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38
一束阳光照在母亲高举的手上,这双手曾经托起整个家庭,现在还在高举,像是要举起太阳似的。
2018-06-25
女工说
十一假期,厂里放假,本打算在出租房里打游戏。接到电话,母亲病了,买了高价硬座票赶回老家。停滞的故乡,熟悉又陌生。小侄子淘气又可爱,“他”教小侄子爬小时候我爬过的树.....
2018-06-25
女工说
就算带着些许对于未来的不确定,说着不管怎样选择都难以尽人意的话,倩姐也始终带着笑容,平平静静,不抱怨生活,也从不因为自己过得艰难而迁怒亲友。
女工说
在一次家政服务中,我不得不在冬天睡在没有暖气的阳台上,吹着寒风,结果从此落下了病根。做这份工作,就像在用后半生的健康做赌注。
2018-05-23
女工说
近日,深圳开始推进城中村“改造”工程,许多工友都面临被迫搬迁的问题。“改造”后,房租飞涨,但工友们的工资却没有涨。工友的工作还没着落,就要开始重新找房了。未来的路,究竟在何方?
2018-06-13
女工说
当深圳开始拆除重建城中村,“高举科技和产业创新大旗”,房价飞速上涨的情况下,原本在城中村生活工作的外来打工者,是否只能默默离开?一位工友在清湖老村被“改造”之际,写下了她的一些心里话。
2018-06-04
女工说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此刻,一切仿佛终于尘埃落定;但属于自己的征程,又好像才刚刚开始。
2018-06-04
女工说
本文为“那女人真酷”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她做着某些人不屑的工作,却满怀热情。虽然她的姓氏我已忘记,面容已模糊,回忆里她依然是笑容热情满满,语调活力充盈。
2018-05-28
女工说
来时我不舍,去时我依旧。
2018-05-26
女工说
期望有更多的法律法规来保护劳动者,让大家劳有所得,劳有所获,不至于对这个社会失望。
2018-05-23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