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50
点滴改变,让我感到“烟火气”的婚姻正走向阳光。之前种种,都是“彩礼”种下的祸。我的感情始于“彩礼”,我的婚姻更始于“彩礼”。
2019-02-25
女工说
爸爸的表情凝重了一路,突然对我说:“丫头啊,如果你不生病了该多好,我们还可以拿着这钱去买点肉呢。”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只知道当时我听了这话,真的好难过。
2019-01-25
女工说
外婆用她的一生,教会了我们如何爱。
2019-02-22
女工说
小学时我就曾幻想,有一天我妈会走过来跟我说:“我和你爸要离婚了,你选谁?”伴随着这个幻想的不是伤感,而是“理应如此”的平静接受。背后隐隐有一个判断:我妈值得更好的生活。
2019-02-22
食色性
刚开始的时候,小灰灰还能挣扎着站起来。后来,它的身体越来越软,再也站不起来了。我抱它起来,只觉得手里的猫跟一团棉花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2019-01-21
女工说
每天看着姑娘健康成长,都是小姨妈的功劳,她就是我心目中的第二个妈妈。
2018-12-21
女工说
本文为“我想要一个_____的对象”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唯一不同的是,他像小孩子一样期待我送他的礼物。在每个浪漫的节日里,基本上都是男生为女生制造很多的惊喜,然而我们是相互准备。
2018-09-10
女工说
年轻人都去北上广或者其他二三线城市打工,年老的已经干不动田地活了,就种一点儿地,谁还愿意养头牛,天天牵牛喝水牵出牵进,晚上还要准备草料,捡拾牛粪?
2018-09-26
女工说
秋天来了,而我决定不再想你了。我忽然听懂了歌词里写的寂寞,叫做爱曾来过,“听说笑起来的人最美,从此我遇见的人都像你。”
2018-10-19
女工说
原本以为一向百依百顺的妻子,这次依旧会什么都听他的,却没想到被摆了一道,其惊讶程度不亚于看到家里一向温顺的猫,突然学会了咬人。
2018-11-12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