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040
北京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发起“疫情之下——流动女工摄影”的系列课程,由摄影师曹雕指导,有二十多名女工参与其中。姐妹们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构图记录生活,每一张照片都保存着她们一段珍贵的疫情记忆。
女工说
我们在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中国社会中的女人和男人——事实和数据(2019)》中抽取了几组数据重新作图,拼画出了中国妇女一生中7个最艰难的困境。而根据以往的流动妇女相关调研数据,我们有理由相信,越是基层的妇女在这些方面遇到的阻碍也越大。
2020-08-19
新鲜事
看着女主播们吃得有滋有味,我也会感到幸福。
2020-08-18
女工说
到底有多少人可以踏上互联网行业用剥削和压榨堆砌出来的致富和飞升之路呢?绝大多数“996,ICU”的社畜,在经济下行时已经没有了年终奖,只能忧心被企业以PUA的方式劝退,到了35+也因为不再能熬夜加班就被“优化”掉。
2020-08-17
女工说
是不那么强壮的我用按时吃饭、坚持锻炼、记录情绪来灌溉自己,从而获得了一些谁都无法夺走的幸福时刻。虽然有点慢,但是我用自己的方式活下来了。
女工说
自己的故事自己来说,我们在录音棚等着妳喔!
2020-08-13
新鲜事
转地铁、坐公交,途经遭遇拆迁的城中村,在一个周末,我走进了广州郊区的一个工业区。疫情后,很多工厂只选择招募日结零工,劳务中介机构变得冷清,打工者们找工困难,无奈迷茫之下生活还得继续。
2020-08-04
女工说
对基层女性劳动者而言,零工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一种希望和经济补充;但是从对她们总体发展的角度来看,零工经济可能更像泥沼,对于改善女性群体的长期处境弊大于利。
2020-08-10
女工说
难道是我好吃懒做吗?难道我是好逸恶劳吗?我之前也打过工,可为什么现在就受不了呢?从辣得手指疼的包子厂,到热得内裤都湿掉的电镀厂,我在各地奔波,试图在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工厂生活中熬出一种可能。可没想到的是,我最终熬成的是“三和大神”。
2020-07-28
女工说
“正常的世界是非常强硬的,它会静静地排除掉异类。不够正经的人都会被处理掉。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必须接受治疗。假如不治好,就会被正常人排除掉。”——村田沙耶香
2020-08-0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