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四)

作者:李霜氤  |   2017-06-02 1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女权主义 原创   
摘要:白月疯了,在离开老家之后,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精神病院,白月遇到了一个男青年,他同样被人觉得怪异。他们开始互述衷肠,渐渐越走越近。这突如其来的爱情能治愈白月的“创伤”吗?

4-01.jpg

插画画师:补药脸

“钟志强,你可真是个祸害,我女儿好好的,跟你回去之后就变成这样子,这么多年了你还跟我们母女过不去,你……”白镜如抡起皮包,一下下打在钟志强身上,后者不闪躲也不还手。

穿着白大褂的护士走过来,说:“麻烦两位不要在这里吵,这里是精神病医院,不要刺激到患者”。

白镜如停下动作,胸口剧烈起伏,余怒未消。     

白月穿着带蓝色条纹的病号服,漂亮的瞳仁干净纯粹,她坐在秋千架上,仰头看着蓝天和树叶。

她心里究竟如外表一样单纯干净,还是千头万绪波涛如聚,谁也看不穿。

她的视线转向一旁,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青年,同样穿着病号服,蹲在地上,用树叶拨动地上的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是蚂蚁,是大黑蚂蚁。

是大黑蚂蚁在搬家。

“你对蚂蚁感兴趣?”白月问道。

“嗯……蚂蚁的社会结构很复杂,有着明确的社会分工。”男青年轻声说。

“这些都是工蚁。”白月说。

男青年抬起头,看着白月,抿嘴露出笑容:“张源溪,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叫白月……”

……

“那个女孩是眼前总出现幻觉,那个男孩好像是臆症,有幻听症状,特别是听到有人催他结婚,他耳朵里就产生雷声幻听。”其中一个护士说。

“依我看啊,那男孩就是不想结婚,就装病,被家人送到这里了……”另一个护士说。

   白月靠在张源溪的肩膀上。

“小月,你知道吗?蚂蚁有着严格的社会等级制度,有着各自的分工,更有着严明的纪律,着火的时候,它们可以抱成一大团,牺牲外面的个体,滚出火海……”张源溪说。

“蚁王蚁后通常被包裹在蚂蚁球中间,烧死的都是等级低的蚂蚁……”白月眼里都是哀伤。

“是啊,人和蚂蚁都是,不平等的社会。”张源溪摊手。

微风习习,吹过整个春夏,两人病情好转,足已出院。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第一对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情侣。

两家父母早就在医院的时候就见过面了。

“小月,以前,我不想结婚,压力大结果就病了,但是遇到你我发现,以前不想结婚就是没遇到对的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张源溪单膝跪地,掏出一枚戒指。

白月欣然拉住对方的手,由对方把戒指戴上。

两人婚期很快定了下来。

他们如胶似漆,整日在一起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以后生了小宝宝,取名叫白小溪吧,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特别特别喜欢。”白月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才不想倒插门。”张云溪皱起了眉头。

“你在说什么呀?”

“你用你自己的姓氏给宝宝取名字,你不觉得很伤我自尊吗?”

“我随便说说的……只是觉得它好听,再说,谁的姓氏不都一样?”

“怎么一样了?你想让我当你家的上门女婿?不可能!”张云溪脸色变得可怕,冷冷的看着白月。

“我没有那个意思……”白月被惊到,下意识向后躲闪了一下,小声嘟囔着。

总之,以后这种事不许再提。”张源溪依然阴沉着脸,却把双手搭在白月肩膀上。像是要哄,又像是在控制她。

白月眼前闪过一个蚂蚁的头,触角触碰着她的耳朵。  

真是浑身不自在。

白月回到家,和妈妈说了这件事。

“咳,傻孩子,不就是个姓氏嘛,这不重要,有个对你好的人,才重要啊,他不爱听你就不要说了,女人啊,这辈子不就图个男人对你好吗?”白镜如说。

这还是那个带着白月出走夫家一去不回的妈妈?这还是那个在生意场叱咤风云的铁娘子?但是白月不敢顶撞妈妈,这么多年,妈妈心里似乎渴望爱情,但没有考虑再婚,并拒绝了一些追求者,说是为了白月。想到这,白月心里不是滋味,其实妈妈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即使有了后爸,她也会尽量与对方友好相处。再说,亲爸爸又如何?还不是看着妈妈被爷爷殴打侮辱、女儿被爷爷推在墙角无动于衷。血缘关系并不那么重要,关键在于双方态度。可是这些话,她一直没机会对妈妈说。

这段日子,白月时常想起奶奶、锦阳小婶婶还有小棉姑姑,想她们的声音和手指的温度。

想起四方院子里禁锢着的无数不羁的灵魂,想起她们低低的哭声。

她很久没出现蚂蚁的幻觉了。

接新娘的车队停靠在白月家楼下,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的张源溪带着伴郎团上去接新娘。

白镜如一脸歉意,神色复杂地向前来的宾客解释。

本该是新娘等待被接走的床上,一张白色的纸,上面写着字。

“对不起,源溪,我也不想做你的上门媳妇,堂堂女人入赘到男方家,也很没面子,很耻辱,将心比心,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你说人如蚂蚁,生在不平等社会,你应该懂,身为女人,不愿意做二等人”。

床头柜上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对不起妈妈,我决定逃离这段婚姻,怕您阻止我,只好先斩后奏。毕竟奶奶不情愿地说过,女人是一定要嫁的。这不是奶奶的错,如果妈妈也这样想,也不是妈妈的错,你们被各自的时代所挤压,只是我选择挣脱”。

白月逃婚了。


延伸阅读: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一)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二)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李霜氤
作者:李霜氤
很懒的女权主义者,面对男权癌她冷若冰霜,遇到姐妹愿化作解冻的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