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不识字的她让小编想起自己的母亲……

后果 · 2017-02-21 10:39 · 尖椒原创首发
摘要:她有着精湛的缝纫技艺,却因年龄大了,被工厂拒绝。高龄女工面临着年龄与性别的双重歧视,她的遭遇也是中国近4700万高龄农民工的缩影。

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爸爸就常年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两三次。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妈妈一个人忙里忙外,担负起家庭的重担。

不识文字心里慌,记工符号自己创

爸爸不在家,家里几亩地都靠妈妈一个人,她在照顾我和弟弟的同时,只要有闲暇,还会去附近的工厂里打零工。妈妈不识字,所以自打她进服装厂打零工开始,我就开始拿小本子帮她记工。

那大概是十几年前了,我还在上高中,至今记得她报我记的场景:

“前片X块,后片X块,袖管X个,钉纽扣X件,剪线头X件……”,因为她都是一件件硬数了记在脑子里,所以她需要时不时停下来使劲回忆。服装厂的车间主管当然也会记工,但是她还是要自己记个私账,这样心里有个数,以防时间长了被短了工。

高中时,我开始寄宿在学校,只有月假和寒暑假在家,她一开始让还在上小学的弟弟给她记,但似乎弟弟并不擅长分类记下这些细目,让妈妈很不满意,以至于后来她干脆自己创了一些只有她认识的符号简单记工,等我回去再报给我誊写。

timg (9).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干完农活打零工,独自一人两头忙

零工的工资非常少,剪剪线头,一个月几百块钱。但即便这样,也比守着几亩地赚钱强。地里需要不断投入种子、化肥、农药,而且须臾离不了人,还要靠天吃饭,一年四季忙到头,拉去收购站卖的价格还一年不如一年。

到后来,妈妈就基本上以厂里上班为主,兼顾地里了。说是“兼顾”,她却是等于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更辛苦了。服装厂的工作时间相当长,一般早六点半到晚六点半,只有中午半小时吃饭休息,整整一天,只能站着或坐小板凳,节假日加班更是家常便饭,通宵赶货的情况也不少。除此之外,妈妈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要起床,去地里打药水、除草,还要做家务,洗衣服,然后要在六点半之前赶到厂里打卡,一直到下班,等下了班不能休息,还要摸黑去地里浇水、施肥,等忙完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才吃上晚饭。

timg (7)_副本.jpg

我有时候也去厂里给她帮工,多挣几个工分。记得其中一家工厂,是以前氧气厂的旧厂房,一间老厂房里挤了几十个老少女工,很少能见到男工。大家或站或坐,低头苦干,毛絮漫天飞。遇上随和一些的监工(大多是老板的亲戚),女工们还能边做边聊天解乏,遇到苛刻一些的,话多了会被骂很惨,还会被扣工钱。妈妈有鼻炎,每天吸入尘絮,导致她常年喉咙都不舒服,严重的时候需要用镊子夹出结块。因为一直要低头盯着手上的活儿,她的眼睛也在几年内变得很不好,还起了白翳(白内障),医生说要等年纪再大点不再需要一直劳动再做手术清除。

全职工人频换厂,讨薪之路更漫长

妈妈前后换过几个厂。之所以换,大多因为前东家倒闭跑路了,或者有的新开的厂给的工资每个月多一两百。但不管是哪家厂,工作时长和待遇上可都不是法律上说的那样美好。基本上所有的工厂都不给工人买社保,每个月只有一千多到两千的现今报酬,而且还要扣下一两个月的工资作为押金。一个月最多调休一天,一天都不休的话有一百块全勤奖,超过一天就要从押金里罚钱。

记忆里,自从妈妈在服装厂上班,原本性子很慢的她就变得每天跟打仗一样地赶,只有我上大学难得回家一趟,她才难得低声下气跟主管请一天假在家陪我,即使在家,其实也是要忙各种平时没空顾及的家务事。

timg (8)_副本.jpg

妈妈年轻时学过裁缝,而且做事极其认真负责,做了几年还升做了检验员。检验员其实是个相对比较轻松的岗位,因为车间主管是个欺软怕硬的人,在妈妈挑出检验不合格的衣服之后,车间主管不去要求做衣服的人返工,却要求妈妈把挑出的不合格的衣服加班一件件返工,但不给加班费。如果妈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挑出不合格的成衣,她又会被扣工钱。所以那段时间妈妈经常是全厂最后一个下班的人,有时候她还要一个人去加班。为这事我气得不行,要去厂里给她讨公道,她却不准我去,说是得罪了主管或者其他工友都不好。

后来那间厂子生产不景气,很多工人都走了,妈妈也去了更远的镇上的另一家厂,但是老厂还欠着大家的工资没有付。妈妈也被拖欠了一两千块钱,所以她跟着带头的工友一起按手印交了申请书和证据材料,跑了很久的程序才拿到本该早发的工钱。

636403preview4_副本.jpg

年龄渐长遭歧视,子女无奈徒心伤

这两年经济放缓,外贸锐减,乡下的服装厂倒了一间又一间,还在经营的一些厂子对用人也越来越严格,要有关系,要年轻。妈妈53岁时,原来的厂嫌她年龄大不要她继续上班。家里的地因为被村委会集体外租,只得每年每亩700块钱的补贴,也无法种地了。

后来,我的爸爸在与妈妈分隔两地二三十年后,终于决定回到县城里承包一些建筑工地的活儿,带着妈妈一起去工地干活。说是承包,其实就是他和妈妈两个人搭伙干。爸爸是电焊工,跑了一辈子工地,我以为他只是让妈妈去做些烧洗零活儿,没成想,妈妈去了却是要做搬钢筋,扎脚手架这样的重活儿。我跟弟弟都很揪心,劝她不要去,她心疼爸爸,去年坚持做了一年。结果到年底,膝盖疼得站都站不起来。

a4badbfdc3de1116033a4c_副本.jpg

如今,我在美国求学,弟弟刚开始创业。我放不下对公平公正的理想和自我价值的追求,经过近三十年的成长,我虽然很明确自己坚持走的路并没有错,但每每想到年迈的父母由最辛苦的农民到随时失业的农民工,心中便抑郁难纾。而他们的遭遇,也是我国近4700万高龄农民工的缩影啊!

经济放缓、贫富差距拉大、社会矛盾爆发近在眼前,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或许,从写出这些故事开始吧。

※本文数据提及4700万高龄农民工数量,数据来自《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


延伸阅读:

4700万高龄农民工在城市生活得还好吗?

“民工”跪地怕弄脏地面感动全国,工人跪地讨薪却无人关注?

成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是她们的选择还是“宿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1486960568133691.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