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767
2014年1月1日上午九时许,清湖老村西五巷4号703房(约八平米的单间),我一咕噜爬起来抓住自来水笔,恍若“上帝抓住了我的手”,触电般刷刷刷,写下《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这首诗歌。
2019-04-28
女工说
我在恐慌焦虑中沉沉睡去,而你像个调皮的孩子,又偷偷地在我身下,画一朵娇艳的桃花。
2019-04-28
女工说
“幻灭了,不太敢想,这辈子就算了。”
2019-05-03
女工说
家庭主妇、家政工、环卫工是社会上容易被忽视的劳动者,对于很多人来说,她们是被隐身的,她们隐身在封闭的房间里,隐身在凌晨的马路上,隐身在往来的人群中,隐身在传统的观念里,相较于其他群体,她们更需要被看见。
2019-04-30
女工说
三年前,这里的街道充斥着各种小摊,行人得肩并着肩才能向前。三年后,这里变得更加宽敞,小阳故地重游来到这儿,竟多了一丝丝陌生。
2019-05-03
食色性
一到宿舍,我俩各自拉住床帘,在那小小的单人床上捂着被子开始不断地落泪……
2019-04-29
女工说
工作-睡觉-放松-工作-工作-工作……这种被挤压一般的生活要持续到何时呢?想要做出一点改变,可是从何处开始呢?疲于奔命的我们,今天也没有答案。
2019-04-29
女工说
有人总是相信这句话。
2019-04-10
食色性
露水落在麦秸上的声音,爷爷旱烟袋的吧嗒声,以及家族的兴衰云烟,也都留在了我浅浅的梦里。
2019-04-27
女工说
让身体回归自己,不再害怕被否定。
2019-04-25
食色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