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诗两首:今天我不想打工了!但明天的出路何在?

作者:徐良园  |   2017-06-03 0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工人诗篇   
摘要:本文为工友投稿诗歌。机器时代真无情啊,在工厂里,我就是机器,机器就是我;我开动机器,机器开动我。

打磨工

牛仔裤车间副本.jpg

插画师:Mun

用机器磨

然后用手细磨

磨了十年了

如果按六十岁计算

已经磨掉了六分之一

身体不方便时在磨

怀孕了还在磨

从早晨七点到晚七点

中间约磨一小时

是留给磨牙喂嘴的

主管带着口罩过来检查

怕工人磨洋工

顺带加发口罩

告诉工人们到厂外去透气

说是今天雾霾很大

但车间的雾霾到底大不大

大姐小妹都在不停地磨啊磨

不把磨出的灰尘自己吃掉就不叫生活

不磨就没饭吃

不磨就没花裙子穿

但穿上花裙子又给谁看

我老公在另一座城市打工


富又康刨床厂

夜班副本.jpg

插画师:左丘

富又康

一个刨床机械厂的厂名

老板真聪明,起了个好名字

我在这家刨床厂熬了三年了

机器噪音挺丰富,装满了整个车间

漂浮的铁沫吸满了鼻腔

我们的肺依然坚强健康

戴上口罩,罩上油腻的工服

我就是机器,机器就是我

我开动机器,机器开动我

 

机器时代真无情啊

刚刚我老爸在电话里跟我吼

在老家木工厂打工的弟弟把手刨了

用的就是富又康生产的刨机

啊——

父亲的吼声还在耳边响

别干了,赶快回家吧!


延伸阅读:

工友诗三首:城市的漂泊时光,劳动者的苦乐年华

工友组诗:青春如同流星飞逝不留痕迹

工友诗两首:我们是首都新公民,也是飘摇的浮萍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徐良园
作者:徐良园
笔名澴河源,建筑装修工人。90年代初南下广东,在东莞工地工厂打工,开始诗歌创作。2003年来北京打工,工余写作电影剧本《最后的房东》、《隔代传烟》,并有曲艺小品创作多篇。2014年加入北京工友之家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