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五)

作者:李霜氤  |   2017-06-09 1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女权主义   
摘要:白月在婚礼逃走了。在外面打拼了十年,成为畅销书作家,白月不断开启人生的新起点。而在某一天,她遇见了张云溪……

5-01.jpg

插画画师:补药脸

十年后。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过时的鸡汤里才爱这样说呢。

白月离开了家,带着不多的钱来到另一座城市,在同学的帮助下找到一份工作,开始独自闯荡。

她换了三次工作,第一次因为公司倒闭,第二次为了跳槽到待遇更好的公司。第三次,她要开始自己的事业了。

其中的起起落落,让她深刻地明白,知识就是力量,书籍是最好的伙伴,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文学作品,都支撑着她走过了最孤独的一段路。

三十岁的白月走在天桥上,她已经是知名作家。她的著名中篇小说——《对不起,我不愿意做你的上门媳妇》成了畅销书。

白月回想自己前三十年的人生:为钟家耗尽最后一滴血的奶奶,美丽又无助的锦婶婶,双面派的爷爷,袖手旁观的爸爸,勇敢却传统的妈妈……十年前的那场幻觉到底是为什么,白月不想知道也觉得不必知道。她已经从“黑蚁穴”里逃了出来,她需要做的,是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帮助更多的女性从“蚁穴”中挣脱出来。不必成为男人的附庸;不必被迫榨干自己的血肉;不必成为生育的机器;不必在无人的角落里低低哭泣。

白月相信,女性所做的一切不会了无痕迹,只要女性坚持下去,所有的记忆与光荣最终会浮出水面,被人们见证与歌颂。

城市的晚风吹起她的衣衫。

前段时间,张源溪来找过她,也是在街上,他拦腰抱住她,她被吓了一跳。

“月,你回到我身边吧,你走了以后我才明白我错了,我不能没有你。”

“你放开我,你这样不由分说就抱我,根本不尊重我的意愿,只会让我更讨厌你!”白月奋力挣脱。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太想你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做什么都愿意。”张源溪一副痛苦的样子,却让白月看了浑身汗毛倒竖。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要你别离开,就算让我做上门女婿也行,甚至做牛做马都行,你一离开我就产生幻觉,觉得天崩地裂。”      

“让你三从四德,从母从妻从女你也愿意?”白月挑起秀长的双眉,故意说道。

“愿意!”张云溪慌忙点头。

“那你可真是个懦夫。还有,你的病还是找医生治吧,我不是医生。”她才不需要这样的爱情。她记得小时候在钟家村,曾有两家人为了嫁妆彩礼吵得不可开交的事,两家家长讨价还价的情景,更像一桩生意。她希望自己的爱情是两个有情人自愿结合,也不必讲究嫁妆和彩礼,不必从夫居或从妻居,后代不必须跟随父母任何一方的姓氏,可以协商,也可以让孩子长大后自己决定,在天涯的一个角,相爱的人相依相伴。

张源溪不会明白,他心里只有嫁和娶两种形式,也不懂如何去尊重伴侣,或者说他根本不懂爱。

相爱平息心灵的伤痛,却被不平等的婚俗所拆散,错不在两个人,在这个发展得交错撕裂时代,割断了一段原本可以真挚的爱情。

张源溪被疾病折磨得卑微可怜的样子,确实像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可是白月有自己的人生,不愿做那个安慰他的“志愿妈妈”,更不可能充当他丢失的玩具。

她希望的爱情,是两个人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没什么“上门女婿”、“便宜老婆”的偏见,两人相知相依,在合适的时候生一个小宝宝,给TA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姓不重要,姓谁的姓都改变不了孩子是两人爱情结晶的事实,然后一起承担生活的风风雨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样的爱情很难得,但正因为难得,白月愿意等。


延伸阅读: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一)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二)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三)

嫁进蚂蚁洞 | 女权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连载(四)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李霜氤
作者:李霜氤
很懒的女权主义者,面对男权癌她冷若冰霜,遇到姐妹愿化作解冻的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