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51
遗体搬运工和普通搬运工一样吗?让我们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2016-06-24
女工说
全月无休,三班倒,长期夜班……矿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一位女孩向我们展示了她在山西矿山做临时工的经历。
2016-06-20
女工说
由于第一代农民工多在流动性较大的建筑、家政等行业打工,劳动关系不稳定,多数人没有缴纳社保,他们的养老问题令人堪忧。
2016-06-20
女工说
记忆里的父亲很少回家,等到自己做了父亲,终于明白了他的辛苦和无奈。想要留在身边陪伴孩子,亲历孩子的成长,却迫于生活不能如愿。农村家庭两代人的真实生活。
2016-06-16
女工说
我与一群人,她们来自湖北、湖南、贵州、四川、江西……她们和我。我和她们,挤着、织着、不安、烦躁、焦急。现实的梭子将我穿进生存狭小的针孔,在生活这台机器上转动,织成人生的布匹。
2016-06-14
女工说
媛媛出生在渔村。像村里的大部分女孩一样,她14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年纪轻轻就听从家里的要求嫁人。媛媛是世界工厂里众多女工的缩影。在这间工厂里,她们度过严苛、忙碌的一天后,在拥挤的宿舍沉沉入梦。
女工说
我无法割裂开我和我的盲人推拿师,我是他的手,他的生存工具,他感知这个世界的重要方式,他的眼睛,他存在的证明。
2016-06-14
女工说
过去有条件请月嫂的家庭比较少,如今经济发展迅速,城市人口对月嫂的需求越来越大,2014年,仅在长沙就有近2万户人家请过月嫂。来自各地的女学员聚在一家家政公司内,接受育婴师培训。她们大部分都来自外地或长沙周边区县。
2016-06-14
女工说
一个职校学生,经历了梦魇一般的实习期,拿到毕业证却毅然放弃了去汽车工厂当一线工人。他来到大城市寻找创业的梦想,他相信只要手艺好,就有可能成功。这个故事有多大的代表性?这个淳朴的梦想在冷漠的社会中又能够坚持多久,没有人知道。
2016-06-07
女工说
过去,北京密云区很多留守妇女、下岗女工的腕上总挂着一团毛线球,抽空做点编织。如今在密云,妇女手工编织协会是不少社区阿姨、农村妇女的娘家,她们在这里找到了养家糊口的生计,吹响了巧娘的集结号。
2016-05-11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