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02
他们曾经是国家的宠儿,他们曾经见证过煤矿的辉煌。一个个昼与夜,没有灯红酒绿、不见灯火辉煌;一盏盏矿灯,在千米深处与他们相随,扒头风钻是他们忠实的伙伴;他们把自己的美好岁月和青春时光奉献给了这块黑色的土地。
2016-01-08
女工说
在工厂工作的经历,回忆起来就像一场噩梦。
2016-01-05
女工说
在教育产业化、教育资源在城乡间严重分配不均的当下,从经济不发达的农村考上大学已经像鲤鱼跳龙门一样要闯过一关又一关,那跳出“农门”之后呢?“农二代”、“贫二代”还是难以顺利在城市成家立业。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在生活支出、买房等方面遭遇了很大的经济压力。...
2016-01-04
女工说
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几十年来坚守在一线教学岗位上,权益却丝毫得不到保障。
女工说
一再发生的人祸,找不回的孩子,这次能有所改变吗?
女工说
工人们每天的工作分为白班和晚班,只有工厂这座巨型的机器一刻不停地运转着。
2015-12-29
女工说
这些在上海、武汉、北京 之类的“蚁族”,,其实与香港的情景越来越相似,拥有高学历但没有足够收入、挤进城市一角谋求发展机会、与经济发展不正比例的简陋蜗居……社会上常有声音要“取缔劏房”,问题是,那永远只能做做样子,因为他们不是被人逼去住,而是除了这些地方...
2015-12-28
女工说
对许多来北京打拼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大学生求职公寓”里的一张床铺可能是他们开始的地方。
2015-12-25
女工说
2001年,在义乌仅有10多家企业生产圣诞用品;如今,已有600多家这样的企业落地义乌。世界60%,全国超90%的圣诞用品都诞生于义乌,诞生于这些飘扬着红粉的工厂。
2015-12-25
女工说
几年间,深圳红坳村南面的那座山丘悄然发生着自己的变化。起先因为采石,被挖去一部分山体,之后又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渣土,努力填补着那块空缺。生活在山脚下的人们忙于生计,他们只是觉得这山体“黄绿相间”的颜色有些扎眼,却从未细想其中的因由。直到有一天,那高高的...
2015-12-24
女工说