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31
老人过年时生病住院,不许儿子到医院照料自己,却要求两个已婚的女儿24小时轮流伺候,由此引发了女儿的不满:好处都留给儿子,做事都是女儿,凭什么?母亲却也觉得很委屈:村里习俗如此,自己也没办法。女性性别意识的提升和重男轻女的风俗引发的冲突,打破了这个家庭的...
2016-02-18
女工说
有些小夫妻为了逃避“过年回你家还是我家的问题”,不得不选择在外过年。​如果没有必须区分儿子女儿、媳妇女婿的种种习俗,对所有家庭而言,婚礼就不需要这样的代表着“别离”与“断裂”了吧!
2016-01-18
女工说
亲们新年快乐!年初一尖椒部落为大家送上来自台湾的作者苏芊玲的《大年初一回娘家》文章上半部分:以往在家过年的她,结婚之后按照男尊女卑的习俗到婆家过年。时空转变,从在婆家度过第一个泪眼婆娑彻夜难眠的年后,到今年,她终于能以较持平自得的心情,“旁观”婆家庄...
2016-01-15
女工说
这不仅仅是一个冰冷国策下的悲剧:这个院子里的每一张伶牙利嘴,每一张或善或恶的面孔,转过头来都在讲述自己血淋淋的无奈。
2016-01-26
女工说
母亲终于说出了当初将我送人的原因:只因为我生在一个计划生育的特殊年代,只因为我身为女孩。
2016-01-26
女工说
我不想回四合院面对那些“亲戚”虚伪冰冷的面孔,但已无处可去。
2016-01-26
女工说
母亲听说我被虐待,把我接回家里。三天后,养父再次登门拜访,诉说他的不易: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宗族里,他作为男性也压力颇大。
2016-01-26
女工说
我受不了四合院里冷漠的氛围和养母的虐待,一个人逃回了亲生父母的家里。
2016-01-26
女工说
我在三岁那年被父母送人,在冷漠的四合院内长大。无数次伤心地痴想,如果我是个男生,会不会有不一样的命运?如果我不出生在计划生育年代,我的父母是不是就不会把我送人?我的童年是不是就不会如此暗淡?
2016-01-26
女工说
《反家庭暴力法》既无可实践的根基,又无可具体操作的程序,不免让人觉得是一纸空文,恐难对反家暴作出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2015-12-29
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