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都找妇联主任了,老母亲实在是高!

留芒 · 2017-01-18 06: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眼看这样拖下去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就说“无论怎样,找对象结婚是首位,没钱可以借,再怎么难都要借够过小礼过大礼结婚办喜宴的钱。”我想到了上学的时候,大部分农村的父母也都会对子女说“只要你好好学,能考上大学,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的寄语。

妈妈昨晚又打电话了,而且还连续打了两个,这是一个星期里的第二次给我打电话了。在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我还在忙着工作的事儿,所以也就没接,八点多又打来了一个,等九点多下班过后我立即回了过去。因为平常妈妈几乎一年里从不打电话给我,哪怕是我两个月没往家打一个电话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妈妈会问“怎么那么长时间没打电话”,家里也还是没有给我打来。

2015121911071611556.jpg

以下图片均来自网络

但这次不同,一通电话妈妈就说“票订到了吗?什么时候回家?”其实没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以为还是妈妈在家里不怎么懂手机,无意间碰到拨号键了呢。因为之前仅有几次家里打电话过来也都是这种情况。

我前几天手机抢票抢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随后听朋友说后换了一个抢票软件,还真抢到了一张,虽然没座,但也别提当时有多高兴了,瞬间还仿佛以为自己和家只隔了一张火车票呢。我说“票订到了,是腊月二十七的,公司忙,提前请不了假。”

接着妈妈说到“村里的巧兰给你说了个对象,还是县城的,那家有两个女儿”。“巧兰是谁?”我不禁问到。其实像打开这样话题的时候,我显然还是更愿意聊一下乡里乡亲的琐事。听到妈说“她是以前村里老书记家的小儿姨妇儿,现在是村里的妇联主任。”我差点大吃一惊,村里还有妇联主任?在我想象中那好像这是只有城市才有的。怎么,我们村现在发展的那么神速,都有妇联主任了。

1.jpg


我这婚事,妇联主任都跟着操心了。我问妈说“她是村里妇联主任?平常都忙些什么啊?”妈妈说道“你别管人家忙什么了,你不瞅瞅你自己多大了,都三十了,还不下功夫好好找。上次你表姐给你介绍的,有联系吗?”我对这一类的问题是听到都有点儿怕,因为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说“嗯嗯 有联系啊,聊的还不错呢!”

其实妈妈也似乎猜到了我在撒谎,无奈的说道“真替你发愁,那么大不找对象,你有没有想过外人会怎么说?你是只顾着自己。自己条件不好,还不主动点儿?”这样的话这几年我听得是越来越多了,一下就能把我拉回现实的大墙下,一种自责又无力的感觉会涌上心头,但也只能轻轻地说着“知道了, 知道了。”

妈妈也略带埋怨的口气说“你是不知道 ,过年前有可多女孩子都回家早,说媒提亲的又多,这些日子就像是农忙收麦子一样,晚一天说不定就是耽误一年啊!你一年到头在外边也没见挣到什么钱,也不知道整天忙什么,还说什么请不了假。”是啊,忽然想到这一年来还真不知道自己都忙了些什么,跑了两座城,换了几份工作,这都年关了,钱也没剩多少,还真是令人发愁的事啊。

147078066397100196.JPEG

近些年每到过年我都会茫然,要操心提前订票回家,还要过了初五六就订票出来,都不知道回家的实质意义是什么了。到家不外乎就是跟着媒人去相亲,明不知道一切没什么可能,也不得不跟着跑跟着见。浪费饭钱烟钱不说,主要是浪费时间。这还成了新时代农村青春男女的一大特色。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当下,这是一个日渐严峻的问题。

眼看这样拖下去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就说“无论怎样,找对象结婚是首位,没钱可以借,再怎么难都要借够过小礼过大礼结婚办喜宴的钱。”我想到了上学的时候,大部分农村的父母也都会对子女说“只要你好好学,能考上大学,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的寄语。

我们都在这卑微的无力感中一代代颤巍巍的行进着,上了大学的也没见改变什么大命运,和没读书的一样在农村与城市间奔波挣扎着,生活一如既往的盲目。

疼痛时而还充满幻想。慢慢的从家是港湾变成了家是现实的竞技港,看哪一艘船大,哪一艘跑得快。城市倒像是个避难所,得以短暂的逃避着热烈青春与残酷现实带来的阵痛和麻木。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绝望,这都快成了一个不要英雄的时代,只有戏子与小丑在运气的舞台上表演着拙劣而滑稽的把戏。省人大代表,市委书记,前一刻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孺子牛,后一秒就穿上了囚衣成为千夫指。

20150128210957_u4PnW.thumb.224_0.jpeg

各大选秀节目也是疯狂至极、娱乐至死,两亿多一线工人的所思所想难道就是由他们帮我们代言?滑稽!滑稽至极!什么名校的,专业的,草根有梦的,不过是一场场换汤不换药的幼稚把戏。

那些欲望的,外表光鲜的,所谓梦想实现就立马改变人生轨迹的事迹,只会助长那些错位的污秽的思想滋生,贫穷更加贫穷,富裕的更肆无忌惮,导致了一出出听来让人震惊的人间悲剧。

我思维飞旋着,听妈妈说家长里短只是“嗯嗯”的应和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妈妈又一次的说“你可得加紧了,听说邻村的一个过年就结婚了,前几天男方家人去过大礼,本来女孩对男孩说不要的,男方家人怕不给不好看,带了两万过去,结果女方家人嫌少不接,还说带不够八万就取消婚期。只得东借西凑,钱够了再去过礼。你得好好干,钱该花的花,不该花的要省着点儿。” 

我“嗯嗯,知道了”的说着,心里不禁一片唏嘘,赚够媳妇的钱,差太远了。最后我也安慰道“我知道了妈,能早点回去我会提前的,我会把握机会。”

挂了电话,已是十点多钟。夜色在北京城蔓延着,我在雾霭中想不到自己的明天,还是洗洗睡,养好精神,明天才好为这虚无的生活继续奋斗……


延伸阅读:

这可能是你见过女权的相亲派对!

为什么我看见SK-II的相亲角广告后,害怕得迟迟不肯转发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留芒
来自河南商丘,29岁,自2003年南下深圳打工至今在长三角珠三角沿海城市打工13年,受诗歌与摇滚乐影响,在工厂车间里以诗与歌的名义发牢骚长短四百余篇。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