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从婚礼上抢走,从此改变我的一生 | BL小说

作者:李霜氤  |   2017-02-09 17:46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性少数  原创    
摘要:曾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我却没有猜到结局:将我们分开的不是对同性恋的歧视,竟然是……

爱情.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熄了灯,走向床,一副未完成的油画上有一张还没有被画五官的脸,在黑暗里面对着月光,几分凄凉的诡异。

“我记不得你的脸,也许是不敢记起来,算了,我这个半吊子画匠,总是忍不住矫情。”黑暗中,他自嘲。

但是闭上眼睛,盖上被子的那一刻,忍不住一再想起——

——他坚毅的面容、锋利的轮廓,一双有力的手曾坚定地握住自己的手。

夜凉如水。他猛然醒来,发现自己一只手伸到被子外面,被冻得冰凉麻木。

“嘛,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也许到死都是吧。也许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还会记得那份温暖。”他用另一只手捂着被冻麻的手,记忆像潮水般泛滥开来。

爱情.jpg

两年前,那场婚礼。

婚礼热闹非凡。而他像个被操控的木偶,心像一片死寂的湖水。

他是谁?他是名校毕业生,父母是个体户,经营着一个小型文具公司,虽然规模不大,却是父母和其他亲戚苦心经营多年的。他作为家里的长子,被寄予厚望,家里希望他成为公司继承人,并且把生意做大。

“可我不喜欢接管公司,我爱画画。”他曾经为此无比痛苦。

他曾经离开了家,拿着大学文凭来到另一个城市,找到一份美工的工作。然而,离开家的他发现,外面的世界比想象中艰难:在自家公司里,他受到父母的包容和栽培;而现在,他必须一个人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和高昂的生活成本。

选择自由的同时也要忍受自由之苦,这是他之前始料未及的。

这时,他认识了那个人。那个有着锋利轮廓和俊秀面容的歌手——寒风。

一次同事聚会,寒风带着他和朋友组成的乐队,来到了他和同事聚会的餐厅,寒风忧郁动人的歌声瞬间打动了他。

月光如水,余音绕梁,在如泣如诉的歌声里,他走向餐厅外搭建的简易舞台。待寒风表演完毕,他走过去,和寒风交换了联系方式。

此后,他们的关系逐渐密切起来。每周休息的时候,他们都要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对月小酌。

几杯酒下肚,寒风脸颊泛起红晕,摇着酒杯,微醺地看着他:“哈哈,原来你想做画家,好想法。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唱歌。从小,我是个孤儿,养父母把我抱回家。村里人都说我唱歌好听,于是父母辛辛苦苦打工供我读艺校,我的哥哥姐姐也攒钱帮助我,大家都希望我成为大明星呢!”他苦涩地一笑,“到了最后……只能像这样,在餐厅酒吧唱唱歌,赚点钱糊口,寄钱给父母都勉强。”

“很多歌手成名前都在酒吧唱过歌啊,所以,你也有可能……”他笑着拍拍寒风的肩膀。他是真的相信寒风能做到,毕竟平日里的寒风看起来稳重又自信,比他可靠得多。

寒风苦笑着。生活哪有如此简单?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只有微薄的收入、昂贵的房租和未卜的前途。

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谁敢说自己能掌握命运?同样的迷茫和孤独,将寒风和他牵引到一起。

寒风看他的眼神似乎和往常不同。不过他们都要醉了,谁在乎呢?月光下,他们的手轻轻扣在一起,肩膀也依偎在一起……

爱情.jpg

我们不能在一起,这是个错误。酒醒后,他突然变了脸色。我爸妈会伤心的,我离开家,已经伤害了他们一次。

“我也有父母,可是我不喜欢女孩子,不能去欺骗别人。”寒风说。

“你的父母是养父母,当然不在乎你是否为他们延续香火……”

寒风气得夺门而出,留他在空荡荡的房间。

不久,他辞去这份让他感觉到现实落差的苦差事,离开了这个城市,回到父母身边。

不久,他要结婚了。对方是亲戚介绍的女孩子,和他门当户对。从相亲到订婚,他像傀儡一样任人摆弄。那个女孩,说实话,他不了解,也不在乎。他的父母喜欢她,这就够了,他会努力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这就够了,不是吗?父母说的对,他应该成熟起来,成家立业,过安稳的日子。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即使伤害了寒风……

寒风。几个月来,他总是尽可能避免想起他。现在这个人又出现在他脑海里,再也抹不去了。鬼使神差地,他把电子婚礼邀请函发给了寒风:“我要结婚了,你……来吗?”

一片死寂。

婚礼上,宾客喧闹,他心凉如水,看着自己的新娘,仿佛看着一个玻璃娃娃。

一条短信呼唤起他的回忆:“你真的忘了我们的一切吗?如果是,我今后不再打扰你,愿你事业高升、家庭美满。”

他抬起头,眼睛里迸发出光彩。

——背着吉他的寒风站在门口。

他丢下呆若木鸡的新娘和众宾客,走过去牵起寒风的手,向所有人宣告自己的爱情。

爱情.jpg

现场的宾客陷入一片混乱。“他们怎么回事?”“好像是他男朋友。”“男人怎么可以跟男人在一起呢?”“真恶心!”“老婆都不要了?”“这个不孝子……”

窃窃私语、辱骂和哀求声不绝于耳。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自尊被焚。更加让他不堪忍受的,是父母震惊、失望的眼神。母亲气得浑身发抖,父亲看他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可我能怎么样?他想,仿佛如梦初醒。为何要为我们的爱要为世俗的偏见牺牲?我仓促相亲结婚,整个家庭都很满意,又有谁问过我是否幸福?没有感情的婚姻,如冰冷黑暗的深海,永无尽头。

勇气渐渐耗尽,他感到自己的右手被寒风紧紧握住。他依靠着这股力量,转身面对被自己伤害最深的人。

他看到穿着婚纱呆立在一旁的女孩,看到泪流满面的父母。愧疚涌上心头,将他淹没。在自己哭出来之前,他向他们深深地鞠躬,带着寒风头也不回地逃离现场。

影子.jpg

还会有比这更浪漫的爱情吗?

尽管有一个轰轰烈烈的开端,他们的爱情却最终败给了生活。

他们漂泊在外,相依为命。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活压力和无数细碎的琐事磨平了最初的激情。寒风耐心体贴,考虑事情处处周到,曾经养尊处优的他,逐渐习惯了寒风对他的照顾。加上他的收入比寒风更高,工作也更稳定,慢慢地,他开始将自己视为“顶梁柱”,对寒风的态度也越来越颐指气使。

终于,寒风选择离开。在一次大吵之后,寒风背起吉他,带着行李搬出了家。

寒风走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待感情的傲慢,也意识到寒风一直以来默默的付出。明明寒风工作排练很辛苦,他却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把家务丢给寒风,只因为他觉得自己在“赚钱养家”。

即使爱情萌发于同性之间,也没能让他们的关系更平等——他对待寒风的态度,和那些大男子主义者对妻子的态度有什么区别?

夜凉如水。他强烈地感到自己需要寒风,但是寒风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以为自己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其实从我们相遇以来,我就一直毫无成长。我只是为了成就自己的生活不断利用别人。寒风,你一直在包容那个自私的我,我却没能察觉到……对不起。现在,已经太晚了吗?”

黑暗中,他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是寒风回来了吗?分不清是梦是醒。

但是他明白了:

家务共担.jpg

如果可以重新开始,这一次,他一定会主动承担家务……


延伸阅读:

叶海燕:免费或收费的家务劳动,并不是女性的天经地义

如果爱民主平等,为何女男做家务还那么双重标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李霜氤
作者:李霜氤
很懒的女权主义者,面对男权癌她冷若冰霜,遇到姐妹愿化作解冻的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