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压断了我的手指,工厂却要搬走了之~

作者:王星远  |   2017-05-18 09:24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工伤   
摘要:被冲床压断中指后,他做了这些事,才成功迫使工厂老板和他一起去做工伤认定。

工伤伤不起.jpg

图片来自尖椒部落

我是一个大学毕业生,我一直梦想做一个说唱歌手。为此我费了不少心思,却始终没能逃脱一个“傻瓜”的命运,毕业以后四处打工,不断被骗,辗转至今,我却偏偏遭遇到了工伤,切肤之痛正侵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本来完好的手指如今变得丑陋不堪。

事故发生在2017年3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我在工作的时候中指被冲床压断。

工厂的罗经理先带我去了宁波市余姚县人民医院,我的手指被简单地用纱布包扎,然后就被告知,做接骨手术需要排队等待到下午四点以后。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罗经理提出来超过6小时,这个手指就可能再也接不上。他找到包车司机,司机说只能去宁波六院。

在车上可能有2个小时,鲜血不断往外淌,我感觉有点冷,拿起手机我想拍些照片,皮肤白皙的我在镜头中显得更加苍白,但是令我诧异的是在那样的绝境下,我还是能清楚地知道,要把手机的录音打开,保留证据,因为我真的害怕这个罗经理会跑路,没人给我治病。因为我听说这工厂只是分厂,大厂还在别的地方,眼下这个厂马上就要搬迁了,万一到时候工厂的人一走了之,我不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溃烂的手.jpg

插画师:Mun

终于到了宁波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生说接好的话手指会有点小,费用是一万五左右,罗经理当时就在我身边,但是他没有开口说要付钱,我知道这个手术要越快越好,不然就会很严重,就马上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费用,让她带钱来,哪里知道,情急之下的她只是哭吼,甚至责骂我为什么不当心把自己弄伤了,我又气又急,竟和她争吵起来。罗经理见状,就拿了医院的卡去付钱,跟我说,他已经打了一万元到我的卡上,很快,在医生催促下,手术开始了。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术后才是困难的开始。医生把我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后,母亲只给我留了点生活费,就跟着父亲走了。

住院第二天,医院的催款就单来了,护士说:“十六号床,医药费快没了,赶紧去交钱,否则所有的药都停掉。”

郁闷之极的我开始想,出院后我要怎么申请工伤理赔。我想起来大学期间参加公益活动时结识了一些公益小伙伴,所以我就把我的情况发了朋友圈告知我的朋友们,找懂工伤理赔的朋友咨询,TA们告诉了我一些要点,首先要保留好劳动合同,住院凭证,病历和身份证,然后最好要求工厂和我一起去做工伤认定,还有就是千万不要让工厂拿走我的任何东西。TA们还善意的提醒我注意,医院附近经常有一些无良律师主动找工人做司法鉴定,很有可能是骗子。出院的时候,我还真遇到这样的骗子,有个长得尖嘴秃驴的律师说只要我给他八千元,然后配合他调查,全部事情他都可以给搞定,绝对可以成功拿到赔偿,一个手指五万块左右,又拿出手机里的视频播放他自己录下的所谓取证过程,给我看,说这就可以作为当庭证据,见我还在犹豫,他又递给我一张名片,让我想好了就联系他。

我才不会信,只要稍微有点责任和良心的律师就不会说这样绝对的话,因为最后的结果都不是他们能决定的,说出这样的话的“律师”都是骗子。

后来我找到了朋友介绍的靠谱的律师,联系上律师以后,我把基本情况告诉他,他听完之后,说我索赔的关键点就在于我没有劳动关系证明。所以我就在想,怎样回到工厂拿回能证明我和工厂之间的劳动关系的材料。

住院的第七天,我从隔离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母亲和父亲,还有姑姑,都劝我接受老板的私了。可是我坚决不肯,我很清楚接受私了会把我置于不利地位,一方面工厂老板反复无常,要是老板一开始说好会赔,后面又不赔,那我怎么可能拖得起呢?另外一方面,老板之所以要私了,不肯给我做工伤认定,是因为工厂需要交的保费与工厂的工伤事故是相关的,如果工伤事故增加,工厂需要交的保费也会增加,而且劳动保障部门有权要求工厂升级生产机器,提高劳动保障,防止工伤事故,所以我坚决不肯私了,为了我自己,也为了让我的同事们不遭受这种切肤之痛。

到了出院那一天,为了不让罗经理把我的病历卡什么的拿走,我自己下楼做出院结算。但是一开始入院时,缴费是罗经理去的,第一张收据还在他手里,出院结算就要用到这个。发现这个情况,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一边我自己在偷偷录音防患于未然,我写好我要跟他说的话,内容包括了,我的姓名,他的公司名字,还有我在他工厂受伤的这个事故过程都录进去,我态度强硬地让他把押金单给我送来,他没办法,只能叫人把东西给我送来了。

生产安全.jpg

图片来自尖椒部落

出院后,我抓紧时间打了罗经理电话,在电话里严肃地说:“如果你不给我做工伤认定,我就去劳动局投诉你违法用工!”他很生气地回答我:“你去啊!你去投诉啊!”过了几秒,又问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客气地回答他:“还是等你有时间了再说吧,你比较忙。”

我把他在电话对我说的话在工厂食堂里外放,让工友们都听着:“罗经理,我的工卡呢?我现在想拿回去,我找不到。”“工资都给你结算好了,你要工卡干什么?”罗经理不想给我工卡。

我理直气壮地说道:“我现在就要拿回来,因为这是我的东西!”他又找各种理由推辞,最后勉强地说:“那你自己去文员那里拿吧就,她下午一点半上班。”然后他就挂了。

为了防止被骗,我从十二点就开始在文员办公室门口等,但是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半,办公室都没人来,我非常气愤,正决定直接去找罗经理时,文员就过来了,我顺利拿到了工卡,接着我就到处找财务盖公章。

等我找到他,把工卡交给他盖章的时候,他犹豫不决,还朝着我就吼:“盖什么公章?我们都说了给你按照工伤标准赔,我们会说话不算数吗?盖什么盖,不用盖公章的!”

我也不怕,大声回复:“你要是不给我盖章,我就去劳动局投诉你们,违法用工!”他一听这话,口气缓和了一些,开始推卸责任说:“这个事,我们管不了,得让罗经理做主。”

我拨通了罗经理的电话,外放声音:“罗经理,我现在找财务盖个章,他们说不给我盖,让我打电话问你,这个章是必须要盖的,你是知道的吧?”电话那头说:“那肯定要盖的呀!”财务听到罗经理答应了,才給我盖了章,我的劳动关系终于得到了证明。

第二天,在我的再三催促下,工厂的财务才带我去做了工伤认定。好在我没有拖太长时间,工伤认定申请是在受伤的一个月内。

这次经历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在打工时遇到工伤,一定要先清楚自己的权益,注意保留证据,不要听信老板的谎话和老板私了,要选择走工伤认定,获取合法赔偿,因为这样不仅能保证自己的权益不受损害,还能迫使劳动保障部门责成工厂改善劳动条件,减少工伤,从而让更多的人免于我所遭受的伤害。


延伸阅读:

尘肺病工友|十年青春血汗换来工厂赶尽杀绝

我害怕再在这里工作,我会死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王星远
作者:王星远
一位身处黑暗,朝光明迈进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