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4
工业园区大门被封,为了节约时间,工友们只好每天翻墙上下班,一翻就是两年。
2015-11-19
女工说
“我”像大部分在城市长大的90后一样,按部就班地升学,为了更加了解这个社会,了解不同环境下同龄人的生活状态,“我”远赴福州,进工厂打工。
2015-11-13
女工说
兄弟,面对世界的不公,你是否灰心过?是否挣扎过?兄弟,干了这杯酒,让我们再唱起那首雄壮的歌。
2015-10-22
女工说
我们需要了解自己作为工人的处境,“勤劳善良是劳动人民的美德”,这不是空话套话,但光是勤劳善良还不够,还要懂得维护自己的权益,提出自己的要求。
2015-10-13
女工说
喷油工承受了适应期的痛楚,成为了生产型艺术家,在浑浊的生活之河中破浪前行
2015-09-30
女工说
工人面对组长的训斥和辱骂,麻木的外表下是暴戾的阴影,一旦压抑的悲忿爆发,就像雷电一样粉碎沉默的日常。
2015-09-30
女工说
日复一日重复的劳作,抹消了年轻的激情,在工厂里,我们不断被检验,被淘汰,直到失去价值被拒之门外的那一天。
2015-09-30
女工说
在狭窄、闭塞的移印车间里,工人印出的海蓝色坠珠,是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唯一的亮色。
2015-09-30
女工说
老张一直强调“还是那时候的工厂好。” 他特别怀念工厂里的生活,有一种大家庭的温暖。这种温暖现在的企业已经找不到了。
2015-08-31
女工说
东北人口加速减少连续成为舆论焦点——这片土地面临着极低人口出生率和极大人口外流数的双重挑战。曾经,作为“新中国工业摇篮”的东北吸引了大批移民,培养了大批工人,铸造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工业精神;而如今,东北艰难转身,工人和他们的子女们将如何转身?
2015-07-28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