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677
我也再没有去过姨家,那个曾经被我蹭吃蹭喝的村子,就让我把它当成一场噩梦吧,现在我已经醒了。
2019-02-26
女工说
我从来都不敢为自己争取过什么,包括我的学业,也包括我的婚姻。如果我可以为自己选择一次,该多好啊,我也走一下自己想走的人生路。
2019-02-26
女工说
回南天带来的不仅仅是永远都晒不干的衣物,墙壁地板上覆盖的水珠。潮湿的空气,阴沉的天气,这种偏暗黑风格的环境也总是会衬得人精神萎靡,随之而来的还有消极负面情绪的爆棚。
2019-03-11
女工说
希望当我们面对家暴时,不会再去谴责受害者:“ta打你,你为什么不离开呢?”而是问:是什么原因,让她们没有选择离开?
2019-03-05
女工说
这些噩梦很多时候都是可以避免的,父母的疏于照看、家里长辈对于异性接触界限的判断模糊、性教育的缺失,还有曾经不够勇敢的我们自己,一起堆积成了一个个黑暗沼泽。
2019-02-20
女工说
因为是女孩,小时候爷爷奶奶从来没有正眼瞧过我一次,连带自己的母亲也不被家人待见,家中好吃的都是给男孩。现在,爷爷奶奶年老了,尽管不受待见的我想以德报怨去照顾他们,却被“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管不着家里的事”拦在门前。
2019-02-25
女工说
还不如一件毛衣会放电。
2019-03-01
食色性
如何抵御这寒冬,我想也只有燃起心中的火了,用爱情的酒精或是思念的稻草。
2019-02-22
女工说
无论是外出打工者,还是留守的老人、亲爱的孩子们,大家同处一个世界,却各自有各自的苦楚。
2019-02-20
女工说
爸爸的表情凝重了一路,突然对我说:“丫头啊,如果你不生病了该多好,我们还可以拿着这钱去买点肉呢。”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只知道当时我听了这话,真的好难过。
2019-01-2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