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知了,你可知了劳动之美

摘要:烈日下,厂区路上只有赶着上班的我和扯着嗓子不知疲倦在呐喊的知了,它们似乎在唱着属于它们自己的 《劳动者赞歌》!

timg63NTTNSF.jpg

本图片来自网络

中午走在厂区上班的路上,耳边知了的叫唤声此起彼伏,瞬间竟产生一种走在童年时期乡村田间的幻觉。

可是一股刺鼻的味道马上将我拉回现实,也对,环境这么差的厂区怎么能和乡村田野相比呢?

厂里平时很少能见到动物,即便是天上飞的也很少见。即使有,也有可能是误入其中,一但觉得“气味”不对,立马飞走,断然不会在此久留。更别说筑窝居住了,因为它们深知在此多待些日子,可能都不能健康地活下去,至于寻求配偶,孕育后代,那更是天方夜谭。

当然,蚊子和苍蝇除外,这里的蚊子和苍蝇特别多。它们被人们称作“四害”中的“两害”。想到“两害”,我又联想到如今社会上的人。

我首先想到的是广大农民,他们在不管多么严峻的环境下求生,都不屈不饶,迎难而上。他们总能让自己活得自在怡然,即使环境再差也会笑对生活。

可是,我怎么能将农民类比成“两害”呢?他们何曾害人,他们是受害者才对呀,我可不能在TA们本已艰难的人生中,还给他们扣上一顶“两害”的帽子。

然后我想起了如今的公司老板,所谓的“社会精英”。他们仗着自己拥有的资本,逼得每个为其工作的员工一刻也不得闲,竭力榨取员工所创造的价值。可是这么一想,我又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突然觉得我似乎也不能这么类比,因为这样,蚊子、苍蝇该不高兴地来攻击我,向我抱怨了!

它们哪有那些精英们那么多的“弯弯绕”嘛!它们也是受害者啊。那些工厂排出的废水和废弃物已经让它们的生活很难维持了,那条臭水沟更是它们好些亲朋好友葬身之地。

这样想来,把蚊子、苍蝇与老板类比,似乎对蚊子、苍蝇也很不公平。虽然我没法改变世上的不公平,但是我想,我至少能在自己心中辟一块公平净土,让蚊子、苍蝇不受到这等侮辱。

牛仔裤车间.jpg

插画师:Mun

声声知了声又将我拉回现实,蚊子苍蝇我无法找到合适的角色类比,知了我却找到了很好的类比,那就是我这种在外打工的人。

在飞行的小动物里边,它算是异类,它的抵抗力并不比与其它小动物强,但是它却忍受着恶劣的环境,没有退缩,并且在那烈日下,它们或独自呐喊,或互诉衷肠,声音尤其响亮。

它们可能在合唱着那首属于它们的 “劳动者赞歌” 吧!

其他的小动物都在讥讽、嘲笑知了:你看那家伙,那地方环境那么差它们也待得下去,大热天的还有闲功夫“练嗓子”、“扯犊子”,小心被晒死哦!

知了总是一边听着它们的讥讽之词,一边笑着回答它们:“知了,知了”。

它们淡然地面对这一切,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依然坚持歌唱、挣扎甚至反抗。因为它们相信只要这样一直坚持下去,它们方能蜕变和重生。

它们可不就是我们这些打工者吗?虽然心里清楚工厂的环境差,待遇低,工作久了,还会得职业病,却还是不得不每天按时去上班!

想到上班,我的步伐慢慢加快了,因为迟到一点都要扣钱的。

在烈日下疾走的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继续疾步走向车间,知了那嘹亮的嗓音还在我的耳边萦绕着,在进入车间的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我们一直坚持下去,我们也能获得蜕变和重生吗?


延伸阅读:

富士康里的四代人和他们“不切实际”的梦想

富士康魔咒:我们都是无罪的囚徒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麦田守望者.
一位在前进的路上寻找光,寻找希望的工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