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丈夫,带着儿子来索取她的生命

东平怡娇 · 2017-03-27 09: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她在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中告诉朋友:“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家暴.jpeg

插画师:补药脸

说起家暴,我真的非常憎恶这种行为。

我认识很多已结婚的女性朋友,一提起家暴,个个都眼泪汪汪,简直是伤透了心。家暴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普遍。

2012年,我们部门新招了一批普工,其中有一位六零后大姐,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做事,她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让我至今记忆忧新。她是整个车间年纪最大的,有一位90后的男同事跟她开玩笑说:“阿姨,我看到了你,我就想起了我妈,她在家干农活,也像你这样,特显老,毎次回去看到她,我都有点心酸。真的,看到你我感觉特别亲切。”大姐笑着说:“我是刚从老家出来的,老家人都这样。

上班的时侯我们趁老大不在,我们也能偷偷聊聊天。有人问:“大姐,你老公呢?”大姐说:“死了。”“你有孩子吗?”“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跟我一起进的富士康,小女儿在读大学。

有一天,线上有位女同事为工作的事跟大姐吵了起来,越吵越凶,搞的我们不知该怎么办。那个女同事骂大姐:“一个寡妇,死了老公,活该断子绝孙!”大姐气得浑身哆嗦,突然大声地说:我有老公,我老公没死,我还有一儿子,今年6岁了。

产线上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大姐在我们心中从此成了一个谜。

我跟大姐住得很近,每天下班都一起走,时间久了,我俩成了朋友。有一天,她向我倒出了她心中的秘密:

我和老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那时他在县城医院当医生,那时我心想男人有本事就行,以后跟他应该会幸福,就这样草率地结了婚。婚后老公在农村开个诊所。结婚容易,可相处太难。他经常骂我,经常打我,为此我喝过两次药,想一了百了,可每次都被他救了回来。你说气人吗?

那次我娘家弟弟结婚,他非不让我回去,我不听他的,他就动手打我,把我衣服都弄破了。我娘家人知道后过来跟他理论,他倒打一耙,说我衣服穿破了,他拉我去买衣服,我不肯……他这样讲来,反倒像是我无理取闹。后来我跟他商量想出来打工,他却说我出去扫大街都没人要。他除了打就是骂,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这次出来打工之前,我又被他一顿打骂,我趁他睡着带着女儿逃出来的……

大姐说着说着就哭了。我终于知道她说“老公死了”是什么意思:她那个打人的“老公”虽然活着,可在她心目中早就死了。

家暴.png

插画师:苏丹

大姐进厂一干就是三年,老公的电话被她存进了黑名单。我知道这是她内心的痛,因此在她面前不聊家庭的话题,免得勾起她伤心的往事。

直到有一天,她急急忙忙来找我:“我老公带着儿子过来了,就在厂区北大门。我该怎么办?

你不是把他拉进黑名单吗?谁告诉你他来了?”“我女儿跟我说的。”“没事,找几个朋友跟你一起过去,我们会保护你的。”她颤抖的身体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们到了北大门,看到一个男人跪在门口,向众人哭诉:老婆跑了,自己又当爹又当娘,生活不容易……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旁边跪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妈妈回家。

周围的人越围越多,个个都在指责孩子的妈妈。只有我们这些朋友知道他是在演戏,利用孩子博取同情,给大姐施加压力,却对自己的家暴行为只字不提。

后来这个男人说身上没钱了,自己报了警,当晚带着孩子在派出所住了一夜。第二天,大姐买了两张飞机票速速送走了老公和儿子,并答应年底辞工回去带小孩。

那天以后,那个男人时不时跟她微信聊天,说以后再也不会打她了,说对自己的行为很后悔,回家后要好好过日子,还经常发一些甜言蜜语的短信。大姐渐渐信以为真,一方面又舍不得孩子,于是年底就辞了工,带着女儿回家。

到家的当晚,噩梦就重现了。她女儿的朋友圈是这样写的:本想着回家可以过幸福的生活,可谁知除了伤心就是妈妈的眼泪。爸爸又动手了……

有一天晚上,己经12点了,我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大姐发过来的。

她问我:在吗?我回:在,怎么这晚还不睡?她说:我完蛋了。我问:怎么了?大姐说:他又打我。我说:你用手机录音,将来作为证据。大姐说:别提了,他提前把我和女儿的手机都锁到柜子里。我问,你为何不反抗?她回:他手里拿着斧头。他还把我衣服给撕碎了,一片一片的……

我和大姐通了电话,只听到她在电话那头的哭声。

后来大姐又偷偷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我想出来,都坐上车了,被老公死拉回家,到家又是拳打脚踢。现在他天天把我锁在屋里,不让我出门,把我的身份证,银行卡和家里所有的钱都锁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他像疯子一样,加我的微信好友,一个个骂以前帮助过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还能活多久……

这是我和大姐最后一次通话,后来我再也没能联系上她。

这件事过去很久,现在还是在我脑海里盘桓,不吐不快。为什么这些男人要用拳头降服他们的爱人?家暴,这导致家庭破碎的元凶,究竟何时才能被断绝?

小椒有话说

作者和许多朋友都曾试图为这位遭受家暴的大姐提供帮助,在她身边鼓励她,并且在她回到家被丈夫控制后仍然努力与她保持联系,帮助她向当地警察和妇联求助。但是最终还是没能让她脱离家庭。警察和妇联没有给她该有的帮助,她自己的儿女也不能帮助她:两个女儿受父亲控制,对父亲的暴力心怀恐惧;最小的儿子受父亲影响,觉得母亲被打都是她自己不好。于是她没能逃脱,并且和外界失联,生死未卜。

把她困在家庭里的除了丈夫的拳头,或许也有某种观念作祟:即使丈夫伤害妻子,儿子不理解妈妈,一个女人还是必须有夫有子,才是有尊严和完整的。于是丈夫指控她“抛弃家庭”,没有承担作为母亲和妻子的责任,向她施加道德压力,又通过忏悔唤起了她对家庭的想念,顺利把她骗回了家里。

然而谁能因此指责她软弱?是我们社会文化中“女人属于家庭”的性别观念助长了丈夫的暴力,也瓦解了她反抗的勇气;又是相关部门的不作为斩断了她向外界求助的手。《反家暴法》出台了,针对家暴受害者的保护机制究竟何时才能完善?一味鼓励女性回归家庭的社会观念和政策何时才能停止?这些问题如果没有答案,家暴就依然会是一个让人绝望的话题。

延伸阅读:

漫画|如何成为一个超人

请收藏|遇到家暴,关键时刻你能用到这些知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