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到不了三十五岁,所以,我会永远等你…… | 同志文学

周启早 · 2017-05-16 17:05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本文为一名工友作者阅读同志文学之后的读后感。每个人都在希冀爱情,同性怎么就不能相爱了呢?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而不是你的性别。

p48046651.jpg

图片来源于豆瓣

南康白起在天涯博客最后一条留言:“我永远到不了三十五岁,所以,我会永远等你……”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2008年3月9日,整整两年了,南康白起还是无法走出这段感情的漩涡,一猛子扎进洞庭湖湘江,15天后才在湘阴发现他的尸体。

“他一直对自己的同志身份相当的抗拒,有时候我会想,假如没有我,他一定会喜欢上某个女孩子。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是我有生以来读过的第一篇关于男同性恋的文章。这泣血的文字,这颤抖的灵魂,这真情的告白,这不被世俗祝福的情爱,深深地刺痛了我,让我为南康白起心疼惋惜的同时,也对他们多了一份理解和认识,忍不住又追读了他的《浮生六记》,原来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这么美好纯粹。

“他也从来没说过喜欢我,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虽然我们经常做爱,这句话他也没说过,仿佛这句话一说出来,就是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和游戏规则,捆绑在人们身上,人言可畏,男人与男人的爱情,女人与女人的爱情,古已有之,到21世纪的今天,还是难以被世人理解和接受。

 “从一九九九到二零零六,七年的时间,爱着这个人,像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理所当然的存在着,有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可要是真的到了割掉的时候,会舍不得,疼,想哭。 ”南康白起那一段七年的感情,因为男友的结婚而不得不告一段落。

说好的忘记他,重新开始,说不定某一天他也可以找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走进世俗的婚姻殿堂,过上被世人祝福的日子。可是忘记他,他做不到,怎么也做不到。有些情感,不是想忘记就可以忘记的;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有他的身影;闭上双眸,听到的只有他的声音。他已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好像就是另外一个自己。

p48046649.jpg

图片来源于豆瓣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如果到那时你还不来,我就找别人了。”回不去的过往,曾经的欢乐都化作痛苦的回忆。找一个可以忘记他的借口,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终究还是放不下。明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对他抱有幻想;明明知道没结果,还是情不自禁。爱得如此绝望却又对彼此的关系洞若观火:“他是个世故的人,不会让自己同整个习俗对抗,若是没有外界的眼光,或许两个人可以就这么静悄悄的过下去,可是总会有些风言风语,职位越高,受到的注意也就越多。”

“我不无辜,可是我也没有罪。”

“我只不过是喜欢着一个人。 ”

1494826329113922.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插画师:Freepik

错的也许不是他们,而是我们这些世俗人的眼光。眼光如刀子,杀人不见血。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更加宽容的看待和接纳每个人自己的情感,我深深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们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别人追求幸福呢?我们的目光可否再友善一点?我们的心胸可否再宽广一点?多一份理解和宽容,让这个世界不那么糟糕。

1463461863165629.gif

图片来源于尖椒部落,插画师:苏丹

喜欢的朋友可以戳:《我等你三十五年》阅读南康白起这篇文章~


延伸阅读

对不起,我的懦弱让你受委屈了|女工拉拉

我们总会从一段段恋爱中成长起来|女工拉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