是公司歧视跨性别人士的结果,并否决了C先生的道歉要求。

“这个案件也反映出企业的违法成本是非常低的,”黄沙在谈及本案赔偿金额时说。“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就业歧视情况非常不好。”C先生在曾在四月接受采访时说,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经理曾抱怨他的穿着像个男同性恋者,认为这对一名健康检查公司的雇员来说看起来“不健康”

“这个案件也突出了一个‘隐形歧视’的方面,企业可以说他们是因为别的原因开除你的,不是这个原因,”他说。

c先生.jpg

贵阳跨性别者就业歧视案原告C先生胜诉,有多家新闻报道这件事,但是看评论发现还是有很多人不清楚“跨性别者”这一概念,甚至将跨性别者与同性恋者混为一谈。(什么是跨性别?点击阅读→【从前,有一个制造人偶的工厂……】

2016年9月,一名同性恋女性因教科书将同性恋称为疾病而起诉教育部,被北京一家法院驳回。2016年4月,湖南省一家法院驳回了一对同性恋伴侣的结婚要求。C先生一案被权利倡导和研究人士普遍认为是中国跨性别权利运动的一个里程碑。近年来有不少涉及性别和性取向的诉讼引起公众注意,但多数案件的结果让活动人士感到失望。相关法律的空白,让我国性少数群体保护自身利益之路困难重重,希望早日健全相关法律制度,让社会有更大的包容性。

女权之声整理,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LGBT权促会,澎湃新闻,微信公众号“酷拉君”


延伸阅读:

“女快递员”马户:声音唤起关注,关注带来改变

周星驰没有告诉高晓,女人不能掌厨当食神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