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统奎:返乡大学生再造故乡(二)

2017-04-09 20:00 · 腾讯公益
摘要:改造:从“硬件”到“软件”。

85645001.jpg

我是村里的第一名大学生,村民们向来对我非常尊敬。况且那一年,我还给海口市委书记写信,为村里挖了一口深水井,盖了一个水塔,大家都对我心存感恩。老伯的话一言九鼎,大家开始问,那我们怎么做?我说,我们首先成立一个发展理事会,必须有一群人其带头作用,再来带领全村人一起行动。其次,我们要自己做一个一炮而红的项目,修一条乡村山地自行车道,这在海南岛是头一条,修完了我们再邀请海南自行车运动协会来举办比赛,这样就可以慢慢吸引游客来我们村游玩了。有了游客,我们可以开农家乐,可以开家庭旅游,可以开蜜蜂博物馆,大家都从传统农民转型为半农半旅游经营者,我们村也从传统农村转型成为结合有机农业、生态保护、休闲旅游为一体的新山村。

接下来,我就发起成立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我用组阁的方式,把村中20多个能人罗列出来,安排到理事会和监事会各个岗位上,然而请村村长召集全村会议,投票表决理事会集体名单,获得近90%的赞成票。我们村长非常大度,他进入理事会,只作一名普通理事。

然而,就在那一晚,我接到了一个特殊电话,一个房地产开发商通过村委会主任传话来,他希望见我一面,试图叫停我们。这时,我才了解到,这个开发商已经把我们村庄和周边几千亩果林做了一个规划,意图拆古村建五星级酒店和会所,并在林地上盖高尔夫球场,盖别墅。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开发商来上海跟我谈判,谈了8个小时。他自称我们成立发展理事会让他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并通过手下暗示,如果我配合他征地,可以拿到一笔数额不小的好处费。

我直截了当拒绝了这笔好处费。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家园被毁?坦白讲,由于开发商的因素,政府内部对我们有两种不同意见,就是说有领导反对我们。好在,我们之前就有海口市委书记批示支持搞自来水,后来又有省委书记的批示支持,反对者最终引而不发。从省里到区里,有一批良心官员成了我的坚强后盾,他们顶着内部压力,支持我做事。其中有一位官员跟我说,他们支持我,是因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不能只是引进大资本开发,一个个海湾卖掉,一块块山林卖掉,海南需要有岛民自下而上参与,否则岛民只会被拆迁,被边缘化,再一次被赶上五指山。

当时,我也感受到了强大压力。

2009年12月20日,博学生态村正式出发了。我把水井启用典礼和山地自行车道奠基仪式合二为一,并邀请了海南主流媒体前来报道,立了一座石碑,上有“鸣谢中共海口市委”字样,其中有智慧,有策略,大家细细品味,我就不点明了。修山地自行车道的过程,回忆起来非常有意思。大家知道,我们是一个贫困村,我们自然村账目上没钱的,那怎么修路呢?我跟村民说,你们免费提供土地,我们赊账找工程队施工,大家投工投劳配合施工,路修好了一定能感动外界,外面资源进来我们再还钱。

村民很淳朴,他们听进去了。在发展理事会的带动下,三下五除二就把一条山路开挖出来了。可是,后面要为这条3公里长的赛道填石子和石粉,我们必须出真金白银才行了。可是,我们最缺的就是钱,只好停工,前后停了1个多月。那时,执行理事长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我追钱,说他快下不了台了。我每次都答复他,钱我在想办法,其实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出主意的是,我们村委会主任,他说只有一招,就是找村民借款。于是,我从上海飞回家,先召集理事会,要求大家带头借款。然而召集全村会议,请村民借款。

我说,我们修路这件事,全镇都知道了,如果我们修个半拉子工程,那大家都没脸到镇里喝老爸茶了,这个脸丢不起啊。这时,我那位80多岁的老伯又站起来了:大学生说的对,这个脸我们不能丢!话音刚落,我印象中最小气的伯母,第一个站起来说:我借3000。局面一下子就打开了,在理事会成员的带头作用下,我们前后募集了近7万元,铺设路面的费用问题迎刃而解。路修好以后,我们立马在2010年的春节期间举办了一场自行车比赛,通过媒体的报道,真的一炮而红了。过了几个月,政府的拨款就到位,我们也慢慢把欠款还掉了。实践证明,张光斗讲的那个道理,是真的。

后来,政府又拨款给我们修文化室,修球场,修村内道路,环自行车道进行电网铺设……几年下来,我们得到了200多万元的项目资助。我们还和桃米生态村缔结姊妹村,海南省台办和台商还资助我们建设了一个20多亩的台湾水果园,2011年我们有一名返乡大学生和村长应邀去桃米生态村考察。2012年我们还迎来10多韩国当代著名艺术家驻村创作。其中最有戏剧性的是我请姚明题字,我请姚明给我们题写了博学生态村5个字刻成一个牌匾挂在文化室上,揭牌时中新社记者拍照发了新闻,结果在网络上引起争议,有人批评姚明字写得不好看。后来姚明跟我说,早知道这样,他要好好练了才给我写,他摇头不已,连说:别提了,别提了。

尖椒.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