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女的“初恋乐园”

作者:周启早  |   2017-06-16 09: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性侵害    
摘要: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仿佛有一根绳索勒在我的脖子上,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中断我的阅读,我无法承受这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jpg

图自网络,画家:ニコル

“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2017年4月27日,26岁的台湾作家林奕含用一根绳索结束了这个折磨、摧毁她一生的故事,两个月前,她刚刚出版自传体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自己用很直观很残忍的一句话来概括这整个故事:“有一个老师,常年用他老师的职权,在诱奸,强暴、性虐待女学生”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听话,特别是要听老师的话。曾经我们认为,老师是天,老师是地,老师是指引我们走向光明的灯塔。

老师是辛勤的园丁,我们是祖国的花朵。然而,这个世界上却有园丁以蹂躏花朵为乐。

我中学时代的一位数学老师,以补习数学为由,在办公室里屡次性侵他14岁的女学生——那还是他的小姨子。直到现在他都逍遥法外,甚至还高升为教导处主任。

谈性色变,我们中国人向来对性讳莫如深,中学的生物课上,老师从来不教课,每次都叫我们自习。

先来看看林奕含对李国华的心理描写:“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

也就是说,对于性侵害案件,你我皆同谋,整个社会都在参与。所以请你在阅读的时候,不要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怀着侥幸心理说:幸好不是我;抑或:我又不是施暴者。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jpg

再来看看家长的态度吧,我摘录《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的两段对话:

思琪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而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有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

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史上最艰难的阅读开始了,在阅读的过程中,仿佛有一根绳索勒在我的脖子上,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中断我的阅读,我无法承受这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何况曾遭受过这一切的主人公原型林奕含。

我必须写下来,墨水会稀释我的感觉,否则我会发疯的。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涂在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老师问我隔周还会再拿一篇作文来吧。我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我的奖状,我也知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人的时候,最好说好。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那一瞬间像穿破小时候的洋装。他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我心想,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阴茎误认成棒棒糖的小孩。我们都最崇拜老师。我们说长大了要找老师那样的丈夫。我们玩笑开大了会说真希望老师就是丈夫。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老师说爱我的方式是将阳具塞进13岁的我嘴里,老师说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礼物,却残忍撕裂地折磨我的身体。”

林奕含在生前采访视频中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如何避免出现下一个房思琪,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义务和责任。重视性教育,不要再“谈性色变”,不要再谴责性侵受害者,不要再假装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延伸阅读:

面试时老板竟问她:“你穿胸罩了吗?”

反对性骚扰,却被人叫“性骚扰”,想想还是女工姐妹团结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周启早
作者:周启早
1985年6月15日生于湖南怀化,19岁外出谋生,打过包装,当过保安,上过流水线,做过仓管,摆过地摊等,25岁开始习诗,出版双语诗集《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
4.621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