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别总想着为儿子争地,也关心一下女儿的高考吧

作者:西瓜  |   2017-06-13 14:1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性别平等  原创    
摘要:妹妹正坐在高考考场里,妈妈却一点也不关心她的考试情况,只是为了弟弟分土地的事殚精竭虑。而作为家里的女性,土地归属权与我们姐妹俩丝毫无关……

高考.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画家:白熱灯

很多人都说在贫困的家庭里,家庭成员的关系总是要比一般家庭更紧张,亲情也更淡漠。如果一个家庭里不仅贫困,还存在着严重的性别歧视,那这个家庭的成员关系会是什么样呢?

我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没接过我妈的电话了。妹妹上周刚高考完,在她高考进行的第二天,我实在忍受不了手机连续震动的声音,接了妈的电话。开口讲话前,我以为她一定是打电话和我说妹妹考试的事情,在考场里,会不会一紧张什么都忘了?能考多少分?能不能超过一本线?报省内的还是省外的大学

“我怎么得罪你了!你为啥老是不接我电话!”妈在电话那头大喊。

我只是简单了回了一句“总是加班、没时间”,期待她下面会提到妹妹高考的事。

“家里的地!到现在必须得分清了!蛋儿马上就大了,再不分清,将来他们一定会合伙来欺负蛋儿的。”

一到收麦的季节,有关土地的各种纠纷就又开始了。妈在电话另一头继续喊着,我下意识地把电话从耳朵旁边挪开,希望整个世界能在这一瞬间结束,或者时间能退回几分钟前,让我像以往一样果断地挂上电话。

蛋儿是和我相差15岁的弟弟,今年上五年级,年龄已经不小了,不过妈对他的称呼一直都是蛋儿,我猜“蛋儿”一定是“宝贝蛋儿”的简称吧。

爸妈经常对我和妹妹打趣说:“他(蛋儿)要是买不起房,你们都要出钱帮他买,将来他要是娶不到媳妇,你们要帮他找,找不到的话,就是买,也要买回来一个!”每逢这时,我和妹妹都会扭开头,装作没听见。

我们家的土地,因为历史原因,比原先应得的少了几分地,从我出生到长大都是这样,爸妈从没抱怨过一句。然而现在,自从有了宝贝蛋儿,妈一步不也愿意退让,即使是半分地也决心要回来。土地的纠纷随着我弟年龄的增加正愈演愈烈,不知道会朝哪个方向发展。我也不想关心这方面的事,因为反正无论我如何努力、如何抗争,土地的归属权都和我无关。在乡下,土地和房子都是男人的事,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高考.jpg

妈像往常一样,气势汹汹地抱怨了家里几处亲戚,埋怨了爸的软弱与无能,之后心满意足地挂上了电话。自始至终,她对高考只字未提,就像是她不知道自己的二女儿正在进行着一场几乎决定将来人生发展的“比赛”。

“日后如果要受到来自自己的原生家庭如此多的不公平待遇,当初真的不如别生下我,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我曾经见到妹妹在笔记本上这样写道。虽然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还是祝愿她能通过高考逃离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


延伸阅读:

工厂残酷地利用她,家庭温柔地蚕食她

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西瓜
作者:西瓜
女权主义者,性格悲观,觉得世界不会变好。
1.125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