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017
五条人也好,重D音也好,都渴望更大的舞台,更多的受众。在流行与独立间保持平衡,不仅是工人乐队的课题,也是大多数独立音乐人的课题。
0000-00-00
女工说
男人无法带着纹有花臂花腿的女友回去见父母,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背景过于复杂的女孩;但女人带着满是纹身的男友回家时,一句年少轻狂就能概括所有。
2020-07-28
女工说
认真记录,认真生活,一切便都有了意义。
2020-05-09
女工说
三十岁——这个数字所代表的年龄,在大众的认知中,男性与女性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大多男性在三十岁前后,都不必担心容颜与身材的变化;而女性则需要不断地进行保养,解决年龄增长所带来的危机,直至完成“冻龄”的目标,避免被他人苛责为“青春不再的黄花菜”。
2020-07-27
女工说
自从游戏女主播这一职业横空出世,她们便赋予了游戏行业一丝不同寻常的色彩。她们通常被认为面貌较好、学历不高、声音甜美、游戏技术参差,但每个月凭借平台打赏的收入都起码过万。游戏女主播的日子真是那么美妙吗?作为前游戏女主播的我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2020-07-27
女工说
我遭受过父亲的毒打,在工厂工作时因为意外断过一根手指,但对于我来说,最痛苦的依然是来至挚爱之人,我的母亲的精神暴力。最痛时,我想过自杀。
2020-07-05
女工说
女工们除了职业身份外,她们还是妻子、是妈妈、是家庭里一时也不可或缺的“全能王”。
2020-07-08
女工说
我的顺产之旅在妇幼专科医院的流水线上以失败告终。
2020-07-20
女工说
在大喊“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以及“请放他一马,在偷饭大学生面前,我们都有罪”等口号之前,请大家都先想一想,这件事中还有谁是受害者?外卖员因为遗失外卖而被罚的时候,又有谁来同情?
0000-00-00
女工说
每当别人问我母亲是做什么的,我总是很自豪地说,母亲是做家政的。
2020-05-26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