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十年月嫂得了一身职业病,但我真的病不起

作者:月满西楼  |   2017-02-27 09: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生存环境    
摘要: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当疾病袭来,我又是那么孤单无助!我当了三年育婴师九年月嫂,平时省吃俭用也没有什么存款。我不知道这个病能否治好,如果没治好我就不能工作了,那昂贵的医药费怎么承担?家乡的农合在这不能用,还有自费买了五年的社保怎么续买下去?房租和生活怎么办……?

一天中午,我吃完饭想午休一下,就在我的头部即将挨着枕头的一剎那,突然两眼一黑,天旋地转。我赶紧坐起,定了定神,眩晕消失了,此时只觉腹中翻江倒海,类似晕车症状,整个人精神萎靡,头重如裹。

6598300120169904986.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就这样病了,那么突如其来,前一刻我还生龙活虎,能吃能睡能跳,真是病来如山倒呐。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颈椎病终于发作了!

我是一个职业月嫂,长期的熬夜,加上精神上高度的紧张,身体出现了很多问题。最突出就是月经失调,颈肩腰疼。

前年开始,颈背出现了一个富贵包。去年,由于一些单提前推后导致我常常连续几个月得不到休息,常觉颈肩腰背酸疼,一直担心着颈椎病发作。有空时我也去做一下按摩推拿拨罐,期望能永保健康。毕竟有健康才能谈其他。

没想到它还是找来了,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我起身走了几步,好在还能行走,只是脚步轻浮,不像病前的稳健了,胸闷得难受,头象裹着一层厚重的东西,像失灵的机器,没有了往日的灵敏。

“现在必须要去医院!" 我想。我好想找个人陪我去看医生,可是在这个工作了十几年的城市,却举目无亲,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我背着一个小跨包,拿着病历缓慢地向医院的方向踽踽独行,望着这个熟悉而又疏离的城市,不禁悲从中来。

省会一线城市是那么繁华,到处是人流车流,灯红酒绿,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6608895014212760928.jpg

在这个城市里,我好比是茫茫大海中一棵弱小的浮萍;一粒卑微的沙子;或者是荒原中一棵无名的小草,存在与否都无足轻重。

因为是中午,内科已下班,护士让我挂个骨科,说是颈椎专科。医生询问了一下病情,又按了下颈肩的一些地方,问痛不痛,我说不痛,他就把挂号单还给我,让我先看内科。护士又帮我挂了个神经内科的副主任医师,并告知14:30分上班。其间我自己去测了下血压,血压是正常的。

正当我百无聊赖地等待时,好友发来微信。我向她倾诉我的痛苦,她告诉我,她也经历过这种眩晕,后来用火灸了下舌根,隔天就好了。我心中升起一种希望,希望也象她那样快点好起来。

医生询问了一下病情,看了下舌苔,把了下脉,捏了下项背,初步诊断是颈椎引起的眩晕。他没有叫我做CT,让我先吃三天药,如果不晕就不用再看了,如果还是晕就再来。

回宿舍的途中我找了个老乡灸了一下舌根,祈祷跟好友一样快点好起来。

当天晚上我不敢洗头洗澡,害怕在洗澡时晕过去。

4843902874314056327.jpg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点。我一点食欲都没有,连平时最喜欢的饺子都吃不下,只能勉强喝点汤水,腹中阵阵泛恶,加上孤独无助,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挣扎着走到临近的药店买了一盒藿香正气丸,擅自加服了一袋藿香正气丸,没想到恶心的症状很快好转了点,勉强着吃了几只饺子。

晚上洗澡前,我对邻居妹仔说:靓女,我现在去洗澡,如果我很久没出来,麻烦你拍拍门叫我一声,如果我没答应,麻烦你打电话给房东太太。之前我已跟房东太太说了我的情况,她也爽快地说,有什么事找她。

我妈妈也曾经半夜眩晕得不能起床,大声呼救,幸好家人及时把她送到医院。

这次的突然发病,令我感触良多,我在这个城市工作了十几年,却享受不到它的任何福利。

当疾病袭来,我又是那么孤单无助!我当了三年育婴师九年月嫂,平时省吃俭用也没有什么存款。我不知道这个病能否治好,如果没治好我就不能工作了,那昂贵的医药费怎么承担?家乡的农合在这不能用,还有自费买了五年的社保怎么续买下去?房租和生活怎么办……?

我突然想到那些自杀的人,我想,也许不是他们不珍惜生命,而是他们对生活真的绝望了!

假如有一天,我也失去了生存的能力,我会怎么办呢?

2215771016767013319.jpg


延伸阅读:

亲舅舅为了五千元把我和姐姐卖去黑工厂

泪目!不识字的她让小编想起自己的母亲……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告别与告白”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月满西楼
作者:月满西楼
月满西楼,女,生于粤北,喜欢唱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