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6
用什么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仅仅是孩子对父母深情的呼唤?
2016-03-30
女工说
阿英在工厂工作,她的身体经常感受到莫名的疼痛。她24岁,却精疲力竭,觉得身体已经无法支持自己工作很久了。在梦境中,她因为恐惧和某种冲动爆发出一声尖叫。
2016-03-16
女工说
忘了那些和消费和女生节沾边的庆祝活动吧,来看看深圳的高龄女工,如何勇敢争取自己的社保!
2016-03-08
女工说
年复一年,被迫漂泊在外的我们,怀着对家乡的思念和对未来的茫然无措,一次次踏上归途,再重新出发。
2016-01-25
女工说
在家里,他们是丈夫/妻子、父母、子女,而现在他们远赴海外,最大的新年愿望就是回家。
2016-01-14
女工说
在三八妇女节,我们邀请三位女工友讲述她们的纹身故事。她们的存在,也即是对一切被强加的标签的反驳。
2018-03-0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