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
在一群已经占据优质教育资源的中产阶级父母高呼要“赢在射精前”“绝不让娃和没英文名的孩子同读幼儿园”的同时,城市里的流动儿童连入学的基本权益都无法保障,一位打工者说:“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而我却无法替我的孩子感到快乐。”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