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里的四代人 和他们“不切实际”的梦想

东平怡娇 · 2017-04-17 00:00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四代人,有着各自的憧憬和隐忧。青春、热情和活力,在漫长无聊的重复劳作里被渐渐消耗,他们的梦想又何时能实现?

富士康的一条流水线上,坐着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分别怀揣什么样的梦想来到了这流水线上呢?

70后的故事

大龄女工.jpg

插画师:苏丹

我是七八年出生的,广东人。爸爸前几年去世了,我把妈妈接过来跟我一起生活。去年我家老二出生,妈妈在这里一边帮我带小孩,一边接送女儿上学。老公在这边当保安,我在富士康当普工。正所谓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山大。

最让我不爽的事情,就是我怀孕的时候,车间组长的老婆也怀上了。由于人家有后台,从怀孕起天天闲着,什么事都不做,而我天天得还像以前一样拼命地干活。有时候手脚不麻利,干活慢一些,老板把你骂得抬不起头。有一次,我在车间累得晕倒了……哺乳期又不让加班,底薪太低了,每个月的房租和奶粉都不够。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现在炒股了。我最喜欢红色,因为股市红色就涨。本想着可以小赚一笔,谁知连工资都赔了进去,唉。不过没关系,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股神,现在赔的全当是交学费。

说起梦想,我希望把我的社保交满,等老年时给孩子减轻负担。希望社保的年限不要再往上提了。

80后的故事

工作.jpg

插画师:苏丹

我是八二年出生的,湖南人。我和老婆都是聋哑人。在我的世界里是没有声音的,没出来之前都是用手语和父母老婆交流的。可有幸进了富士康之后,全车间就我一个聋哑人,我与他们交流便成了难题。他们都看不懂我的手语,别人说话我又听不到,只能用纸条交流,很麻烦,慢慢的车间里就没人理我了。不过没关系,我买了好多槟榔,无聊时吃一个,解闷。

让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下班了打开手机,和家里的老婆、儿子、父母视频手语聊天,可以把心里快乐和不快乐的全倒给他们,只有他们最懂我。

在工作上,我由于听不到声音,也遇到一些麻烦。上班时老婆发过来信息说儿子病了,我急得不得了,一不小心,模具重重地压到了我的手指……老板知道后,用像要杀人的眼神看着我,还在纸上写下违章操作机台,记小过一次。

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我不再是聋哑人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听到各种声音,可以用语言去表达我的意思,可以用我的喉咙唱歌,还可以……我梦想着这一天的到来。

90后的故事

流水线.jpg

插画师:阿狸博士

我是九五年出生的,安徽人。别人给我起个外号叫“郎当”。不错,我这人就是吊儿郎当,这个绰号我当之无槐。我喜欢交女朋友,从出来打工开始,我交的女朋友不计其数。没办法,人长得帅,爱情来了想挡也挡不住。可是我到现在还是孤零零一个人,为什么遇不到一个长相厮守的人呢?

我更喜欢泡网吧,只要一有空,吃喝拉撒都在网吧。不玩不知道,一玩离不了。如今车间都在玩时时彩,我也进来玩两把。没想到,一个月的工资,一小时不到就搞得光光的。我不甘心,下月发工资。一定要把我输的捞回来。

有一次工作的时候,老板说我没完成产能,让我下早班(不允许加班)。我一气之下把工具一扔,拍在桌子,对他吼:“你他妈的在这是老大,出门狗屁都不是。信不信老子出去打死你……从那以后,老大在我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打工嘛,就这样,老大就像弹簧,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

我的梦想是买六合彩中他一个亿,宝马买两辆,自己开一辆、砸一辆,也过过有钱人的瘾。

00后的故事

女孩.jpg

插画师:苏丹

我是零一年生的,今年十六岁。我出来打工已经两年啦!现在在富士康做派遣工。

在我小的时候,爸妈就外出打工不在身边,把我丢给外婆带。爸妈为了弥补对我的亏欠,给我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外婆把我打扮得像公主,但我还是非常寂寞。记得那次朋友在我面前炫耀:“我有爸妈,都在我身边陪着我。”我急忙辩解:“我也有爸妈,他们都在电话里。”刚说完这句话,朋友就笑了。你知道吗?我听着那笑声,心里有多痛。

由于我身上有文身,很多工厂都不让我进去。这不,这里招派遣工,我才进来了。在这个车间里我可是最年轻的!记得有一次在车间,我上班忘记带静电环,被老大发现了。下班后全体集合,老大把我叫出来,让我当着几十号人的面带静电环:首先站在黄线外,然后穿好工衣、带好工帽,拿着静电环走到自己的坐位坐下,插上接头,最后带在手腕上——就让我重复做这些动作做了半个小时。几十双眼睛看着我,有的还在捂着嘴笑。我整张脸火辣辣的……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出门前光是画妆就要一小时。我喜欢吸烟喝酒溜冰跳舞……我的梦想是能挣到花不完的钱,我要买名牌衣服、名牌画妆品,我要用苹果7……我来到这世界上是享受生活的,就像那首歌唱的:“何不潇洒走一回”。

流水线.jpeg

插画师:补药脸

每一代的梦想不一样,追求不一样,但四代人被锁在工厂的命运是一样的。工厂带走了他们的青春,汗水,眼泪,时间……而这些人的梦想能实现吗?


延伸阅读:

真实“乡村残酷物语”

成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是她们的选择还是“宿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东平怡娇
河南南阳人,于2000年出来打工。经历过太多的伤痛了,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我的个人经历写出来。性格开朗,爱运动,爱写作。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