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31
在中国,有四分之一的妇女遭受丈夫虐待,当第一次巴掌落下时,她们选择了忍耐,悄悄隐藏起疤痕,继续伪装平静的生活。然而忍耐并没有换来暴力的停歇,变本加厉的伤害下,伤痕累累的女人们早已流光了眼泪,有人逃跑,有人杀死了丈夫,更多人还在黑暗中继续沉默。
2016-03-15
女工说
大张乡的孩子,大多数十八九岁就结婚了,比上一代人的婚姻时间明显提前。有儿子的,希望早早"抢"到一个儿媳妇,大事解决,算清净。有女儿的,不放心女儿出去打工,放了风筝回不来,最好早早定下,守在身边。
女工说
如今的农村婚姻依然是以男性为中心,高价彩礼是“纳征”的延续。但是亲属关系、性别偏好,正在改变。生育男性后嗣是重要的,但不是唯一,“多子多福”不再被作为准则,生了两个女孩且不再生育的家庭越来越多。
女工说
农村"天价彩礼"、"因婚返贫"问题再度吸引世人目光。既有计划生育与传统性别偏好造成出生性别比失衡,城乡二元体制也使农村困境雪上加霜。
女工说
身为女权主义者的我回到家乡,面对根深蒂固又无意识的重男轻女风俗,深深地感到无力。
2016-03-09
女工说
马户于2014年九月应聘快递员,却只因身为女性被拒之门外,于是她起诉了中国邮政……在三八妇女节这天,让我们一起回顾她的维权经过。
2016-03-08
女工说
出殡那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不平等和被歧视的滋味。比如印纸钱,只能男人动手女人不能动手;比如送殡,只要是男孩,即便是没上学的娃娃也能走在队伍前头,我们姐儿仨都已四五十岁但也只能跟在他们后面。
2016-03-04
女工说
生活在镇上,就像是后娘的孩子。既没有农村的土地,也没有城市的便利。男人打工养家,挣的钱往往只够暂时糊口;女人独自撑起一整个家庭的事务,忙到焦头烂额。两口子必须像永动机一样,日夜不停劳作,一旦哪个人做不了,家里就会乱套,日子都可能过不下去。
女工说
城镇里的年轻主妇们,她们大都是八零九零后,就算没读多少书,好歹也认识很多字。她们有精神生活的需求。对自己或对生活会有要求,像驴一样被生活推着走而不能反抗,她们做不到。也因此,她们才会抑郁、焦虑、绝望。
女工说
在农村地区依然盛行的传统观念:女生成长过后的社会角色无外乎媳妇、 母亲、婆婆这几种,职责也就是培养好子孙,让这些子孙去创造好社会。
2016-02-23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