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没有“侯亮平”?

病夫 · 2017-04-17 15:49 · 尖椒部落
摘要:本文为工友的投稿作品。现代官场,无官不贪,老百姓们都已经麻木了。生活中,我们所熟知的清官在哪里?为什么即使清官出现,我们的第一反应却是觉得不真实?

说起时下国内最火热的电视剧,相信很多人都会不假思索地给出答案:《人民的名义》。

006q2Zewjw1fa0ykiezmqj312g0kugti.jpg

作为一部由国家力量主导的主旋律电视剧,说实话,我始终觉得这部剧占了我国影视创作者在相关题材上的长久沉寂也就是所谓开一时风气之先的便宜。当然,因特殊题材带来的大尺度突破,谈论话题无须有所顾忌,这也是观众津津乐道的原因之一。而且,刚一播出就在评论网站豆瓣上斩获了9.0这样极为难得的高分,也充分证明,人民群众是有欣赏力的,只要你做得足够好,观众是从不吝惜赞赏的。个人作为普通观众中的一员来讲,“这次的观众不行”之类的论调我是见得多了,而我在大部分时候都不得不承认他们有道理,但在这部剧里,这样的结论似乎并不成立。

所以,也就无怪乎不少人感叹说这年头有这么一个上顺天心,下合民意的影视剧,至下它还养活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公众号,洋洋洒洒数篇十万加文章实在是很不容易啊。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一片大好。这话除了被国内某大报点名批评并遭到火速处理的那几个可怜倒霉蛋儿之外,大概也没人不同意。

那么,朋友们,有那么多珠玉在前高论在后,我最终也未能免俗,在达康书记的表情包以外,想聊一点点浅薄的观后感。

474032e7gy1fe3xuq1o4ij235s23ukbr.jpg

开局,陆毅饰演的侯亮平同学就是一副标准的主角脸,一身凛然正气,能让犯罪分子吓一个跟头,带领着我们,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更大的胜利,这明显可以从他那张用陈丹青的话讲是“没受过欺负的脸”看出来。什么是没受过欺负的脸呢?鉴于大部分人都是和我一样的普通老百姓,不太可能有侯亮平同学那样的成长环境,那么,就请你想想,从小到大在你周围有没有那种学习好,品德高,一举一动惹人笑的孩子?一定有的吧?然后把所有优点放大十倍再为他添上一对颇有权势的父母,那就是一张标准的“没受过欺负的脸”。

正面角色不好演,没有一点缺点的正面角色更不好演,有人评论说,陆毅在一众老戏骨里格格不入,除了演技上有所差距的客观原因,原因恐怕有很多。

再来看我们刚刚出场的反派,从一开始的谈笑自若,“党和人民培养了我”云云,再到后来贪腐事实逐渐浮出水面的惶恐难安,勉力挣扎,到最后水落石出的脸色灰败,崩溃痛哭。层次丰富可信,张力十足,让人随着他的表演而情绪起伏,老实讲,如果不是看了剧透,在他呵斥侯亮平的时候我会相信他是被冤枉的。如此种种,让人只能感叹,话剧果然是殿堂艺术,老戏骨也不愧是戏骨。

timg.jpeg

然而,差距真的仅止于此吗?除了客观的演技原因之外,是什么让包括我在内,而且为数不少的观众觉得赵德汉这个艺术形象就是真实生动,而侯亮平无论如何都透着一股子别扭劲呢?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都清楚,赵德汉是有着真实人物原型的,也就是那位让我等普通老百姓第一次知道两亿元是什么概念的司长魏鹏远。

再来,同样的问题,同属于正面人物,达康书记为什么就待遇不同,得到了观众的喜爱?我倒是想起了我自己为数不多和公权力打交道的几次经历。

7e162015ly1fep1di6k86j20is0fiaat.jpg

那是去县残联去办理残疾证的时候。第一次走进那个宽阔的办公大厅,目之所见,每个工作人员都步履匆匆,神色凝重,仿佛肩上担负着国计民生。没想到到我自己去办理证件的时候,情景就全然不同了。倒也没有遭遇什么特殊的为难,只是不断的推诿而已。

“ 这个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隔壁负责,隔壁要走什么程序,你就去问他好了。”每个人都是照章办事,每个人都理所应当,只是当这样的对话一再发生时,哈,是我麻烦到各位了吗?要知道“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大字可还就挂在你们不远处呢。

我决不是在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天下乌鸦一般黑,这远不是事实,也是许多人感情上无法接受的。然而无可否认,像剧里侯亮平这种模版式的清官,恐怕离我们还有一些距离。当他义正辞严呵斥赵德汉“中国人民怎么这么倒霉有你这样的儿子”的时候,我忍不住想,在真实的生活里,基层公务员尚且如此,你又凭什么要求他不贪污呢,你以为是谁都会有一个像你这么优秀的儿子吗?

相形之下,李达康又是多么真实呢,他独断专行,识人不明,唯GDP至上,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忘记告诫那个显得有几分滑稽的区长“群众利益无小事,能办的要尽快办”啊。

011712f6f7e67297057164c3b96c0b02.jpg

那么问题就这么不尴不尬地出现了,人民群众所熟知的清官在哪里?为什么即使清官出现,人民的第一反应却是觉得不真实?这一现象除了说明惩治腐败形势依然足够严峻之外,是不是也说明传统的宣传方式有很大问题?为什么除了贪官,我在宣传中看到的清官都是所谓“毫无性欲而子孙满堂,贫困交加而暴病身亡”的传统道德形象?再把话说严重些,为什么对于贪官,一方面不给予制度性约束,而另一方面,却又只能用人人成圣,这种高远到近乎不可实现的理想状态来对抗人性本身?

可惜,对于这些问题,我一概不知道答案。知道这些答案的人们又在哪里呢?是那些代表着人民的人们吧,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给出的答案,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无愧于人民的名义。


延伸阅读:

没听说过“雄安”?说明你还是太穷

被贩卖的女孩:“马泮艳”们的声音,你可能听不见

我想跟你丁克共一生,你却想着“生米煮成熟饭”?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病夫
孙嘉鹏,普通小镇青年一只。貌不惊人,语也不怎么惊人。读书不多,牢骚不少。曾经觉得“世间无我,不值一哭”,后来发现在这种事情上,大家都是同谋。为防断肠,欣然提笔,一舒心中不平。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