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三)

作者:李霜氤  |   2017-05-26 1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女权主义 原创   
摘要:躺在病床上的,是白月的奶奶,白月见到她时她已是奄奄一息,为爷爷生儿育女,做牛做马,操劳了一生。奶奶死后,白月看着不成人形的奶奶不禁悲伤:中国女人,就必须活的如此狼狈吗?

3-01.jpg

插画画师:补药脸

奶奶的名字叫林芳,来自隔壁的王村,虽然没读过书,但因为她和爷爷的自由恋爱,成为钟家村的名人。

奶奶和村里的王大是指腹为婚、青梅竹马,所有人都认为奶奶长大后会嫁给王大。王大家很有钱,相貌也不坏,还识字,不嫁他嫁谁。但是奶奶偏偏看上了钟家村的爷爷,不顾父母反对,毁了这桩婚事。倔强的她身无分文跟爷爷连夜私奔到钟家村,将生米煮成熟饭,她的敢爱敢恨惊动整个钟家村,她的父母也只有认了。

白月每次听到奶奶和爷爷的故事,都有种发自内心的敬佩,像听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的升级版:两人战胜命运,幸福地走到一起。

奶奶,是你吗?

面前这个巨大蚁后的身体一起一伏,口中发出“咝咝”的声音。

奶奶怎么会变成一只白蚁蚁后?这不是黑蚂蚁的洞穴吗?白蚁不可能产出黑蚂蚁。是幻觉。可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幻觉呢?

因为她姓林,她本来不属于这里。

奶奶在钟家一共生育了四个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此外,下地干活更是能手,不输给家里的男人。

小时候听爷爷说,奶奶小时候就特别能干活,比她的哥哥弟弟都厉害,可是奶奶的妈妈不太喜欢她,经常冷落她,还不给她和哥哥弟弟一样多的饭吃,还说:“女娃迟早是别个家的人,给吃那么多干嘛”,所以奶奶个头不高。奶奶19岁嫁给爷爷之后,爷爷最爱看奶奶大口大口地吃饭,每当说起这个,爷爷就会哈哈哈地笑起来。

奶奶不仅为钟家开枝散叶,还勤劳能干,对太奶奶也是好的不得了,和妯娌偶尔闹个脾气也就过去了。这样的奶奶在家里德高望重,也直接提升了爷爷在钟家村的地位,像每一家人门口的横幅写的那样:家和万事兴。

听爸爸说过,奶奶将难以避免的家庭矛盾和委屈化作云烟吞进肚子,把洒脱笑容挂在脸上,爸爸小时候,奶奶偶尔还有眼泪,随着小叔叔的出生,奶奶彻底成为一个坚强的母亲,生活像打铁,锻造得她眼里再容不下眼泪。

真是家和女人屈。

所以奶奶的地位就像蚁后在蚁巢?虽然不属于黑蚁蚁巢,嫁到黑蚂蚁的家族后,不断地生育,为家族带来兴旺。所以她在这个家是有地位的,甚至在子女眼里,有时候妈妈的话比爸爸的话在家里更有力度。

所以,白月此时明白了锦阳小婶婶眼里那种谦卑和惶恐,因为她刚刚嫁进来,还没有生育,当然没有那种地位,她只是一只外来的小蚂蚁。妈妈为什么会被这个家欺侮,因为她虽然生育了,但上面还有蚁王蚁后,更何况,还生了个女孩,虽然是能生育能维持一个家的“蚁后苗”,但离成为蚁后还差很远呢。更何况,她要嫁入其他家才能成为蚁后,和这个家没多大关系。

我们真的是蚂蚁吗?哦,好像更加难以区分是人是蚁,这个问题也渐渐不重要了。         

白月觉得手被一双温热的手握住了,她低头一看,是布满皱纹的但五指分明的手。

是人的手,温热衰老的手。

“奶奶!奶奶!”

“小淑,长大了……”

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都来了,但都站着不说话,把时光空出来留给奶奶和白月。

和奶奶相拥良久,终于奶奶开始交代:“春梅,我老了,身体也不行了,你是长嫂,今后这个家就靠你了。”

这是交接仪式?哦不,白月努力不往那方面想。

“志强,你这孩子没主意,又没个媳妇,凡事多听大哥大嫂的。”奶奶说的是爸爸。

“志明,锦阳,你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志明你那脾气收着点,锦阳是个好孩子,别委屈人家,啊……“

“小棉,你也快成家吧,争取明年过年别在家了,妈还真的舍不得把你嫁出去,可是你也不小了,耗下去也不是事儿。”

“妈……”小棉姑姑的眼眶红了。

“妈也舍不得把你嫁出去,可是咱女人都是要嫁的。有个托付,妈妈我如果有来生,一定投胎做个男人。咱们女人呀,是上辈子欠了人家的……”        

妈!

妈!

妈!妈!

奶奶!

白月眼前又出现白蚁蚁后,它翻着白肚皮,三对足抽搐了几下,触角上下动着,像是在寻找什么,几下之后,就不再动弹了。

小棉姑姑扑倒在奶奶身上,眼泪夺眶而出。奶奶已经几个月没能下床,四肢嶙峋唯有肚腹膨大,刺痛着白月回忆深处的东西。

所以奶奶,我们究竟是人还是蚂蚁?

白月仿佛听见,一座座四方的院子都低低地抽泣着。那些被禁锢的灵魂,那些书写过传奇却没能在扉页署名的灵魂,它们也哭了。

哭那故去的奶奶,也哭它们自己。


延伸阅读: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一)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二)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李霜氤
作者:李霜氤
很懒的女权主义者,面对男权癌她冷若冰霜,遇到姐妹愿化作解冻的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