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到中国啦,工友们,来交个朋友吧!

微工荟 · 2017-03-15 11:17 · 微工荟
摘要:马克思灵魂穿越,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当了一名90后工人,你想和他做朋友吗?

1883年,3月14日。在英国伦敦的一个寓所内,一个长着大胡子的男人合上书本,缓缓将身体靠在椅子上。

这位男子不过65岁,但面容却比同年龄的人要老一些。

坐在椅子上的他,用一根手指抵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肝部。

“似乎今天没那么痛了。”心里这么想着,这男子便放松了精神。他那被多种病魔缠绕的身体,似乎突然得到了解脱了一样,彻底松弛了下来。

仿佛睡着了一般,他难得地停止工作,一直坐在椅子上。即使在他此生最好的朋友,另一个大胡子男人来到他身前呼喊他的名字:亲爱的,马克思,马克思!

 然而,他再也没有醒过来。

马克思.jpg

我叫马思德,我是中国人?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男子眼睛睁开了。

 好久没有睡这么久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一股酸味却让他不自觉地呛了起来。

 咳……咳……

 “咦?”一阵咳嗽之后,男子感觉有点奇怪,“我的肺不疼了?”

 举起双手,男子发现,手上的皮肤变成了黄色。

 “我叫……马思德?中国人?”

马克思.jpg

马思德随手在枕头旁边拿起一个手掌般大的长方体物品。

“这个东西能告诉我时间?”马思德隐隐约约记得这个东西叫“手机”。

 他在手机黑漆漆的屏幕上,先看到的是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这幅面孔,手指便条件反射一般,轻轻按了一下他原本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小按钮。

 “什么?2017年?!”原本还处于迷糊状态的马思德大喊了一声。

 “马思德,你喊什么?不是早就过年了吗?是不是又有几笔债快到期了,你到现在才想起来,啊?”

 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把马思德惊了一下。集中了一下精神,马思德脑海里才浮现出许多原本他并不知道的信息。

不想上班的马思德

“这是宿舍啊……难道,我被一些疯狂的科学实验家动了什么手脚?”马思德一边这样想着,但脸上却转向刚才那声音的来源,嘴角先是情不自禁地扬起一个厌恶的角度,然后口中却是用陪笑的语气说:“啊,线长,没啥,我只是突然发现……原来我今年已经26岁了。”

马克思.jpg

“切,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快点起来吧,今天可别又迟到了。”这位线长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出宿舍门口,丝毫没有等马思德的意思。

 线长走后,马思德观察了一下宿舍,8个床位,但一个人都没有,应该都上班去了。独自一人的马思德,再看了一下时间。

“7点12,离上班时间不多了。”想到上班这事,马思德心里莫名地泛起一阵抵触心理,但双脚却快速地走到洗手台前。

“我还真成了资本主义的奴隶了……”感受着心中既抵触、又焦着的矛盾心理,马思德不得不如此想到。

马克思.jpg

“不管了,先养活自己再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嗯,这话谁说的?道理不错。”想着自己以前那多病缠身的身体,再感受着现在这起码不会一抬手举足就痛苦不堪的肢体,简单洗漱完的马思德带着一阵好奇与少少的不安,走出了宿舍门口。

去你大爷的资本主义!

“这个人,貌似还可以啊。”在工厂门口附近吃早餐的马思德,一边吃,一边拿着一张纸币在看。

“这是个帅小伙,他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不能丢哩”

 在一路上,马思德就发现,虽然现在他能掌控自己的身体,也能进行思考。但对这个世界各样事物的情绪,以及一些条件反射的动作,却还是属于另一个“马思德”的。

 看着这张纸币,马思德发现,作为工人阶级的一员,在今天睡醒之前,他却对无产阶级专政一词并无任何好感,而对于阶级斗争的概念,觉得似乎就只是一场可笑的闹剧。

马克思.jpg

“嘿嘿,幸好啊,我以前的那个样子,没有出现在这货币上。我可不想和货币经济扯上这种关系。要是我的头像出现在资本主义的货币里,那我写的东西肯定是先被扔进垃圾桶里面了吧。”

 马思德一边如此想着,一边付了早餐的钱,拍了拍屁股,眼睛看着7、8层楼高的厂方。那里竖着写了两列红字: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

马克思.jpg

“去你大爷的!”暗暗骂了这一句,马思德心中随即小小惊喜了一下。“嗯,在对待资本主义这方面,我们还是想法一致的嘛。”

 随后,马思德目光闪亮,鼓足精神,大步走进了那股进厂上班的人流当中。


延伸阅读

胯下喝水、鞭抽屁股,君臣父子企业狼文化玩够了没?

朴槿惠将辞去总统职务,女性治国注定行不通吗?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