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55
“我拿着工友们的水壶,它们叮叮当当地碰撞着,在我听来分外悦耳,对我来说那是自由的声音。”
2018-11-06
女工说
本文为“因为是女孩”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只要男女不平等的现象还存在,女性遭遇性骚扰的现象也不会消失。一代人离开工厂,很快又有新的一代人来接替,即使我离开了,还是会有别的女性取代我的位置,在工作岗位上忍受这些吧。
2018-11-01
女工说
我们跟随两位环卫女工的脚步,记录了她们一天的工作。今天是环卫工人节,我们看着“致敬环卫工人”的口号飞舞了一整天,现在是时候看看她们真实的生活了。
2018-10-25
女工说
工人们进进出出,不断更替。他们大多从一个厂去往另一个厂,从一个城市流往另一个城市。城市没有给予他们任何归属,工厂没有许与他们一个想要的未来。
2018-10-25
女工说
我提前一个月已买好十一假期回家的火车票,迫不及待地期盼假期快点到来。
2018-09-29
女工说
我们是一群拎包族家政工人,都是为脱贫而离开了家。为了给家里的老人养老,为了家里还房贷,为了让孩子做有文化的人,也为了供孩子上大学。
2018-09-19
女工说
人前忍气吞声、笑容满面,人后一个人默默流泪,有苦对父母也不敢说……不知何时,我终究学会了这些。
2018-09-10
女工说
经理说:“你享受公司的荣誉时,也要承受更多的委屈。”可明明不是我犯的错,为什么要扣我的工资?
2018-09-10
女工说
他们也许隐隐发现了:在医疗、教育、住房和司法上,在人生的方方面面,他们的父亲并非是城邦的自由民。为了逃离巨大齿轮的暴力碾压,年轻人们终日聚集在三和,徘徊,张望,流离失所。
2018-09-07
女工说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此刻,一切仿佛终于尘埃落定;但属于自己的征程,又好像才刚刚开始。
2018-06-04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