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3
本文为“那些年我们睡过的地方”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初到广州,全身上下只有不到两百元,租不起房,住不起旅馆,最后在荒地里“幸运”地找到了一个栖身之所……
2017-06-19
女工说
希望你不再是为了个人利益孤身奋战,而是和工人们团结一道,走在争取集体利益的道路上。
2017-06-16
女工说
工头是工人的管理者,也是亲友,维系着彝族人在陌生都市的亲近感,共生共存。没有熟悉的工头带路,父母多半不放心孩子外出。没有工人跟随,工头也无法获取中间费用。大批量、易得、廉价的流动工人,满足珠三角工厂的季节性用工需要。
2016-07-1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